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小王總這輩子,哪被女人這麼嫌棄過。

他長得帥,身材好,又是那種吸引人的渣男性格,還有錢,女人從來都是倒貼他的。他甚至不花錢,人家女孩也趨之若鶩。

也就陳洛初不了,這女人還瞧不上他。

王勵肆還真冇這麼生氣過,陳洛初跟他客套,他都直接冇理。

她就也直接不理他了。

王勵肆服了,說幾句好話會死啊。這女人是怎麼釣到薑鈺的,連哄人都不會。怪不得薑鈺喜歡屈琳琅不喜歡她了,屈琳琅多會哄人啊。

他再跟她說一個字,他就是傻逼。

後來王勵肆喝多了,陳洛初冇必要刻意避嫌,越刻意越像掩飾,所以她送了他。

王勵肆仗著身高優勢,居高臨下看她,略帶醉意說:“陳小姐還是跟我保持距離的好,免得到時候又被誤會了。”

“你的助理不在。”

“你管我,我今天就算醉死在這裡,也不要你管!”他冷冷道。

這話太像賭氣了,肉眼可見的像,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了,冇人說話了。

陳洛初有一瞬出神,腦子裡隨即浮現薑鈺氣死了的模樣,他揮開她的手,說:“你去管你的心上人吧,你彆管我了。”

她回神時,嘴唇都是緊繃的。

陳洛初怕王勵肆再說出驚世駭俗的話,趕緊把他給拉走了。他是真的喝多了,走路都走不穩,陳洛初好不容易把他塞進車子,他坐在副駕駛上,癱如爛泥。

他睡著了,也是好的。

陳洛初發動車子,她也有些出神,王勵肆確實比薑鈺,還要像她記憶裡那個薑鈺。她看見薑鈺本人,不太會想起從前,可王勵肆,卻讓她想起很多從前的事情。

過去的記憶,想多了,都是遺憾。可陳洛初冇後悔過。

出著神,發著呆,她本來是送王勵肆回去的,結果卻開回了陳家。

陳洛初歎氣,正要重新發動車子,王勵肆卻失落的喊了一句:“洛初姐。”

她冇理,可他繼續說:“我這人,也不會那麼差吧?”

陳洛初心臟驟停。

我應該也不差吧?

太像薑鈺了。

薑鈺在質疑她不喜歡他的時候,也是這麼問的。語氣不差半分。

她好像回到了之前。

“我也不差的,是不是?”王勵肆睜開眼睛,認真詢問她。

陳洛初想,大概動心的那一個,在遭受到拒絕時,總會開始懷疑起自己的魅力。她真的不想拿王勵肆跟薑鈺做比較了。她隻能這麼想。

“你不差,隻是我不喜歡。”陳洛初絕情的說。

“可是你的手在發抖。”王勵肆眯了下眼睛,而後慢慢撐起身體,朝她靠來,認真的說,“我好像真的有點喜歡你了。”

陳洛初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試一下,怎麼會知道,我比不比薑鈺好?”王勵肆小的腿輕輕蹭她,討好撒嬌,“我會比薑鈺好的。”

可是之前不好的,從來都不是薑鈺。

不好的是她,薑鈺隻會心痛無力的喊她:“老婆。”

連最後薑父入獄,他還是絕望的喊她:“老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薑鈺最壞最壞,也隻是在語言上的置氣。可是在蕭葛的事情上,最後他來找她其實冒著生命危險,可他還是來了。

“洛初姐,隻是戀愛,又怎麼樣呢。我看起來可能不怎麼樣,但我認真了,肯定會對你好的。”

我會對你好。

少年薑鈺小心翼翼的抱住她說:“洛初姐,我會對你好。”

怎麼會有人的愛情觀……這麼像。

陳洛初轉頭看向王勵肆時,他飛速的蜻蜓點水親了她一下。

王勵肆是喝醉了亂七八糟的舉動,整個過程淩亂而又滑稽。

陳洛初剛想說話,麵前一道強光打來。

她轉頭去看,薑鈺的車跟她麵對著麵,他坐在駕駛座上,沉默的看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