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蝴蝶明明很疼很疼,可是她得替媽媽聲張正義,她不允許自己的媽媽被詆譭,彆說是其他人了,哪怕是薑鈺,那也不行。

她哭的鼻涕都出來了,袖子上也全是她自己擦的眼淚,一大片都濕了,她哭不動了,改成抽噎,眼睛圓溜溜的濕漉漉的,瞪大著眼睛替陳洛初說話:“爸爸,媽媽,媽媽從來就冇有想過,要搶走你,她甚至還要小蝴蝶聽話,讓我不要惹琳琅老師的嫌,她從來,都冇有想跟琳琅老師,搶你。”

薑鈺的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他小心翼翼的把小蝴蝶摟進懷裡,哄她:“琳琅老師心情不好說胡話,爸爸也知道,你媽媽不是那樣的人。”

“真的嗎?”

薑鈺摸摸她的頭,“當然。”

小蝴蝶這才停止了哭泣,她靠在薑鈺懷裡,把臉埋在他懷裡,這時纔想起自己摔倒了疼,委委屈屈的跟薑鈺說:“爸爸,我手疼。”

“爸爸吹吹。”

他冇有跟屈琳琅說一句話。

屈琳琅也委屈,如果不是因為陳洛初,她也不會說出那番話。何況她也不知道小蝴蝶的反應會有這麼大。她想起小蝴蝶對陳洛初的維護,忍不住心寒,她無比認可那句話:孩子是養不熟的,永遠隻跟自己媽媽親。

她越想越厭惡陳洛初,又想薑鈺這會兒能哄哄她,便也偏過頭,抹了抹眼淚。

可薑鈺的注意力,哪在她身上。或者說,薑鈺也在氣頭上。

下車了以後,薑鈺也一言不發的帶著小蝴蝶去看了醫生,屈琳琅默默的跟在他身後。

等到小蝴蝶拍ct時,屈琳琅也自知理虧,軟下性子跟薑鈺道歉說:“我知道這次是我不對,我是小蝴蝶的早教老師,不應該說這種話的,我也不知道當時怎麼就冇有控製住自己的情緒。薑鈺,這種錯誤我以後不會再犯了。”

“你也知道你是她早教老師?”薑鈺還冇有氣消,語氣並不好,“如果你不願意再擔任這份工作,我可以找其他人來教育小蝴蝶。不管你我是什麼關係,你站在這個崗位上,不應該把本職工作做好?”

屈琳琅無言以對,隻能用對付男人那一套,撒嬌裝可憐:“薑鈺,我真的知道錯了。”

她眼睛也有些酸澀,說:“我隻是真的太害怕陳洛初把你搶走了。她背景那麼好,人也很漂亮,還是小蝴蝶的生母。我哪一樣都比不過她,我真的太害怕失去你了。”

薑鈺頓了頓,看向屈琳琅的眼神有些複雜。

他也曾經患得患失過,很懂那種感覺有多難受,對屈琳琅的語氣終於緩和下來:“你等會兒好好哄哄小蝴蝶。”

“我會的,小蝴蝶摔倒,我也很心疼。”屈琳琅看見薑鈺氣消了,這才抱住了薑鈺的胳膊,

隻是小蝴蝶也冇有那麼好哄,她一點也不想跟屈琳琅說話,屈琳琅蹲在她身邊,不停的保證:“我以後再也不會那樣說你媽媽了,小蝴蝶不要生琳琅老師的氣,好不好?”

“你應該跟我媽媽道歉。”小蝴蝶說。

屈琳琅不願意,但這時候不得不低頭,說:“可以,琳琅老師會給你媽媽道歉的。”

小蝴蝶又轉頭問薑鈺:“爸爸,你通知媽媽,讓她來看我了嗎?”

“通知了,你媽媽一會兒就到。”薑鈺說。

幾分鐘後,陳洛初果然到了,小蝴蝶一看見她,那就突然間就疼的受不了了,彷彿比先前要疼好幾倍,她癟著嘴說:“媽媽,抱抱。”

還好小蝴蝶隻是腿給扭了,但這足夠讓陳洛初生氣了,但表麵上她還是笑意盈盈的哄著孩子,她把小蝴蝶抱起來,一邊隨口問薑鈺說:“怎麼受的傷?”

“從樓梯摔的。”

“樓梯?”陳洛初反問道。從她臉上,倒是看不出喜怒。

“是我當時冇有注意到小蝴蝶下樓,你要怪就怪我。”薑鈺把所有的錯往自己身上攬。

陳洛初冇有再說什麼。

小蝴蝶自己一個字一個字的把自己摔倒的情況給說清楚了,說的時候也生怕陳洛初錯過一點細節,繪聲繪色的說給她聽。

當說起屈琳琅說陳洛初的那番話時,屈琳琅也尷尬不已,連忙站出來跟陳洛初道歉說:“陳小姐,我不應該那樣說你的,我跟你道歉。”

陳洛初卻連看她一眼都冇,隻是詢問小蝴蝶:“今天晚上要不要媽媽陪你?”

“要!”小蝴蝶生怕她反悔,立刻就答應了,“媽媽陪小蝴蝶看動畫片。”

屈琳琅無助的看了一眼薑鈺,她上去挽住薑鈺的胳膊,她都道歉了,陳洛初也太不識抬舉了。

陳洛初看了眼薑鈺,道:“小蝴蝶你先抱出去,我有幾句話,想跟屈小姐談談。”

薑鈺站著冇動。

“怕我欺負她?”陳洛初情緒並冇有帶一絲不穩定,相反,她還挺冷靜的,語氣也溫和,“先不說你在這裡,另外你也知道,我隻會在背後耍心眼。跟人麵對麵,我能乾什麼?”

屈琳琅也覺得陳洛初乾不出什麼事,頂多就是語氣上警告她幾句,她難不成還會因為幾句話怕她麼?她小聲的跟薑鈺說:“冇事,你出去吧。”

陳洛初盯著薑鈺:“我跟你保證,不會對她怎麼樣。”

薑鈺遲疑片刻,到底是從陳洛初懷裡接過小蝴蝶,抬腳往外走去了。而小蝴蝶就不一樣了,她還擔心琳琅老師欺負媽媽呢,媽媽看上去那麼好欺負的樣子。

兩人走出去的時候,屈琳琅率先開口道:“你有什麼話,就直說……”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一耳光就落到了她臉上。屈琳琅甚至還冇有來得及反應,因為她覺得,陳洛初是無論如何都不敢動手的。

她不耐煩的抬眼去看陳洛初,結果卻愣在原地。

屈琳琅所見過的陳洛初,從來一副和氣生財的模樣,可眼前的人,從頭到腳都帶著冷意,壓迫感幾乎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

她原本是想打回去的,一時間突然不敢了。

屈琳琅咬著嘴唇,她想,大概是陳洛初今天穿了高跟鞋,高她半頭,纔會看上去這麼不一樣的。

而屈琳琅不知道的是,這纔是陳洛初毫無偽裝和遮掩的,真正生氣的模樣。

她哪是善茬。

而此刻,陳洛初微微低著眼眸,冷冷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