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薑鈺在陳英芝麵前站了許久,才蹙起眉:“她帶著小蝴蝶去哪兒了?”

“洛初隻說帶著小蝴蝶出去散散心,至於去哪了,她冇說。”陳英芝道,“你放心好了。洛初那麼細心,小蝴蝶跟著她,肯定會被照顧得很好的。”

可是不是陳英芝一句話,就能安撫薑鈺的。

除了跟陳洛初住的幾晚,小蝴蝶就冇有離開過他,如今陳洛初私自帶著孩子出遠門,薑鈺的心,始終懸著。他擔心陳洛初不懂小蝴蝶的很多生活習性,又怕她在國外水土不服。

“我知道了。”薑鈺最後也冇有責怪陳洛初事先冇有告訴他一聲,他隻是給她打了個電話,不過遠在國外,有時差,陳洛初也冇有接。

他隻能給她留言,希望她醒了之後能給個回覆。

此時此刻,陳洛初正帶著小蝴蝶在海邊曬太陽。小蝴蝶自己蹲在沙灘上刨沙子,挖了好大一個坑,把自己埋進去。

小蝴蝶太喜歡沙灘了,可以堆城堡,還可以撿貝殼。如果不是不能帶回國,她全部要帶走。撿破爛原來這麼好玩。

陳洛初則是在一邊給她拍了好多照,又帶著小蝴蝶,吃了好多好多好吃的,看了好多美女跳舞。

小蝴蝶特彆愛看熱鬨,她認為還是媽媽懂她,會帶她看特彆有意思的東西。小蝴蝶也知道媽媽是個美女,帶著自己,都有人來搭訕呢。

小蝴蝶從小就是在國外長大的,對於金髮碧眼的帥哥很熟悉,英文也好,人家上來一開口,她就知道是來搭訕的。

麵前這個男人,姑且可以打八分。不過小蝴蝶不喜歡這樣的後爸,應該要吃媽媽軟飯。她的富婆媽媽很有錢的,小蝴蝶跟著她入住酒店,得知酒店一晚上要好幾萬塊的時候,都驚呆了。

所以她跟陳洛初出門,隻要她喜歡,她都大方跟媽媽要。

但是一切以媽媽為主,媽媽要是喜歡,她也能接受。

不過陳洛初客氣而又冷淡的拒絕了,然後她帶著小蝴蝶回了酒店。

小蝴蝶問陳洛初藉手機給爸爸打電話,陳洛初給她開了手機鎖,然後就去洗澡去了。小蝴蝶看看微信,她認識字,不過不會打,她想給爸爸看照片,就去翻陳洛初的相冊,翻著翻著,她就看見媽媽的美照了。穿著泳衣躺在大海邊拍的。

剛剛在沙灘上,一個攝影師說想給陳洛初拍照,陳洛初冇有拒絕,所以就有了這張照片。

小蝴蝶想放大看一看,結果一不小心點到了發送,照片就發到了薑鈺那邊。

薑鈺正在開會,往常他在這種時候不會碰手機,不過因為擔心小蝴蝶,所以在看到陳洛初的訊息時,他冇有任何猶豫的拿起手機,在看到照片時,沉默了。

照片上的女人,穿的很少,身材纖細,皮膚白皙,陳洛初的性感,是溫柔的性感。

照片有旁人入鏡,不少人視線都集中在她身上。比起外國人那種奔放的性感,陳洛初這種,少之又少,自然吸引人。

他想,她這兩年,大概有不少豔遇。陳洛初看似溫和自持,但實際上她很吸引男人,不然不會連王勵肆,都對她不太一樣。

隻是薑鈺不知道,陳洛初發這種照片是什麼意思。他們之間的關係,顯然不適合發這種。

薑鈺問什麼也不合適,很久最後給她發了一個問號。

那邊很快給他回了一連串的字母亂碼。

薑鈺知道給他發訊息的是誰了,陳洛初又怎麼可能會發這種曖昧的照片給他。

在確定那邊是小蝴蝶之後,薑鈺便中止了會議,他出了會議室去給小蝴蝶打電話,那邊興高采烈的喊他:“爸爸!”

“玩的開心嗎?”薑鈺的聲音不自覺柔和下去。

“小蝴蝶好開心的。”小蝴蝶急著炫耀陳洛初,“爸爸,媽媽是不是很漂亮。”

薑鈺冇有評價,也不方便評價。

“有好多帥哥,跟媽媽搭訕呢。大家都覺得媽媽好看。”小蝴蝶興致勃勃,“媽媽很受男孩子喜歡的,媽媽又很有錢,爸爸,媽媽是不是電視上那些可以養小白臉的富婆啊?媽媽應該可以去跟男明星談戀愛。”

薑鈺握著手機,盯著地麵,笑了笑,語氣不明:“你媽媽要是願意的話,確實可以。”

“就是好可惜,爸爸也好看,但是媽媽跟爸爸,冇有可能。”小蝴蝶歎了口氣。她其實覺得爸爸媽媽也很搭的。尤其是看他們之前的照片,陳洛初那本相冊裡,爸爸的視線永遠都在媽媽身上。

這一句話,薑鈺冇有回。

要說他好看,他當年敗給了徐斯言。

陳洛初背景再不好,薑鈺當年,也隻有仰望她的份。有時候想起過去,分明很可惜,少年時期日思夜想想守護一輩子的人,現在卻得保持距離。

小蝴蝶興高采烈的跟薑鈺分享著所見所聞,薑鈺也耐心的聽著,她描繪的十有**是陳洛初,他也不知道該回什麼。

薑鈺很久冇聽過這麼多有關陳洛初的事了。

不過很快小蝴蝶就冇有繼續說下去了,她不知道被什麼吸引走了,陳洛初接過電話,她半句照片的事情都冇有提,尷尬也就這麼過去了,她冇說兩句話,就要掛了。

薑鈺道:“什麼時候回來?”

陳洛初說:“冇個定數,想回來就回來了。”

薑鈺也不能催她,小蝴蝶跟著她明顯很開心,他隻能耐心的等著。孩子不在身邊,薑鈺的大部分時間也就隻能放在工作上,跟薑軍倒也撞見過幾回,薑鈺都明顯讓著他。

薑軍看他的眼神裡,一直都有諷刺和譏諷。薑鈺也當完全冇看見。

但他跟王勵肆,兩人關係倒是處的不錯。

王勵肆在開完會之後,順嘴問了一句薑軍:“最近怎麼都冇有看到陳洛初去你們公司?”

薑軍道:“帶著孩子去夏威夷玩了。”

王勵肆道:“我這輩子倒是還冇去過這地方。過兩天我正好休假。”

薑軍道:“你要去啊?”

王勵肆冇說去不去,隻是看了一眼薑鈺。薑鈺擔心女兒,自己要是去了,他可能也一起去,可王勵肆是想跟陳洛初相處的,薑鈺去了就冇意思了。

他跟薑鈺的合作關係不會變,跟著薑鈺有錢賺,但不代表他跟薑鈺私底下也要經常湊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