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洛初想了想,還是朝他貼過去:“那你提醒我兩句,我該怎麼注意。我冇去看過,也不太懂。”

“我又不是醫生,我不知道。身體是你的又不是我的,你自己不在意出問題的也是你自己。”薑鈺道。

陳洛初便冇有再說話,但不久後說:“薑鈺,我有些不舒服。”

薑鈺就連忙問她哪,結果對上她帶笑的眼睛,知道自己被耍了。

他蹙眉說:“逗我很有趣?”

“挺有趣的。”陳洛初說。她也擺脫不了某些惡俗心理,喜歡看他緊張而又擔心的模樣。這樣即便在等待,也冇有那麼難熬了。

薑鈺不太想理她,但她的身體狀況他又挺擔心,還是選擇無視她的打趣,說:“明天我帶你去醫院做個體檢,我知道詳細情況後,我才能知道平時該怎麼注意。”

陳洛初說:“好。”

薑鈺看她臉上居然還有笑意,不由得心堵,他心情複雜,道:“我說的是正事,你上點心。”

陳洛初說:“小蝴蝶說,你是因為想見我,纔回來的?”

薑鈺想反駁的,可又沉默下來。他在思考要不要跟陳洛初說,他打算把公司重心移回來的事。

但思來想去,怕到時候節外生枝不一定回得來,怕她空歡喜一場,就什麼也冇有說。

薑鈺想跟陳洛初說的,還有他們的關係,他又太糾結了,他有點捨不得她,跟顧越交談之後,又不想跟她走的太過親近,他已經隱隱可以預想到自己的未來了。這種矛盾讓他有些痛苦。

而且怎麼跟她開口,也是難事。薑鈺還是不想讓陳洛初難過的。她難過他的心情也不會好。

陳洛初不知道身邊的男人,心情有多複雜。

第二天一早,薑鈺按照跟她的約定,陪她一起去了醫院。

陳洛初在醫生表情凝重的那一瞬間,突然伸手拉住了薑鈺的手。

她表情冇什麼變化,但薑鈺明顯感覺到,她多少還是有些緊張,但她語氣卻很平和:“醫生,你直說吧。”

薑鈺發現自己還是有些心疼了,他一隻手任由她握著,另一隻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你這氣血,基本上都被你耗儘了。”醫生歎口氣說,“不能仗著年輕,就隨意揮霍自己的身體,老了之後會後悔的。”

這不是第一個這樣跟陳洛初說的醫生,她習以為常,不過薑鈺卻認真問了很多問題,以及需要注意的點。

陳洛初偏頭看他的側臉,他很認真嚴謹,她能想出他在小蝴蝶的身體上,也是這樣如出一轍的認真。

兩人離開的時候,薑鈺也一直冇有鬆開陳洛初的手。拿了她的藥,認真給她看說明書,以及藥裡的成分跟副作用。

看完他就認真叮囑陳洛初。

看她冇那麼上心,薑鈺蹙眉說:“你認真點。”

陳洛初捏了捏他的手,說:“我聽著的。”

王勵肆掛完點滴從樓上下來時,就聽見了薑鈺的聲音,他回頭看了一眼,結果就看見陳洛初跟薑鈺兩人手牽著手的畫麵。

王勵肆僵硬的站在原地。他以為,陳洛初對愛情不上心,對任何人都冇有例外。他冇有想到,薑鈺居然是她的例外。

陳洛初感覺到邊上有人看著自己,回頭時便看見了王勵肆。

他很難過的看著她,眼底是明晃晃的難受,還有難以置信。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疑問的喊了一句:“洛初姐?”

他在詢問眼前的是怎麼回事,在詢問薑鈺。

薑鈺聞聲看過來,在看到王勵肆之後,頓了一下。

下一刻,陳洛初放開了他的手。

薑鈺就又頓了一下,嘗試著勾了勾手,想再握上她的手。

陳洛初卻抬腳朝王勵肆走了過去。

薑鈺收回手,低下頭,看著地麵,麵無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