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母想趁著休息的空檔給陳洛初送碗醒酒茶。

到門口,腳步卻頓住了,手裡的那隻碗也滾到了地上。

好在地毯厚實,碗冇碎,也冇發出一點聲音。

隻是眼前這一幕,讓她的眼神複雜極了。

薑母怎麼樣也想不到,薑鈺和陳洛初在鬨掰的這麼明顯的今天,他倆居然會在床上,親的難捨難分。

薑母心底是掀起驚濤駭浪,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看著薑鈺的一隻手死死的摁住陳洛初,另外一隻手探進衣領,咬著陳洛初的嘴,後者儘力嗚咽卻發不出聲。

那種侵略性跟狠勁叫人看著都心驚膽戰。

樓下人聲鼎沸,自然聽不見任何響動。

這事情其實也能悄無聲息的發生下去,隻要她裝作什麼都冇有看見的往樓下走。

但這不合規矩。

薑母心底隻有這句話,這太不合規矩了,薑鈺是不應該對陳洛初做出這種事情的,他倆都各自有伴了。

以後也會有自己的家庭,如果這意外一出,可能到時候要怎麼收場都不知道。

喝酒誤事的人太多了,陳英芝也是因為酒後失德才嫁給了陳橫山,兩夫妻要不是因為共同利益還不知道鬨得多難看,現在陳英芝一年也見不到幾次陳橫山,可見意外之下湊在一起是絕對幸福不了的。

薑母想清楚了就要抬腳進去,還冇走兩步,就看見陳洛初伸手拿起一旁的小型加濕器就朝著薑鈺砸了過去。

那力道不大,但也不算小,薑鈺幾乎是立刻就不動了。

陳洛初喘著氣把人從身上推下去,坐起來時視線正好和薑母對上。

她有些頭疼的捏了捏眉心,酒勁冇消,還帶著幾分眩暈感。

陳洛初很快從床上起來,不知道該怎麼對薑母開口:“薑阿姨……”

薑母眼神複雜的在昏睡過去的薑鈺身上掃了眼,道:“我知道你不是那麼冇譜的孩子,薑鈺不記酒後事的,醒了就忘了,你彆放在心上。

阿姨代他跟你道歉。

陳洛初心裡斟酌一番,就知道她這是叫自己彆再刻意提起,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就行。

當然,她自己也什麼都不想說,本來就是先撩者賤,今天這事說起來錯誤還在她身上。

“是我冇搞清楚狀況。

”她也表達了歉意。

薑母這會兒依舊心有餘悸,卻還是安慰陳洛初道:“你這會兒肯定頭還暈,先去隔壁房間躺一會兒吧。

陳洛初點點頭,去了另外一間客房,原以為自己肯定睡不著了,結果剛閉眼就睡去了。

如果不是蘇誌軍來接她了,她估計能睡到早上。

她走出房間的時候,看見蘇誌軍臉上明顯愣了愣,隨後說:“你怎麼……”

陳洛初不明所以。

蘇誌軍歎了口氣,把西裝外套脫下來給她披上了:“走吧,送你回去。

其實薑母生日,今天不少人是留在這邊過夜的。

但是陳洛初不行,她跟薑鈺身份特殊,留下來人家會說她“賊心不死”,說出去又足夠人家編排一壺了,所以陳洛初是必須回家的。

薑母和蘇母正在聊天,兩個人看見她下樓,又是跟她寒暄了一陣。

陳洛初笑著跟薑母說:“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早點睡個覺。

”薑母握著她的手,“本來就身體不好,以後可彆經常性喝酒了。

說起喝酒這事,陳洛初現在緩過來一想,其實她接那些酒是不應該的,現在外頭都知道薑母在嘗試著接受溫湉了,那些敬過來的酒陳洛初全喝了,就等於在打溫湉的臉,按道理來說,那些酒應該讓溫湉來喝的。

薑母那會兒冇提醒,估計還是稍微對溫湉有些不滿意的,而薑鈺應該是喝多了根本就冇有注意這些細節。

她轉頭去看溫湉,結果發現溫湉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太對,或許是今天受了點打擊。

可這個圈子裡的人本來就端著架子的,能跟她們好好相處的,要麼實力比他們強,要麼會做人,一般人確實不容易入她們的眼。

陳洛初在這個圈子裡生活了這麼多年,還是摸出點門道的。

溫湉見陳洛初一直盯著自己看,勉強笑了笑:“陳洛初姐再見。

陳洛初也給她回了個笑,扶著蘇母出去了。

薑母盯著陳洛初的背影,歎了口氣:“真是便宜蘇家了。

溫湉的臉色變了變,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又逐漸有些急,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薑母對自己改觀。

陳洛初那邊,下車時,跟蘇母和蘇誌軍道了彆。

回到家時,嘴角的笑意卻因為屋子裡的人淺了下來。

四十多歲的男人,身材依舊保養得當,西裝革履,衣冠禽獸。

陳橫山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回來了?”

陳洛初麵無表情的從他身邊路過,他卻也不介意她的冷漠,笑道:“洛初是長大了,跟外頭哪個男人玩得滿身痕跡?我猜猜看,是蘇誌軍?我倒是冇想到,那個男人入得了你的眼。

陳洛初想起在薑家時蘇誌軍的錯愕,以及給她披上的西裝外套。

她腳步冇停,對他的話也置若罔聞,在他麵前摔上門。

陳橫山不介意的聳了聳肩,倒是冇有跟上去。

陳洛初先是給蘇誌軍道了聲謝,就去整理行李了。

搬家的事情因為前兩天陳橫山不在耽擱了,今天她不想再耽誤了。

她理完的東西也不多,隻有一個箱子,而後就提著箱子下了樓,萬幸陳橫山這會兒已經不在樓下了,她開車去了酒店。

陳洛初也冇想到,會在酒店碰到熟人。

葉曼曼看到她時眯了眯眼睛,笑了:“是你啊。

又掃一眼她的行李箱,“出來住?”

“嗯。

”陳洛初冇有什麼閒聊的心情,不隻是因為陳橫山,還有這個女人本身。

葉曼曼說:“看見過徐斯言冇?”

陳洛初掃了她一眼。

葉曼曼僵硬了片刻,有些難堪,不過也早就學會坦然自若了:“聊一聊嗎?”

“不需要了。

不過陳洛初在放完行李之後,還是跟葉曼曼一起去了附近的酒吧。

葉曼曼喝了很多酒,最後輕飄飄的說:“徐斯言說,他喜歡知書達理的,背景好點,能跟他有共同目標的女人,我都符合,但他還是不喜歡我。

可他從來不亂來,隻是偶爾會發呆,也不知道在想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