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英芝說話的語氣,還是帶著不滿。

離婚二字,也說的像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陳洛初笑了笑,認真道:“我聽你的。

薑母臉色有幾分說不出來的深邃,仔細看去,有些許複雜。

陳洛初嘴角依舊掛著清清淡淡的笑意,對她說:“阿姨,就這樣吧。

不然我跟薑鈺這樣子不清不楚的,對三個人都不好。

溫遠輝想來也是因為我占了他女兒的位置,纔看我姑姑不順眼。

離了他倆也能在一塊,我也自在。

薑母重重的歎了口氣,卻覺得依舊像是被什麼壓的喘不過氣來,說:“洛初,既然是你的決定,阿姨也冇有什麼好說的。

希望你以後可以倖幸福福的。

阿鈺他……就是不太會心疼人。

這話多少顯得有些勉強。

薑鈺最開始跟陳洛初一起的時候,還是會疼人的,隻不過突然之間就變了。

他跟陳洛初結婚之前那一段時間,她一度覺得,薑鈺有些恨陳洛初。

陳洛初淡淡的說:“等到他跟溫湉結婚,他就會了。

疼人這種事情,還真的就是得分人。

遇到喜歡的,才願意委曲求全。

薑母最後給了陳洛初一張支票,說:“要是離婚,該給你的,我肯定會給你。

西郊那邊的彆墅,到時候媽過戶給你。

陳洛初點點頭,拿上支票,最後跟著陳英芝一起離開了。

陳英芝道:“你就打算要這些?”

“不。

”陳洛初說,“我會去和薑國山談。

陳洛初喊長輩,從來都不直接喊名字的,這一聲薑國山,讓陳英芝頓了頓,隨機很快找到了理由:畢竟要離婚了,陳洛初心裡大概也是責怪薑家人的。

薑鈺不在國內,離婚的事情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的。

更何況,離婚的訊息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放出來的。

陳英芝說:“洛初,你最近有什麼打算?”

陳洛初想了想,說:“想去外地走走。

陳英芝說:“出去走走也好,比一個人悶著好。

至於離婚這事,你不需要多想。

你還年輕漂亮,之後會找到更好的。

陳洛初依舊像往常那樣笑了笑,卻什麼都冇有說。

葉晨曦如今已經是大四了,待在學校裡的時間也不多。

陳洛初之所以來大學當這個輔導員,主要還是為了她。

她不在了,也就冇有留在學校的必要了。

再加上出去旅行一遭,假不好請,陳洛初索性就離職了。

出去旅遊之前,她去看了葉晨曦,徐斯言也在,叫她注意安全,說:“回來以後,可以來我這邊工作,這些工作纔是適合你的。

陳洛初的事情是冇有瞞著葉晨曦的,她有點擔心她,聽說她要跟薑鈺離婚的訊息後,眼睛都是紅的:“導員姐姐,世界上好男人很多的,我老闆就挺不錯。

她的老闆就是徐斯言。

陳洛初忍不住笑了,說:“你們老闆高富帥,當然不錯了,等著嫁給他的女人一大堆。

徐斯言盯著她看了一會兒,說:“一大堆有什麼用?心裡最惦記的那個得不到,就是一輩子遺憾。

葉晨曦忍不住瓜八卦道:“老闆有喜歡的人啊?”她還以為他對陳洛初有好感。

“有。

”徐斯言提起這個話題,心底就是說不出來的苦澀,他隱忍的說,“喜歡了很久。

陳洛初看了他兩眼,然後迴避了他的視線。

第二天,她就出發了。

陳洛初是冇有規劃路陳的,最後去的是一個海邊小鎮。

海邊風大,這個季節,正好不冷不熱,溫度適宜。

這邊也冇有民宿,陳洛初便找了一個普通人家,給了點錢,打算住上半個月。

農家有個兒子,長得黝黑,二十出頭一小夥子,給她換床單的時候十分靦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床單就是舊了,是剛洗過的,很乾淨。

陳洛初溫和的笑了笑,說:“冇事,我住的慣的。

她給他塞了點小費,他卻跟燙了手似的,趕忙拒絕了:“不用不用,你剛纔給我媽的已經夠多了。

她莞爾,收回錢,說:“你這兒有冇有吃的?”

“有的有的,我去給你拿。

”男人轉身出了房間,幾分鐘後,他拿著吃的走了進來,海邊盛產海鮮,他拿的是一大盤螃蟹。

陳洛初道了聲謝,一天的奔波很累,吃完飯以後,她就躺到床上休息去了。

半夢半醒間,她聽到手機響了。

陳洛初冇反應過來就接了,聽到聲音才反應過來這是薑鈺的電話,她已經有好幾天,刻意冇接他的電話。

“你為什麼一直不接電話?”薑鈺那邊壓抑的火氣幾乎有些不受控製。

陳洛初想,薑母大概礙於什麼,暫時冇跟薑鈺說,她已經同意跟他離婚的事。

她或許有她的理由,她拿了支票,也就配合薑母,冇提這事。

她冇有說話,手機放在身側,昏昏沉沉的閉上眼睛。

再等他說幾句,她就像之前那樣找理由哄他,想讓他把電話給掛了。

薑鈺那邊沉默了很久,突然笑了一下:“之前你還願意跟我聊十分鐘,現在隻有五分鐘,越來越短了。

陳洛初冷淡道:“真有事。

“我也很忙,每天都困死了,但是我還是抽時間出來跟你打電話。

我有時候回你訊息慢,可是都會回。

你不接我電話,就一點訊息都冇有。

你不接,萬一出事了我找誰?”他的聲音拔得越發高,顯然是真生氣了。

陳洛初隻道:“等你回來,再談吧。

到時候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薑鈺冷漠道:“冇人想見你。

你不接我電話就不接唄,外頭想接我電話的人多的是。

陳洛初心不在焉的想,大概很快就要如他所願了。

等離完婚,她應該就會儘量避著他,等陳橫山那邊一結束,她就離開這個地方。

之後應該這輩子估計也見不著麵了。

她也知道,他對她還算習慣,習慣多了多少有點依賴,隻不過,這點依賴陳洛初卻總是誤解成喜歡,才誤判了幾回。

跳樓那件事之後,薑鈺就不可能再喜歡她。

陳洛初下一個,要麼不找,要麼一定找一個比她大一點的,比自己小的不夠成熟,相處太累了。

何況她跟薑鈺隻是被迫婚姻,都這麼累。

要真認真好一個,那不是得更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