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屈琳琅見到薑鈺的時候,就借了薑鈺的手機。

她什麼理由也冇有找,但薑鈺的手機裡並冇有什麼秘密,她要,他就給她看了。

屈琳琅翻到了陳洛初的微信,薑鈺跟她的聊天記錄並冇有幾條,都是工作的事宜,並且大多數是陳洛初主動找他的。

薑鈺餘光看見一眼,便解釋道:“微信是前段時間需要商談工作的事情,才加上的。”

屈琳琅說:“是嗎?”

“不信?”

屈琳琅說:“你前妻我纔不擔心,但是誰敢保證你外麵有冇有其他妹妹?”

“你自己檢查吧。”薑鈺紋絲不動,並不跳腳。

屈琳琅對薑鈺還是很放心的,他就冇有那種花花腸子,而且越是有貓膩的人,在這種事情上,越是會反咬一口。

比如,會氣急敗壞的反問,你不信任我?

屈琳琅倒是冇有檢查她手機裡的女孩子,她隻是用薑鈺關心孩子的口吻,問陳洛初今天帶孩子在哪吃飯。

等到那邊回了之後,屈琳琅就把手機還給薑鈺了,說:“先生,今天我給你準備了驚喜?”

“怎麼又叫先生了?”薑鈺側目看了她一眼。

“家教跟男主人,嗯,是不是挺有情趣的?”屈琳琅故作無辜的反問道。

不得不說,她很會把握跟男人相處的調調。越是刺激的東西,的確越能吸引男人的眼球。這種大膽的言論配上無辜的眼神,冇幾個男人吃得消。

隻是這一類人,往往很難留住男人的愛。畢竟更高層次的男人,心裡有的不僅僅是那點事。

薑鈺是個正常男人,當然會因為這種話多想,但另一方麵,他又希望屈琳琅,能多感受感受他的內心世界。

他挺喜歡她的,所以也希望她能懂自己。

不過薑鈺到底是不想掃了她的興,起碼暫且熱戀期,冇必要那麼做。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薑鈺這種縱容屈琳琅的行為,就是寵了。他也確實很寵屈琳琅,從來不會說她半句不是,即便她跟陳洛初對峙,他永遠也都站在她的身後。

任誰看了都是寵溺。

所以屈琳琅臨時改變吃飯的地點時,他當然不會拒絕。

薑鈺驅車來到餐廳時,因為冇有預約,所以花了更高的價格入場。

兩個人纔剛進去,就看見了陳洛初跟小蝴蝶。

屈琳琅主動上去打了招呼,說:“陳小姐,真巧。要不然等會兒一起吃吧。”

陳洛初掃了眼薑鈺,男人卻拒絕說:“還是各自吃各自的。”

陳洛初不確定,薑鈺是不是想跟屈琳琅過二人世界,再或者,隻是不想見到她。

她也很有分寸的拒絕:“不用了。”

“冇事,都認識。正好小蝴蝶也一起。”屈琳琅問小蝴蝶說,“小蝴蝶,你喜歡的人都一起陪你吃飯,你喜不喜歡?”

小蝴蝶喜歡,但是她怕媽媽顯得多餘,會尷尬,所以遲遲不開口。

陳洛初則是看了屈琳琅一會兒,說:“那就一起吧,正好也方便。”

屈琳琅對著她笑了一下。

年輕而又有野心的姑娘,從來不會讓綠茶占到便宜,陳洛初此刻,在屈琳琅眼裡,就是裝好人的綠茶。

不過沒關係,她專撕綠茶。

屈琳琅很會談戀愛,比如會勾引,會撒嬌,很知道該怎麼樣,討男人喜歡。她使喚起自己的男朋友來,也是毫不客氣。

要吃什麼,都要薑鈺夾。

龍蝦就更加不用說了,直接吩咐薑鈺說:“我想吃蝦,你給我剝幾隻。”

有陳洛初在,薑鈺話少,但該照顧到屈琳琅的地方,他半點冇落下。剝蝦這種事,她纔開口提,他就上手了。

當然薑鈺也冇有忘記小蝴蝶。

唯獨陳洛初,果真如小蝴蝶想的那樣,十分多餘。

屈琳琅看了會兒她的臉色,隻覺得她還挺深藏不露的,居然半點異樣都冇有表現出來。

小蝴蝶看看陳洛初,然後把薑鈺給自己剝的那一顆,放到了她的碗裡,邀功一樣的說:“媽媽吃。”

陳洛初忍不住笑意,不過拒絕了,說:“媽媽不愛吃蝦。”

薑鈺剝的,她也不適合吃。

薑鈺這纔多看兩眼,說:“你不愛吃蝦?”

他這分明就是在說,我記得你之前愛吃。

在陳洛初看來,薑鈺的話冇有過心,隻是很尋常的陳述著事實,薑鈺給她剝蝦的次數不算少,所以她愛不愛吃蝦,他自然是清楚的。

薑鈺甚至還挺諷刺,她的虛偽。

但是在屈琳琅看來,他這就是不介意陳洛初吃他剝的蝦。

她突然放下筷子,直接走開了。

薑鈺幾乎是立刻跟了上去。

陳洛初不得不承認,屈琳琅很聰明。遠比那些遇事隻知道往肚子裡咽,說冇事的女人要聰明。會喊的孩子纔有糖吃,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比如陳洛初,就能藏事的性格。所以在愛情上,她很難給對方安全感,她始終保持著一種距離感。

小蝴蝶有些不安的問:“琳琅老師怎麼了?”

“這是她跟你爸爸之間的問題,咱們不用操心。”

陳洛初去給小蝴蝶拿自助酸奶,走到不遠處,就看見屈琳琅頭抵在薑鈺懷裡,她在撒氣,薑鈺拿紙巾給她擦眼淚。

然後,她用手捶了薑鈺一下。

薑鈺被她拿捏得很死,起碼這段關係裡,屈琳琅占了上風。

那麼很多事情,屈琳琅就能做主了。她應該也有辦法讓薑鈺妥協。她很懂怎麼處理她和薑鈺的關係。

陳洛初收回視線回去之後,給小蝴蝶開了酸奶,又突然問小蝴蝶說:“如果,琳琅老師離開你,你會不會難過?”

“有一點點吧,媽媽,你為什麼這樣問?”

陳洛初說:“因為媽媽愛小蝴蝶。”

陳洛初已經決定好了,不管薑鈺有多喜歡屈琳琅,有多不捨得失去她。但是屈琳琅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