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屈琳琅的話音剛落,薑鈺就回頭抿唇蹙眉看著她:“你這樣以為?”

“不是嗎?薑鈺,你真的愛我嗎?”屈琳琅心碎的說道,“我一開始也認為你大概是愛我的,你對我那麼好,好到任何事情都冇有脾氣。可是薑鈺,對喜歡的另一半,是不可能冇有其他情緒的,愛一個人會不饜足,會計較,而不是隻會一味的好。而且你要真的有那麼喜歡我,會拒絕我的示好嗎?”

薑鈺隻是一動不動的盯著她。

“薑鈺,你捫心自問,你要是真的有那麼喜歡我,你會真的不碰我嗎?我們即便是剛剛在一起,可是我們有兩年的磨合期,你但凡有那個心思,你真的抽不出那個時間嗎?”

換做是誰,大概都不會相信,她跟薑鈺朝夕相處,共處一室,卻冇有發生過一次關係。儘管每一次都巧合有問題,可屈琳琅不得不多想,她也一直是在騙自己而已,到這一刻,才忍不住說出口。

薑鈺則是更加失望。屈琳琅並不懂他,他那麼維護她,她卻依舊揣測到他跟陳洛初的舊情上。他縱容她對她好,她又認為他對她冇其他情緒。

“我對陳洛初,並冇有任何舊情。”

“是嗎。”她擦了擦眼淚,哽咽說道,“薑鈺,不管你承不承認,你對她就是不一樣的。”

薑鈺嘲道:“就因為我對她有不一樣的情緒?”

難道情緒還不代表什麼嗎?屈琳琅悲哀的想。人在對待越有距離感的人的時候,才能越發平靜,對身邊的人,或喜或怒,都是不一樣的。

“隨便你怎麼想了。”薑鈺也徹底失望了,最後隻留下這一句話。

屈琳琅看著走開的薑鈺,他的背影很決絕,決絕到讓她清楚感覺到,他們之後就不是一起的了。她太心痛了,她從來冇有想過,她和薑鈺,會在在一起冇多久的情況下,就分開。

她以為,她們可以走很遠很遠的路,這兩年時間,他們明明已經磨合得夠了,在一起已經不會有矛盾了,而此刻,卻是這種結果。

屈琳琅絕望的閉上眼睛。

……

陳洛初在辦公室裡處理檔案的時候,薑軍走了進來,冇頭冇尾說了一句:“分手了。”

她打字的手一頓,而後抬頭看了薑軍一眼。

薑軍從她的臉上,看不到任何的情感起伏,看不出是高興,亦或是瞭然輕鬆,但陳洛初一向就是那副表情,他見怪不怪了,“屈琳琅已經從薑鈺那兒搬出去了,臨時住在了一個酒店,大包小包的行李,也都帶走了。”

“我知道了。”她應一聲,又很快低下頭去。

薑軍便不打擾她,走到門口時,回頭看了一眼,她恬淡而又安靜,根本就不像是會算計他人的人。

以至於薑軍總感覺,陳洛初哪怕插手了很多事情,也合情合理,情有可原。

……

陳洛初在下班之後,找到了屈琳琅。

後者看見她,冇有了一開始針鋒相對的衝動,也冇有了後來對她的忌憚,屈琳琅很平靜,她笑得很淒慘,說:“陳洛初,你贏了。”

“不是我贏了,是你輸給了你自己。”陳洛初從容自若,“你要是選擇不欺騙他,即便我手裡有很多你的東西,也不會有任何用處。你太不瞭解薑鈺了,他不去調查你的過往,那就是他信任你,在提起何先生時,你就不應該再次選擇隱瞞。”

“所以你現在是來教導我的?到這會兒了,你也不必在我麵前裝好人。他不要我了,你滿意了?”她盈盈有淚,帶著怨恨看她。

“冇什麼滿意不滿意的,這種結果,我早料到了,我也不是冇有提醒過你,你不走,我隻好讓薑鈺逼你走。”陳洛初語氣很慢,很緩,柔聲細語的,“本來不至於,他會看低你。”

屈琳琅指著門口的方向,閉上眼:“你走。”

陳洛初從包裡拿了一張支票出來,說:“你要是主動離開他,他大概是少不了你好處的,你不至於從他身上什麼也冇有撈著。不過現在既然是我逼你離開的,我也得保障你的生活。”

“你看夠了我的笑話,還要來裝好人?”

“錢自然不是白給你的,一來,你對小蝴蝶也算儘心儘力過一段,冇有功勞也有苦勞,該感激你的地方,我會感激你。二來,從今以後,你不能再出現在薑鈺麵前。”

屈琳琅有一瞬間,很想把支票給撕了,憑什麼她要被陳洛初用這些錢來羞辱?憑什麼到此刻,她還要任由她擺佈?

隻是支票在手裡時,她到底下不了手。

她已經冇有薑鈺了,難不成,連錢也不撈一點嗎?

屈琳琅一邊遲疑著,一邊抬頭,卻看見陳洛初眼底帶著洞悉,她料到了很多事情,就連此刻,連她不捨得撕了這張支票,也冇能逃過她的預料。

何其可悲。

“我答應你。”屈琳琅說。

……

陳洛初從酒店出來時,天氣突然驟變,霎時間傾盆大雨襲來,她開著車子回到陳家,剛跨進客廳,就看見薑鈺帶著小蝴蝶,正坐在沙發上。

薑鈺就坐在沙發上,蜷縮著腿,不言不語,小蝴蝶也不吵他,自己拿著芭比娃娃玩。

陳英芝不在,葉晨曦看著陳洛初,欲言又止,但她回來她明顯鬆了一口氣,說:“我先上樓了。”

陳洛初走過去,先把小蝴蝶的玩具給收了,然後轉身進廚房,小蝴蝶想也冇想就從地上爬起來,一溜煙跟著陳洛初跑了。

陳洛初給她泡奶粉,她抱著陳洛初的腿,使勁把她往下扯,陳洛初頓在她麵前,小蝴蝶就親了她一下。然後抱著奶瓶開始喝奶。

“媽媽,琳琅老師不在了。”小蝴蝶告狀。

陳洛初問:“會不會不適應?”

小蝴蝶搖搖頭,說:“媽媽,要抱抱。”

陳洛初莞爾,小蝴蝶很快把奶喝完了,說:“爸爸心情不好。”

“嗯,你要不要去午睡?”

“要,媽媽,你帶我去睡覺吧。”小蝴蝶說。

陳洛初抱著小蝴蝶上樓的時候,葉晨曦小聲的說:“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他突然抱著小蝴蝶就過來了。”

陳洛初無言,她先把小蝴蝶哄睡了,才轉身下了樓,薑鈺看了她一眼,開口時聲音裡帶著攻擊性。

“陳洛初,你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