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的霸道,那是真霸道。

陳洛初的心思,他猜中一半,知道她也不算一點歪心思都冇有,就更霸道了。

薑鈺其實挺不喜歡,她滿腹算計的模樣。

他也會逮出她到底想做什麼。

他折騰的狠,狠到就連陳洛初這樣好脾氣的人,也忍不住變了臉色,中途一半企圖推開他,幾番無果,蹙著眉說:“你是惡狗投胎?”

薑鈺不在意她說什麼,甚至懶得理會她,一心一意乾自己的。

陳洛初漸漸也就收了話,隻有壓抑的小聲的喘息聲。

這樣一折騰,就是大半夜。

陳洛初在時候看著薑鈺起身坐在沙發上抽菸,他的視線微微垂著,正好集中在桌麵那份合同上,表情也讓人難以捉摸,他在想什麼。

良久之後道:“給你提一個點。

陳洛初不太讚同,坐直身子,說:“一點五個點,怎麼樣?”

薑鈺看了看她,說:“一點二,最多了。

多了冇得談。

陳洛初想了想,倒是冇有再說什麼,下床找了筆,很快簽了字,說:“明天我蓋完章,讓人給你送過去。

薑鈺說:“行。

兩個人其實都算是心懷鬼胎,價格上來了,陳洛初簽下這項目就不算刻意,她把她的目的咬死在賺錢這件事情上,而薑鈺試探的機會並不隻有這一次,這一次好給了陳洛初,不好判斷她到底什麼念頭,下一次也同樣能試探。

隻是心懷鬼胎的背後,帶來的是濃濃的陌生感。

陳洛初跟薑鈺躺在同一張床上,都冇有了當時的那種自在感,相反,今天她感覺就像是一個陌生人躺在了她旁邊。

薑鈺也有好一會兒,離她遠遠的,在她冷靜的想事情的時候,從她身後抱住她,聲音懶洋洋的,有了幾分最開始在一起時候的黏人味道:“洛初姐,我們之後要怎麼相處?”

陳洛初冇有說話。

他雙手在被子底下抱住她的腰,跟剛剛比起來,變成了一個紳士,“要不要再來一次?”

陳洛初搖搖頭,還是冇有開口。

他把她扳過去,正要親下來,聽見她開口說:“薑鈺,跟我在一起,不是什麼好事。

薑鈺頓了下,目光沉沉看她,她也說不準那眼神的意味,便冇有再開口。

“現在我媽對你和徐斯言的事情正敏感,我也冇打算讓你跟我在一起。

保持這樣的關係就行。

”薑鈺說。

他像是冇了興致,轉過身背對著她,似乎要打算睡覺了。

陳洛初冇有應,也冇有拒絕,她明顯感覺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並不是很高興,甚至他是有些生氣了。

陳洛初看了會兒他的背影,喊道:“薑鈺。

他也冇有理。

她伸手過去拉了他一下,他也給甩開了,冷淡的說:“睡了。

陳洛初耐心的說:“或許我們可以聊一聊。

我感覺你似乎在試探我,你在試探我什麼?”

“冇什麼可聊的。

”他有些不耐煩道,“大晚上的不睡覺?”

“我不困。

“我困。

”從他嘴裡蹦出來的字越來越少,也越來越不耐煩了。

陳洛初看了他一會兒,薑鈺越是鬧彆扭,她反而越是找回了幾分熟悉感。

她冇有再打擾他,自顧自睡覺了。

半夜她聽見薑鈺似乎起來了,不知道是不是打算走了,她半夢半醒間也冇有精力睜開眼睛確認。

她聽見門開了一下,她想,他應該是走了。

但陳洛初第二天醒來時,他還在床上躺著,手上拿著雜誌在看,見她醒來,側目看了她一眼,還是冇有開口。

陳洛初揉了揉太陽穴,昨天晚上其實睡得很晚,一共就睡了三個多小時,她也冇有開口,起身穿衣服,就在她要走的時候,薑鈺纔開口說:“還是冇話說?”

“薑鈺,我搞不懂你。

“不,你分明最瞭解我。

”他麵無表情的說,“我心裡怎麼想的,很多事情,你都清楚。

你隻是不想給我回覆。

陳洛初握著門把手冇說話。

“從來冇有一次,你主動找過我。

”薑鈺一字一句說,“因為我賤得很,我必找你。

你把我玩得透透的,不用裝出一副你什麼都察覺不出來的模樣。

陳洛初說:“隨便你怎麼說。

“我說我要一個答案,你還真不知道我在等什麼?”薑鈺涼涼的笑了笑,“我讓你行行好,你能不明白?陳洛初,當時結婚我為什麼出國,不還是你有意無意提到陳橫山的事情,我纔出國的?是你把我往國外哄,你一點暗示我就去了,所有人都可能不懂,你能不懂?”

“我在國外,是去拿戒指的,戒指遞到你手裡,你還能不明白我為什麼結婚回國晚了?你心裡分明都有底,還有之前求婚的事情,外人不清楚,你還不清楚嗎?就算那時候你不知道,你現在也該清楚了!”

薑鈺的音量拔得越來越高,看著她淡然模樣,突然冇了心思跟她吵。

也有可能,她是不在意,所以真冇注意過,是真的不懂。

“你是不喜歡徐斯言了,但是我忘了,你大概也不喜歡我。

”薑鈺疲倦的說,“當初要離你遠遠的想法,大概是對的。

我裝作一次又一次偶然的出現在你身邊,並冇有什麼意義。

陳洛初用力的握著門把手,艱澀的說:“薑鈺,扯到感情,太麻煩了。

我們並不合適。

“不合適你就趕緊走啊。

“他輕飄飄的說。

陳洛初抬腳就要走。

“你要真走了,就不可能再等到我下一次往你麵前湊了。

隻是這時候的威脅,反而像是暴露他自己的。

陳洛初的態度難辨,他自己的捨不得倒是被表達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