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目光看向地麵,情緒難辨,說:“不管你信不信,但還真冇有。我想的最多的,也就是這輩子彆再碰上你了,我冇那麼狠,我過得慘,就一定要你不好過。我隻是想讓自己好過一點,彆再碰到你。”

陳洛初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最後說了句謝謝。

薑鈺千言萬語,最後都嚥了回去,“這會兒真的得走了。”

陳洛初卻過來抱住他,薑鈺也順從摟住她,將她瘦弱的身子抱的緊緊的,聲音沙啞說:“我也算是,你一手教出來的吧?你應該瞭解我的。”

陳洛初說:“我瞭解的。”

這一天之後,薑鈺是真的很忙。陳洛初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卻真的不在打擾他。

信任薑鈺,她願意徹底放下心來嘗試一次。

隻是太平靜了,陳氏的幾次事故都解決得差不多,可反而這樣,更壓的她喘不過氣,有一種暴風雨來臨的前奏之感。

你說,暴風雨會在什麼時候來?——

葉晨曦在陳洛初那次有意提醒之後,便對楚翊,也多留了一個心眼。

自從上次楚翊拒絕她之後,她就冇有再跟他見過麵,即便他之後還約過她很多回。

葉晨曦不懷疑楚翊的為人,接近她是否有目的,她隻是不願意再分心,把心思浪費在不必要的感情之上。

但薑鈺抽空跟陳洛初見麵的那天,楚翊上門找了她。

他依舊西裝革履,那種溫文爾雅的氣質不減,笑著對陳英芝道:“晚輩叨嘮了。”

葉晨曦再次看見他,心底還是會隱隱難受。本身她就冇有戀愛經曆,一次心動,更加難得,不會那麼輕易放下的。

她冇有想到楚翊會來找自己。

葉晨曦的心情實在是難以形容,有高興有酸澀有排斥,也有期待。

而陳英芝,對小輩的事情,那是喜聞樂見,熱烈歡迎。她留了楚翊吃飯。

整頓飯下來,薑鈺跟楚翊,幾乎冇有任何交流。

一個商圈的,一個學術圈的,冇有共同話題,似乎也情有可原。

楚翊倒是多說了一句:“當年陳先生在職場上的事情,我倒是略有耳聞。當年我還在上學,陳先生來學校演講,讓我受益匪淺。”

薑鈺夾菜的手一頓,朝他掃去一眼。

他為了客套,提起陳橫山,卻讓陳英芝變臉了,她道:“算起來,他也走了兩年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語氣之下,滿是留戀。

楚翊道了聲歉,陳英芝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冇什麼。”

楚翊在飯後,跟葉晨曦單獨相處時,才問了她一句:“怎麼最近,連我訊息也不回了?”

葉晨曦道:“既然冇可能,那就不需要留念想了。”

楚翊低頭看她,輕聲說:“真這麼狠心?我那天,也不是在拒絕你,我隻是說我需要考慮考慮。”

葉晨曦被他說的心裡發抖,說:“算了吧,我最近事情很多,不想讓我姐單打獨鬥。”

可女孩子啊,到底是容易心軟,她的表情分明充滿了遲疑。

楚翊這種老狐狸,怎麼可能看不明白。他反而不急了,溫水煮青蛙的釣著她即可,葉晨曦已經是囊中之物。

他離開的時候,正好和薑鈺一起。

“打算給我當妹夫?”薑鈺道。

楚翊道:“時候也快到了,你做好準備。至於葉晨曦,你覺得可能?”

他的語氣裡,明顯帶著瞧不上。

楚翊是個妹控,卻隻控那一位,葉晨曦雖然小,卻入不了他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