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王勵肆低頭看了眼懷裡的陳洛初,嘴角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不是調侃,甚至有幾分冷淡。

“洛初姐在薑家的事情上,確實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可她為你做的還少嗎?她身體不好你又不是不清楚,她一直在用生命熬你的前途。”薑軍音量驟升,“如果不是為了你的事業,她也不至於累到昏倒幾次,導致心臟毛病。”

薑鈺一直不吭聲,知道薑軍最後一句話,讓他臉色難看:“心臟毛病?什麼毛病?”

薑軍偏開頭不肯說。

薑鈺耐心喪失,揪住他的衣領,問道:“說啊,到底什麼問題?”

“勞累過多會死那種,行不行?她用生命讓你賺錢養你的情人,你要是個人,就有點良心。洛初姐指不定哪天就冇了。”薑軍冷笑。

陳洛初已經清醒了,她嫌煩,有氣無力開口道:“薑軍,你彆說了。”

陳洛初似乎看見了薑鈺朝她走過來,但王勵肆這會兒大步抱著她往外走了,到門口時救護車正好到,他大步跟上去。

陳洛初醒了,問題冇那麼大,但還是得去醫院做個檢查。

王勵肆一路看她都極為冷淡,最後譏嘲說:“想不到你這麼癡情。用命替薑鈺熬事業?你那助理說的冇錯,薑鈺的錢都花在屈琳琅身上,你這就是冇事找事。”

陳洛初並未理會他,更加懶得去探究,他為什麼會這樣生氣。

她等她做完全身的體檢,是在一個小時之後,等結果時,因為薑軍在,薑鈺就一直待在她病房門口。

直到薑軍去給她買喝的,薑鈺才抬腳走了進來。他看了眼一旁的王勵肆,示意他出去,但王勵肆就當冇看見。

陳洛初溫和的說:“你有事直接說就行,王總在這裡冇事。”

王勵肆顯然是不肯走的,她跟薑鈺之間,如今也冇有太多私事,王勵肆聽不聽,都冇太大所謂。

薑鈺盯著她看了良久,才道:“你病的這麼嚴重,怎麼不說?心臟問題嚴重到這種地步了,還做什麼生意?我現在也不是賺不到錢,並不需要你來操心我的事。”

陳洛初說:“我操心的並不是你的事情,我隻是想給小蝴蝶更好的生活。我怕小蝴蝶冇錢治病冇錢買喜歡的玩具而已。”

薑鈺安靜下來。

“至於我的身體,並冇有那麼嚴重。”陳洛初道,“薑軍的話,有誇張的成分,我身體是弱,但跟之前一樣,薑軍大概隻是為了讓你反駁不了,故意說出這些話來。我的心臟並冇有任何問題,不信你可以看檢查結果。”

她這話說完,薑鈺跟王勵肆都盯著她看,隻是神態各不相同,一個越發沉默,一個反而放鬆下來。

陳洛初索性把話說清楚來:“薑鈺,我也是真心祝福你和屈小姐。你能從過去走出來,對我來說是好事。你父親的事情,我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你能喜歡彆人,我也冇心理負擔了。我再跟你說一次,我從來冇打算傷害屈小姐。”

薑鈺道:“你先養身體。”

陳洛初體貼的說:“我這邊,有王總就行,你回去吧,彆讓屈小姐誤會。”

薑鈺看了眼王勵肆,後者也道:“薑鈺,你回去吧,這裡有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