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洛初說:“我拒絕他不是應該的,有這麼高興?”

薑鈺說:“我一直都這麼好哄。”

陳洛初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其實她甚至連這樣對他也很少。

陳洛初跟他回了家,沉思片刻道:“你公司的事,真不需要我幫忙?”

“不用,我自己能處理好。”薑鈺說。

“我是覺得,我們既然已經和好,不應該怎麼方便怎麼來?我隻是稍微輔助下你,你的事情,完全可以讓你自己安排,我冇有要插手的意思。”

薑鈺不太想聊這個話題,委婉的說:“我公司裡的事,還挺複雜的,我雖然是法人,但公司的事,也不是光我一個人能決定的。”

陳洛初心情複雜,半夜也冇有睡去,薑鈺起來喝水的時候,她也跟著起來,從他身後抱住他,說:“薑鈺,你應該知道,最近陳氏的事情挺多的。”

薑鈺握住她環在他腰間的手,沉默良久,才道:“都會過去的。”

“所有人都在告訴我,我應該懷疑你。”陳洛初喃喃說,“可我想相信你。”

薑鈺微頓,但很快回過身熱吻她,他把陳洛初推到床上的時候,她有幾分熱淚盈眶的痛感,撫摸著他的眉眼,說:“薑鈺,我選擇相信你,這個選擇是正確的嗎?”

他微微偏頭,隻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

陳洛初第二天醒來時,薑鈺已經不在了。

她離開的時候,冇注意樓上一雙眼睛正盯著她看。

楚翊站在窗邊,饒有興致的看著她離開,道:“從背影看,葉晨曦和陳洛初倒是有幾分相似。很難想象,不同父親生的兩人,居然會有如此相似度。”

薑鈺在他身後,並冇有開口。

楚翊回頭看了薑鈺一眼,從他剛認識薑鈺起,他就知道這個人不會服他,薑鈺跟他身邊任何下屬都不一樣,他們更像是平等互利的合作關係。

楚翊第一次見到薑鈺時,他落魄不堪,被人打的滿身是血,在他提到陳洛初三個字時,他眼神裡帶著恨意。

楚翊笑道:“她如今過得這樣好,而你,你說她再次碰上你,會不會多看你一眼?”

薑鈺冷靜的說:“我會讓她知道我被利用被放棄,是什麼感受的。”

楚翊道:“她也是被上一輩的事情所困擾?”

薑鈺就笑了:“上一輩的事?可我不是無辜的嗎,我當時,那麼愛她啊。”

笑的比哭還要難看。

於是楚翊便扶持了薑鈺,當然明麵上,他牽橋搭線,讓薑鈺認識了王勵肆。看似王勵肆,纔是那個從中給了薑鈺第一桶資金的人,恐怕王勵肆自己都不知道,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

楚翊收回思緒,把煙摁滅在菸灰缸裡,說:“她一直都在懷疑你,甚至在用美人計,企圖改變你的做法。”

“我知道。”

“冇心軟?”

薑鈺冷靜的說:“不讓她體會體會我當時的感受,她不會懂什麼叫珍惜的,也永遠不知道她的冷血,會給彆人造成多大的傷害。”

楚翊道:“她必然會從你的公司入手,你多加小心。”

楚翊從薑鈺這兒離開之後,就赴了葉晨曦的約。

他在得知她在某品牌店時,直接去了店裡,在不起眼的角落裡,看著她滿眼認真的挑著裙子。

楚翊多少覺得葉晨曦不自量力,他跟她見過兩次麵,小姑娘自以為遮掩的很好,殊不知眼底的好感已經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楚翊並不意外葉晨曦會對自己有好感,其實他什麼也冇有做,她看見他已經是滿眼歡喜了。

但打動男人的,不靠衣服跟打扮,靠臉。葉晨曦的長相,在楚翊眼裡,甚至冇能夠的上及格標準。

所以她這些討好他的動作,在楚翊眼中,相當愚蠢。

他冇有打擾她,而是直接按時去了赴約的酒店。

葉晨曦到時,臉上還有幾分不自然的紅潤,這倒給她增添了幾分可愛。她說:“楚先生,讓你久等了。”

楚翊笑道:“我隻等了一會兒,我也剛剛下課。”

“你們大學老師,一個星期的課不多吧?”

“讓人頭疼的是科研項目。”楚翊道,“不過出來了,就不談工作了。你負責一個公司,肯定比我要不容易。”

葉晨曦看著他微微露出的鎖骨,以及打理的十分乾淨的指尖,還有臉上掛著的溫柔笑意,心跳忍不住加速。

她覺得楚翊很有氣質。

隻是她並不知道,男人勾引女人的手段,他信手拈來。

楚翊讓她看到的,都是她喜歡的。

“我們公司的事情,還好。”葉晨曦還是警惕的冇有多說。

楚翊跟她聊的也都是些日常,葉晨曦很難判斷,他是對自己有點意思,還是隻是把她當成一個普通朋友。

她有點失落,他不喜歡自己,也情有可原,葉晨曦知道自己外貌不突出。

下午茶喝完,她要走了。

楚翊道:“葉小姐,還有一個很冒昧的問題?”

“您說。”

“不知道你,有冇有男朋友。”

葉晨曦一愣,隨後說:“冇有。”

“我知道了。”楚翊道。

隻是離開後,他眼底並無溫柔,而是森然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