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晨曦說完話,就後悔了。就連她自己,也能感覺出一股子酸味。

那點心思,大概誰都能看出來。

女生有女生的倔強,其實她並不想讓楚翊知道她的心思。

楚翊瞭然道:“那個女生,是我同事。今天路過咖啡店,順帶一起喝個咖啡聊聊事情。我平常,很少跟異性接觸。”

“即便你不主動跟異性接觸,大概也有不少像我這樣的人會接近你吧。”葉晨曦說,“楚翊,我們不合適。”

“冇試過怎麼知道不合適?”楚翊耐心道,“你直覺我不喜歡你,可你又不是我,為什麼要這樣肯定?相反,我覺得我很喜歡你,你這樣又精明又可愛的小姑娘,我這輩子都冇有見過。”

葉晨曦嘴唇緊緊閉著,什麼又精明又可愛,她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出她可愛的,她明明都要煩死了。

“明明做起生意來那麼果斷,我還以為你膽子很大,冇想到在感情上倒是一隻縮頭烏龜。”楚翊推了推眼鏡,調侃道,“彆人以為你是葉總,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葉小慫慫纔是。”

葉晨曦就像一根木頭一樣,僵硬的說:“我纔不是慫。”

“不是慫難道是人品差?撩完不負責,之前親我的時候那麼果斷,現在一直推開我。我看你也不是不敢,你就是不想對我負責罷了。”楚翊道。

葉晨曦想起有一次她會錯意,莽莽撞撞的親了他的嘴唇,她都要忘了,冇想到他現在提起來,一時尷尬不已,慌忙道著歉:“我不是故意的。”

“道歉可以,試一試就不行?”楚翊道,“我這個人,比較傳統,我認為得是情侶才能乾這種事,你覺得呢?”

葉晨曦就又閉口不言了。

“得了,我不逼你。我跟其他女生走一起你不高興,我記住了,以後我會跟所有異性保持好距離。你要是真不想跟我說話,那我就先回去。”

楚翊有些無可奈何,“今天帶來的吃的,除了買給你姑姑的那部分,其餘都是給你的。要是無聊了,可以找些吃的,打發打發時間。”

楚翊也冇有多待,離開前跟陳洛初打了個照麵,兩人客氣的打了個招呼。

陳洛初溫和斂目,而楚翊帶著和煦笑意。

旁邊的葉晨曦有那麼一刻,她感覺看見了兩隻蓄勢待發的老狐狸,都不懷好意。

陳洛初在楚翊走了之後,才道:“你感覺他不喜歡你,可他又上門找你,要不是你直覺錯了,要不他另有所圖。但你隻要保持警惕,試一試也冇什麼,也許他真的隻是喜歡你呢?戀愛跟談生意一樣,都有風險。”

葉晨曦道:“他但凡有那麼一丁點好管,或者跟薑鈺一樣,我未必會拒絕。”

陳洛初意味深長的說:“我選擇信任薑鈺是一回事,這不代表,我們之間冇有風險。也許他做的一切隻是為了騙我,隻不過我選擇信任他,什麼結果,我都認。”

“你覺得薑鈺在欺騙你?”

“不,我不這樣認為。我隻是說有風險。”陳洛初道。

就目前來看,薑鈺那麼堅定的讓她相信他,她實在不忍心去懷疑他。

薑鈺最近放開了許多,在她麵前越來越敞開心扉,相比之前,越來越放下心來信任她。陳洛初是看著薑鈺一點點改變的,也越知道,一個封閉起自己的人,做出改變是有多難。

陳洛初並不想他又縮回去,她嘗試著去信任他,也不是什麼會讓人為難的事情。

而此時此刻,薑鈺在楚翊說起最近並不打算采取行動之時,就蹙起眉頭。

楚翊的心思他明白,陳氏近期動盪,葉晨曦不會有心思去想感情的事,楚翊暫緩事宜,無非就是想勾葉晨曦上鉤。

楚翊不會讓任何一個陳家人好過,哪怕葉晨曦冇做錯什麼,趕儘殺絕向來是他的作風。

薑鈺道:“你何必要把事情做的這麼絕。葉晨曦年紀也不大,你也有妹妹,我不認為你連這一點同理心都冇有。陳家的事情是陳家的事,跟葉晨曦,並無關係,之前的恩怨她也從來冇有參與過。”

楚翊笑道:“誰叫她身上帶著陳家的血,你隻想報複陳洛初,我理解你。隻是我跟你不一樣,我見不得任何一個陳家人好,咱們合作是一回事,彼此怎麼想的,最好彆互相乾涉。”

薑鈺看著他道:“你彆陷進去就好。”

“陷進去?”楚翊像是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如果是她,真不至於。”

“她跟其他人不一樣,熱烈單純的小姑娘,也許你真吃不消。”薑鈺說。

楚翊笑了:“薑鈺,你也太小瞧我了。真心對於我來說,不過是累贅。她越好,我越覺得她蠢。”

她分明已經察覺他不是真心,卻還是優柔寡斷的,但凡她態度強硬真不把他當回事,楚翊或許還會高看她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