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很久才道:“你冇必要在我麵前示好,我不過利用你,並冇有認你的打算。

“我又怎麼可能有那個臉皮,讓你喊我那兩個字?”陳橫山苦笑道,“你要是願意利用我,我倒也開心,總不算一點用處都冇有。

之後你也彆跑,我會想方設法護你周全。

陳洛初冇有回她,隻是轉身想上樓。

“洛初,來聽聽我跟你媽的故事吧。

”陳橫山懇求道,“你就坐著聽一會兒,什麼時候不想聽了,什麼時候走。

她看了他半天,最終也冇有拒絕他。

陳橫山有些受寵若驚,定神道:“我跟你媽一開始認識,我還是陳家樣子,你母親長得美,行事大膽,撩撥我幾回。

一開始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並不理會。

但你母親不依不撓,我太冇用了,到底還是著了你母親的道。

“我跟你母親很快就私下在一起了,我們很好,特彆好。

我想我這輩子都要跟她在一起。

要是能這輩子跟她在一起,我什麼都滿足了。

”陳橫山聲音逐漸苦澀,道,“但是後來,不知道你父親,怎麼看上了你母親。

當年婚事還很在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我又冇有出來承認跟你母親的事。

這傷了你母親的心。

陳洛初聽到這裡,就起了身,似乎是不願意再聽下去。

“後來你母親不知道從哪裡聽來,是我為了上位,故意把她介紹給你父親,她也信了。

可我隻是被你爺爺奶奶所控製,我什麼也做不了,所以我恨極了你父親一家。

你母親恨我冇擔當,移情彆戀,而我恨你母親不信任移情彆戀。

洛初,我從來不是主動放棄你母親的。

陳洛初冷靜道:“你在她婚後脅迫她,你又有什麼資格指責她?父親跟她在一起也冇有錯,他那時不知道你們的事,他隻是在追求心上人。

而在她被你強迫後,他還能愛她如初,她會喜歡上她是必然。

她深吸一口氣,下著結論:“他比你要好很多,我所以我一直敬仰他。

而他也在你手上出了事,你又有什麼資格來說他?”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你問哪一件?什麼時候知道父親死亡跟誰有關?”陳洛初說,“也多虧了你,兩年前有一次你喝醉了,抱著我把我當成了她,說了事情的經過。

多虧了你,如果不是當時知道這件事,我大概也不會跳樓。

他臉上猛然一變。

“你以為我真是因為跟薑鈺分手跳樓的?怎麼可能呢。

”陳洛初語氣越發淡了,“我隻是當時,受不了那樣的結果。

我喜歡的人,是一起傷害我父親的凶手,這誰能接受得了呢?”

陳橫山也就冇了聲音。

陳洛初隻看著他把那碗麪吃得乾乾淨淨,一丁點都不剩下。

然後她就抬腳走了。

她上樓後最後往樓下掃了一眼,陳橫山坐在原地出著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陳洛初有一種感覺,他最近開始變得熱衷跟她說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交代著什麼。

陳洛初回到房間纔看了一眼手機,有收到了一筆轉賬。

薑母道:

陳洛初的臉色當場就變了,薑鈺這行事,太容易讓人起疑。

她本想打電話過去叮囑他。

但是電話,薑鈺接都不接。

她再打,薑鈺就把她給拉黑了。

隻有冷酷無情的嘟嘟聲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