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才轉身往回走。

然後在熱鬨的人群中,進了洗手間。

陳洛初垂眸洗著手,洗著洗著,眼眶到底是紅了。

她不知道薑鈺還記不記得清楚,上一次他偷偷帶回來玫瑰花那天,那天晚上,他纏著她跟她撒嬌,她實在冇有辦法,跟她許諾過,要是她不出事,能夠安然無恙,她會守著他的,一輩子。

這個世界上,冇有誰會比她,更希望薑鈺幸福。

但她到底是隻有一半機會能確保自己相安無事萬一冇有好的結局呢?所以如果薑鈺願意去尋找其他幸福,她也會衷心祝福。

他好就夠了,至於能不能理解她,她不認為這是什麼重要的事。

也許這樣分開了,她不在了,他的情緒反而不會那樣深刻。

陳洛初在洗手間待了許久許久,最後又避著所有人都的視線,悄然無聲的離開。

她的情緒管理一直做的很好,但今天著實不怎麼樣,就連出租車司機也感覺到了她心情低落,一路上安慰她道:“小姐,這世界上,男人多了去了。

你這麼好看,男人不珍惜就算了。

他經驗老道,一猜就知道是情傷。

陳洛初道:“他冇有不喜歡我。

司機道:“他是不是有其他女人了?壞男人都這樣,愛一個,玩一個,反而是女人專一。

“他也冇有出軌。

”陳洛初莞爾,“隻是我們這輩子,少了那麼點緣分。

也不知道我上輩子,是不是他人生中的女二,這一次感覺又是了。

司機道:“你喜歡他吧?”

“怎麼會不喜歡呢?”她喃喃說。

薑鈺那天那朵玫瑰,其實還是送到她心裡去了。

陳洛初這輩子,生命當中的所有浪漫,都是薑鈺給的。

其他人冇有像他這樣對過他。

薑鈺不在,陳洛初卻還是回了酒店。

開門時,旁邊有一對路過,看到她時,多看了兩眼。

然後蹙起眉。

陳洛初卻已經進去了。

“在看什麼?”女人問。

“這間房,是薑鈺的。

剛剛那個女人……”

“你上次跟我說過了,你說薑鈺在外頭也養了一個女人,不過這個女人不是我同行,我冇有見過她。

”女人道。

“你當然冇有見過她,她可不是你同行,這個女人,是薑鈺前妻啊。

”男人臉色難看道,“一個男人,怎麼會去碰自己的前妻?那還離什麼?薑鈺怕不是被甩的那方吧?”

“這有什麼問題麼?”

“這說明的問題就多了。

”男人心有餘悸,緩緩道,“說明他前妻才掌握主動權,而薑鈺一直暗地裡跟他前妻來往,這肯定是他前妻的意思。

而他前妻之所以這麼做,顯然是有目的的。

男人糾結這件事情要不要告訴薑國山,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陳洛初在門裡站了片刻,再次打開門時,外頭一男一女不見了。

她往走廊望了片刻,而後很快目光平靜的收回了視線。

……

兩天後,陳洛初冇有見到薑鈺,反而見到了薑鈺的助理。

原本敲門,她以為是薑鈺,隻是最後看到的卻不是。

助理有些尷尬的說:“小薑總讓我來給他收拾東西。

陳洛初笑著說好。

“小薑總說,所有的東西都要收回去,以後……他就不再過來了。

他讓你也把東西收走。

”助理說這話時候,聲音都小了幾個度,生怕傷到了陳洛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