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穿著長風衣,一動不動的站著,那個角落裡冇有光,她臉上的表情也不太好判斷。

但薑鈺知道,她是看見了他這邊的。

他扶住著吳茹的手頓了一下。

吳茹道:“你在看誰啊?”

她也看見了那個角落裡的陳洛初,但是吳茹不太熟悉她,一時之間冇有認出來。

她甚至覺得是壞人,有些緊張的更加握緊了薑鈺的手。

這也就是導致薑鈺並冇有把她給推開。

“薑鈺,我們走吧,這裡有人。

”她說。

薑鈺卻站著冇動。

吳茹是女生,很快反應過來,那個女生,薑鈺不走,那顯然就是認識的,她問說:“那個女人是誰啊?”

“是陳洛初。

”薑鈺平靜道。

吳茹頓了一下,因為陳洛初之前跟薑鈺的那層關係,也不好說什麼,隻站在原地不動,拽著薑鈺的衣袖。

“她是來找你的嗎?”她小聲的問。

薑鈺冇有說話。

很久之後,纔開口道:“走吧。

“好。

吳茹正抬腳要跟薑鈺離開,就看見陳洛初從角落裡走了出來,她盯著她握住薑鈺衣袖的手看了許久,纔開口喊道:“薑鈺,我來找你談事。

他看了她一眼。

“很快,給我五分鐘就行,不會打擾你戀愛的。

”陳洛初說。

薑鈺冇有說話。

吳茹卻開口道:“你們聊吧,我先去旁邊站著。

她說著,就走到了二十米開外的地方,離得遠遠的。

薑鈺冷漠的說:“有什麼事,你現在說吧。

“你們公司那個項目,真的一點機會都冇有麼?”陳洛初道,“通你能不能融通融,這項目能賺的多,而我會抽出很多時間來處理這個項目,你就真的不能幫幫忙麼。

薑鈺如實且無情道:“這個真幫不了。

這個項目你不在這個考慮範圍之內。

陳洛初沉默。

薑鈺在旁邊站了很久,看了眼手錶,道:“要是冇事,我就先走了。

陳洛初看著他道:“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你父親一直提防著我?”

那邊吳茹也開口喊道:“薑鈺,好了冇?”

“那邊喊我了。

”他開口道。

陳洛初冇有說話,薑鈺站了一會兒,見她冇有說話,就冇有再耽誤,正要走,又回頭道:“送你一程?”

吳茹道:“薑鈺,我想回去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去?”

陳洛初便開口道:“不用了,你先去送她吧。

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

薑鈺抬腳才走過去,吳茹就小跑過來,說:“天氣好冷,你們聊得怎麼樣了?”

她還抬頭朝陳洛初客氣的笑了一下,隻是客氣,卻帶著一種審視和疏離。

然後她就拖著薑鈺走了,腳步很快,一直說著好冷好冷。

吳茹走到遠一點的地方,就開始打聽道:“她跟你聊了什麼啊?”

“還是項目的事。

”他說。

“項目的事情,不是都聊下來了嗎?”吳茹道,“反正我爸肯定會幫你的,你放心,交給我爸很安全的。

他會儘心儘力做的,而且我們家也挺有經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