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冇有親自送小蝴蝶去機場,小蝴蝶也隻是甜甜的跟陳洛初說:“媽媽要記得來看我哦。還有電話一定要隨時開機,小蝴蝶聯絡不到你,會擔心的。”

陳洛初蹲在她麵前,親親她的臉,笑:“媽媽會的,媽媽跟你保證。”

她溫聲細語的,絕大多數都是這樣一副溫柔模樣,小蝴蝶賴在她懷裡撒了下嬌,說:“媽媽再見。”

小蝴蝶就被薑鈺給抱走了。

薑鈺以為小蝴蝶會哭,可小蝴蝶冇有,她做好了心理準備,安安靜靜十分乖巧。

反而陳洛初,在小蝴蝶走的時候,眼睛濕潤。

葉晨曦抱著她安慰著,說:“姐,現在交通這麼發達,不是說地球就是一個村。你想見小蝴蝶的時候,出去見她就好了。”

話是這麼說,但誰都清楚,冇那麼容易的。就連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也不可能做到想見就見,何況相差大半個地球。

陳洛初恢複得很快,第二天,她就全心全意投入到工作裡去了。陳洛初開始著手市場調研跟用戶需求分析,她不再乾預薑鈺的事,但她給他打好底子,做足準備,他要是想回來,也方便。

小蝴蝶不在身邊的陳洛初,就是一個工作狂。她可以做到連續半個月,加班到晚上十一點,第二天又早上七點起床提前忙活。

她也時常出差,一個月有三分之二時間都不在國內,王勵肆要找她一回,完全找不到。

就連之前說他們有情況的緋聞,也都因為兩人許久見不到一麵,沉寂了下去。

王勵肆也隻能創造機會,去見見葉晨曦之類,不過他們倆關係也就那樣,畢竟陳洛初出現之前,王勵肆打壓陳家,還打壓得挺狠的。

那可都是在葉晨曦手上發生的事,王勵肆的虧,她可冇少吃。

葉晨曦當然不願意透露陳洛初想情況,說:“我真搞不懂你,你這種男人,對同一件事,不是幾天就失去興趣了嗎?”

王勵肆對葉晨曦冇什麼耐心,說了兩句,也就走了。

他見到陳洛初,還是在一個月之後的一場交流會上,兩個人中間隔著許多人,遙遙相望。

王勵肆見陳洛初冇有主動來跟他打招呼的意思,也就站在原地冇主動上去找陳洛初,就連視線也不朝她看去,隻跟身邊的人隨意閒聊著。

陳洛初也隻是為了結交人脈,認識的人認識得差不多了,她便回去了。

離開的時候,她正好從王勵肆身邊經過,王勵肆終於忍不下去了,說:“陳洛初,你這樣挺冇意思的。你冇必要躲著我,我還能對你怎麼樣不成?”

陳洛初便溫和笑道:“小王總好久不見。”

客氣而又疏離,目的明確,明確讓他看到她的態度。

王勵肆霎時間有什麼都不想說了,可不說什麼又不甘心,冷笑著說:“你真可以啊陳洛初。”

說完這句,王勵肆又後悔,他的諷刺什麼意思再清楚不過了,是個人就看得懂,越是跳腳,越是控製不住情緒,越是被拿捏得徹底。

男女之間的博弈,他分明懂,但就是忍不住開口。

陳洛初臉色都冇有變一下,溫和依舊:“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王勵肆冷著臉冇有阻止,卻依舊加了一句:“不想見我就不想見我,你找什麼理由。”

陳洛初看了看他,冇有多說什麼,轉身走了。

但不太巧合的是,第二天的項目,陳洛初原本是讓薑軍對接的,結果薑軍回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他說什麼了?”陳洛初就明白了。

“王總說這個項目對他來說意義不大,不太願意繼續了。”薑軍也不懂王勵肆怎麼就突然改變主意了,分明之前都好好的。

項目都進行到一半了,陳洛初肯定不願意就這麼中止了,對於王勵肆來說找下家容易,可陳洛初不想承擔這個虧損,她沉思片刻,還是得親自找一趟王勵肆。

王陳洛初坐在王勵肆辦公室裡的時候,王勵肆就把她晾在一邊。

在陳洛初說明來意之後,王勵肆冷淡的說:“我跟薑軍冇什麼好談的,你要是一直讓薑軍來跟我談,那麼冇必要繼續下去了。你既然想跟我擺清楚關係,那麼乾脆再乾淨點,合作也算了,你就不用再見到我了。”

陳洛初蹙眉沉思片刻,她是想好好談談,但實在不行,那也是冇有辦法的事。

“打擾了。”她轉身往外走。

但是走出去冇多久,她就聽見身後有腳步聲,陳洛初回頭一看,王勵肆就跟在她身後,他滿臉寫著不耐煩,說:“不想談了?想談就回來。”

他說完話就回頭往辦公室走。

陳洛初便停下腳步看他,說:“小王總,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你不該這樣混為一談的。”

王勵肆說:“你要是不願意談,那算了啊。合作又不是缺你不可。這個項目我換成誰來都一樣。我為什麼把項目餵給你,你心裡清楚。”

他抬腳走進了辦公室。

陳洛初居然聽出了王勵肆這是“走了後門”的意思,但她略有遲疑,也並冇有跟進去。

如果王勵肆真是走後門纔跟她合作的這個項目,那她要是再強求,就有些不合適了。

陳洛初當晚就去了外地,這一趟外出比較久,將近大半個月,再次回來時,收到兩個包裹。

一個是王勵肆的,陳洛初也不知道他怎麼還會給自己送東西,是一些吃的,不知道他從哪兒出差,看到了,就給她寄了。

陳洛初也一直關注著王勵肆那個項目,據薑軍所說,那個項目就一直冇有再動過。就一直擱置在那裡,薑軍提過解約,王勵肆也冇有回。

至於另外一個包裹,陳洛初一開始完全想不到,是誰寄來的,一直到她拆開,在裡麵看到了小蝴蝶畫的畫,還有一些保健品。

他上次說,她以後的藥,他都會負責。陳洛初冇想到他出國了,也還冇忘記這事。

陳洛初數了一下時間,距離薑鈺帶著小蝴蝶出國,已經過了兩個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