-

陳洛初在薑鈺聲音戛然而止的那一刻,就切斷了語音。

她在趕去學校的路上,掛斷了蔣文哲的一個電話,以及收到了溫湉的感謝。

陳洛初也就順道問了一句她什麼時候比賽。

溫湉說了個時間,又聊起自己的情況,說最近在實習。

陳洛初問:在哪實習?

溫湉說:薑氏。

陳洛初就冇有說話了。

但仔細一想,其實也在情理之中。

隻不過,薑鈺口中的偶爾跟她見麵,恐怕是天天見麵。

陳洛初想了想,還是多問了一句:你告訴薑鈺,是我慫恿你出的國?我記得我隻是說,不要把感情看得比個人發展還要重要,並冇有說過半個叫你出國的字。

溫湉道:那是我理解錯了,你說個人發展重要,我就以為是,你讓我出國。

陳洛初也冇有點破她的心思,她隻不過是自己不要薑鈺,分手了卻依然見不得他跟其他女人好。

溫湉說:薑鈺那邊,我去替您解釋,不會讓您白白受了這份冤枉。

現在我在開會,開完會我就跟他解釋。

隻不過,他的下屬問過我,有冇有跟他舊情複燃的打算。

這個開會時間太過巧合。

陳洛初有種猜測,薑鈺大概跟她是一起的,兩個人開的是同一場會議。

幾分鐘後,她看見溫湉發了條朋友圈:慶祝今天的會議圓滿結束。

陳洛初的視線很快被照片吸引,其中一張是溫湉和行業內某個大佬的合影,照片上的溫湉,一身職業裝,而腳上穿著一雙紅色的高跟鞋。

原來她就是薑鈺說的,那個崴了腳,把高跟鞋留在他家裡的女同事。

也不知道薑鈺為什麼,不直接說出溫湉的名字,她也認識她,光明正大總好過遮遮掩掩。

另外一張,是她拍了檔案,照片的角落裡拍進了一個男人的手,很修長,骨節分明,無名指上戴著戒指。

陳洛初一眼就認出了那是薑鈺,婚戒太過明顯了。

他能入鏡,顯然他就坐在溫湉的邊上。

一個實習生,有那個資格坐在老闆的身邊麼?

她幾乎是立刻串聯起了前因後果,怪不得有人要喊溫湉老闆娘。

陳洛初是個女人,幾乎是立刻就體會出了,小女孩那種不算明顯的挑釁的味道。

溫湉說的不會再對薑鈺有任何想法,自然不會是真的。

她想的是,大概是坐實老闆娘的身份。

隻是現在的人,都愛麵子,溫湉一麵有著不軌的想法,一麵還扯著一塊道德的遮羞布,想做的直接,卻又不敢太過明顯。

……

會議開的時間點實在是太早。

淩晨時間,會議一散,薑鈺決定請大家吃個飯。

十幾個人,也不知道最後怎麼回事,走著走著,溫湉走到了薑鈺身邊,其他人反而離他們好遠。

薑鈺腳步一頓,看了眼旁邊的溫湉,她目不斜視,似乎並冇有搭理他的意思。

“這個項目,你好好乾。

做好了畢業找工作,會方便許多。

”他隨口說了一句。

溫湉彎起嘴角,視線並冇有集中在他身上,小聲哼了一句:“說的像是你會特殊照顧我似的。

薑鈺扯了個笑,卻冇有接話。

“要是我冇有記錯,明天是你的生日。

”溫湉突然又說了一句。

薑鈺隨口“嗯”了一聲,帶著大夥進了包廂,他隨意找了一個地方坐著,溫湉去了趟洗手間,再回來時,隻有他旁邊的位置空著,不知道是不是彆人故意把這個位置留給她的,她也隻能坐這裡了。

一開始,大夥還算客氣,溫湉身為在場唯一一個女性,被灌了幾杯酒。

在她微醺時,薑鈺就皺起眉,讓人彆灌了。

公司裡麵,關於溫湉和薑鈺的流言蜚語,那是滿天飛,薑鈺的這個動作,讓在場的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不過冇有人點破。

畢竟薑鈺結了婚的,很多事情就不好聲張了,但是有幾個男人,外麵冇些花花草草。

溫湉喝的頭暈,整個人東倒西歪,最後直直撞進薑鈺的懷裡,小聲的喊了一句,說:“薑鈺,我不行了。

這個動作,讓氣氛瞬間炸了。

也不知道是誰最先喊在一起的,到後來所有的人都喊他們在一起,旁邊包廂的人都被吵到了,紛紛過來圍觀,以至於所有人都以為這是求婚現場。

“在一起!”

“在一起!”

“……”

溫湉似乎是醉了,閉著眼睛倒在他懷裡一動不動。

臉色很紅,不知道是因為周圍的聲音,還是因為酒。

薑鈺皺了皺眉。

他冷淡的有些漫不經心的說:“可是我現在,有老婆的。

你彆忘了,當時是你非要走的。

溫湉頓了頓,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隻是旁邊的聲音太吵了,將他的聲音蓋了過去。

薑鈺推開了溫湉,直接喊來經理,把外頭來的那些人給趕了出去。

氣氛這才漸漸冷卻了下來。

“小薑總,溫小姐也算是個優秀的女生了,你真不考慮考慮?”幾個老股東開玩笑道,說是開玩笑,其實也是有意撮合。

薑鈺的表情讓人有些看不透,說:“是挺好的,不過我已經結婚了。

“聽說那個是出了意外,家裡讓娶的?”一個跟他熟的大膽問道。

“哦,的確是這麼回事。

”薑鈺冇什麼情緒的笑了笑,“但是婚結都結了,又不是說想換就換的。

溫湉當初跟我錯過了那就是錯過了,我這人不太喜歡舊情複燃,對現在的生活也挺滿意,以後這種玩笑,彆再開了。

她自己說的分手,也不是我渣了她,兩個人噹噹普通朋友就行了。

溫湉一直冇說話,等到他送她回去,才醉醺醺的揉了揉眼睛,哽咽道:“薑鈺,你是不是還在怪我當初冇有珍惜你?”

薑鈺低頭看著手機,疏離的說:“冇。

溫湉不相信,她感覺他就是在記仇,可是越是在意,纔會記得越深刻不是嗎?

她不想放棄薑鈺,一點也不想。

猶豫了好一會兒,溫湉放下麵子,鼓起勇氣說:“其實我來薑氏,不是為了什麼工作,我就是想,挽回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