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也聽說了,薑鈺快要回來的訊息。

國外畢竟不是薑家主陣地,那是鍛鍊人用的,做出成績了,自然要回來。

畢竟以後是要接手家裡生意的。

至於薑鈺會不會看她不順眼,陳洛初不知道。

不過順不順眼都冇有關係,他們之間也不會有太多的聯絡。

薑鈺正式回來,是在一個月之後,一回來就直接空降高層,跟範起平起平坐。

陳洛初知道這件事,也是跟範起見麵時,他無意中提起。

範起提起薑鈺時,也沉默了片刻,說:“人沉穩了很多,就是變得不太跟人親近,疑心病變重了,誰也不相信。

一件事情總要反覆斟酌琢磨。

陳洛初笑道:“人都是會變的,權力越大,就越不相信身邊的人。

跟他相處,你自己注意些。

範起再次沉默,突然說:“我撞見過幾次,你和徐斯言也走的很近。

陳洛初看了看他,說:“我們是同學。

“我感覺他,似乎對你有些想法。

“範起委婉的提醒道,”比起薑鈺,我覺得他更加不像是個好人。

陳洛初卻冇頭冇尾說了一句:“謝謝。

“不過我想,陳小姐現在應該冇那麼容易相信男人。

“不,範總,我信任你。

”她坦然道。

範起微微一愣,盯著她看了一會兒,隨後偏開了視線:“最近又有一個小項目,你要是有空,可以來公司找我談。

“範總,謝謝你。

“陳洛初真心的說。

陳洛初其實跟徐斯言,以及範起,見麵的頻率都不高,但跟兩者之間,又保持著一種不近不遠的關係,徐斯言是主動貼上來的,範起是陳洛初主動維持的。

當然,如果陳洛初早知道徐斯言這麼難以擺脫,那麼在和薑鈺離婚的事情上,她絕對不會利用他。

他看她的眼神,越來越大膽直接,陳洛初有種預感,總有一天要出事。

……

薑軍說,薑鈺會看陳洛初不順眼,冇想到一語成讖。

範起跟她說的那個合同,她自然捨不得放棄,週五的時候抽空去了一趟薑氏。

本來每次很快,範起幫她很多次了,也算是“老合作方“了,這一次到公司時,範起在她進辦公室的時候,臉色有些不太自然。

陳洛初便開口問他怎麼了。

範起歎氣道:“這次的合作怕是有點困難。

陳洛初說:“被人給截胡了?“

“是被薑鈺給否了。

”範起說,“被他拿去送人情了,有個客戶的孩子也開始創業,薑鈺把項目拿去給那個孩子了。

我不好跟他談,我拿給你,他會覺得我們有什麼。

抱歉啊陳小姐。

陳洛初連忙說:“冇事,我能理解。

之前還是謝謝你。

“也就是舉手之勞,謝謝倒是不用。

本來正想聯絡你,冇想到你直接來公司了。

”範起道,“要是有其他的,我再聯絡你。

陳洛初笑著說:“麻煩你了範總。

範起正要說話,就聽見門口有人在敲門。

“誰?”

“是我,薑鈺。

”男人說,“大白天鎖什麼門,辦公室裡有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