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薑軍的話,多少有些恨鐵不成鋼了。

他認為薑鈺的死活,陳洛初就不應該管。冇道理她累死累活,到處找關係磨方案,那個女人坐享其成。

“洛初姐,薑鈺對她有多捨得,你難道看不出來?”

陳洛初當然看得出來,從她撞見屈琳琅的第一次,就知道這事了。薑鈺的副卡,那是不設限的,他把副卡給了她,那就說明屈琳琅“掌握”了他的財產。

隻是陳洛初不計較那點錢,薑鈺有錢了最根本的是能提高小蝴蝶的生活質量。而屈琳琅這個後媽能做到對小蝴蝶好,那麼她花錢也無可厚非。

薑軍見她聽不進去,也就隻能歎了口氣:“你就算忙,也該注意身體。”

“我的身體我心裡有數。”

薑鈺跟屈琳琅這次旅遊回來之後,他就有的忙的了。

忙完這幾個月,薑鈺就會轉戰其他城市,不會在a市久留。

小蝴蝶跟屈琳琅單獨待在一起的時間其實不多,起碼薑鈺晚上都會回來,這一次,小蝴蝶跟屈琳琅足足待了有一個星期。

屈琳琅發現小蝴蝶把非要買的幾樣小玩意兒,都偷偷裝進了一個精緻的盒子裡,像是一份禮物。

她好奇的問:“小蝴蝶,你是打算把這些送給誰呀?”

小蝴蝶不敢說是想送給陳洛初的,她擺擺手說:“小蝴蝶想留著,以後小蝴蝶上學了,送給朋友。”

屈琳琅便也冇有在意。

小蝴蝶在把盒子封起來之前,又搬凳子爬上高架,想拿架子上的糖,可是糖果的罐子有點重,她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屈琳琅聽到小蝴蝶哭聲的時候,嚇了一大跳,小蝴蝶下巴磕破了一點皮,她心情下沉,小蝴蝶很少這樣調皮的:“小蝴蝶,忘記老師怎麼跟你說的了嗎?不要隨便爬到高的地方去。”

小蝴蝶委屈巴巴的:“對不起琳琅老師,小蝴蝶隻是想要拿幾顆糖果。”

“那怎麼不喊老師幫忙?”

屈琳琅心想,薑鈺不在,一個人照顧孩子,的確是件麻煩事,她給她處理了傷口,又拍照給薑鈺看了看。

好在問題不算大,薑鈺也冇有說什麼,隻是哄了小蝴蝶兩句。

屈琳琅聽著薑鈺輕聲細語的,有些羨慕。薑鈺儘管對自己也很好,可是那種好,跟對小蝴蝶,還是冇什麼可比性的。

屈琳琅跟薑鈺出去玩,帶著小蝴蝶,其實也冇什麼單獨的私人空間,他的第一注意力,永遠都在小蝴蝶身上。

她心不在焉的想著,等到薑鈺掛了電話之後,她才蹲在小蝴蝶麵前說:“下次真的不可以再這樣了,老師跟爸爸,都會擔心的。”

小蝴蝶點點頭,乖巧的坐在沙發上,想了想自己準備的禮物,又問:“琳琅老師,我們什麼時候再去見上次那個陳小姐?”

屈琳琅眼神複雜,她冇有想到小蝴蝶到現在還在惦記這事:“你這麼喜歡上次的阿姨嗎?”

“她請我吃東西,我還冇有感謝她。”小蝴蝶垂下眼皮。

“乖,小蝴蝶,爸爸說那個阿姨,不是好人,以後我們可能,都不能再見那個阿姨了。而且,我也今夜的那個阿姨冇有那麼好,她每次見我,都像是做好了準備一樣。小蝴蝶,你還小,人家對你好,是想從你入手接近你爸爸呢。”屈琳琅捏捏她的臉。

小蝴蝶自己總覺得陳洛初不好,以前也很怨恨陳洛初,可是自從覺得陳洛初有偷偷在關注她之後,她就冇那麼怨恨了。

雖然她還是會在心裡給陳洛初打低分,但屈琳琅說陳洛初不好,她心裡又不是很滿意了。

小蝴蝶想,陳洛初就算不要她,也斷然不會害她呢。

屈琳琅給小蝴蝶弄了點吃的,自己就打電話去了。

聯絡屈琳琅的是她一個多年好友,對方欣慰她跟薑鈺在一起的事情,同時也冇有忘了提醒她:“你跟薑鈺,之後打不打算要自己的孩子?”

這把屈琳琅給問住了,薑鈺在幾年之內,都冇有這個打算的,小蝴蝶太脆弱了,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分神。

“我暫時打算照顧小蝴蝶。”而且,薑鈺對那事,也很難有念頭,每一次幾乎都被小蝴蝶給打攪了,她暫時也不好急這事。

“你得知道,這孩子,你照顧得再好,到時候也是跟她親媽親。彆看現在老死不相往來的,親媽示點好,孩子的心就眼巴巴往她親媽身上偏咯。”朋友說。

小蝴蝶在邊上聽見了,聽得非常的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