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比起傻傻的為愛情放棄一切的女人,楚翊更欣賞做事決絕不留情麵的異性,單就欣賞而言,陳洛初遠比葉晨曦有魅力。

或許是因為,同類之間總能相互吸引,異類相比之下難以入他之眼。

薑鈺看著楚翊,說:“葉晨曦冇那麼蠢。”

“也不會有你認為的那樣聰明。”楚翊假笑,眼神之中帶著審視,似無意道,“倒是你,如今怎麼操心起她的事情了?”

薑鈺一副懶得再搭理他的模樣,轉身要往外走。

楚翊也從不在意薑鈺的態度,他們倆是合作的關係,而薑鈺也從來不是低聲下氣的人。

“不過陳洛初那邊,似乎挺相信你。”

薑鈺不願意多談,隻道:“她是相信我,你彆來摻和就行。”

從這一天之後,薑鈺去陳洛初那的時候,都能看見楚翊的身影。

前一天分明流連花叢,後一天就能一副衣冠楚楚斯文敗類模樣,那樣專心真誠的哄著葉晨曦。他也大方,各種女人拒絕不了的禮物都被搬到了葉晨曦麵前。

薑鈺這種知根知底的人,知道這對楚翊來說,算不得什麼,甚至不如哄其他女人的一輛豪車。可在葉晨曦眼裡,楚翊就是下了血本,極其認真的對待她了。畢竟一個老師的工資能有多少。

葉晨曦一度不知道如何拒絕:“楚翊,你不用給我買這些的。”

“看見了,就想給你買。”

“很貴。”

楚翊道:“賺錢不就是給喜歡的人買東西的?我冇覺得是在付出,或者在討好你,我隻是在看見覺得適合你,就給你買了。”

葉晨曦抿起唇,拿著禮物的雙手不自覺收緊,楚翊下午有課,冇有多待。

薑鈺在楚翊走後,當著陳洛初的麵提醒了她一句:“彆被男人一點小恩小惠收買。你怎麼知道,他不是用這點小錢,套你們家的大錢?”

這話也直接,陳家的女婿,以後自然能得到不少家產。

葉晨曦顯然也是想過這種可能,臉色一僵。

而陳洛初多看了薑鈺幾眼,眼神說不上審視,但薑鈺總覺得不對勁,他便又道:“算了,當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陳洛初一句話都冇有說,隻在晚點回到她和薑鈺的彆墅後,纔有意無意提了一句,“你似乎不太喜歡楚翊。”

“不覺得他為人太虛偽了?”

“虛偽未必就是壞人。”

薑鈺勾勾嘴角,說:“你並不覺得他是個多好的人,我的想法跟你一樣。”

陳洛初一頓,看他一眼,問:“公司的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

“我自己有數,你不用操心我。”

陳洛初自從說了信任他之後,就從不過問他的事情,便不再多言。

這段時間兩人都忙,見麵次數不多。當薑鈺盯著陳洛初的小腿超過三秒時,陳洛初換鞋的動作就停下了。

看的是自己女人,即便被髮現了,薑鈺眼神也冇有收回去。

陳洛初鎮定道:“抱我上樓。”

薑鈺哪能不聽話,她說什麼就是什麼,陳洛初在他懷裡那一刻,就開始解他的釦子了。

這一來,薑鈺反而不淡定了,一團火一瞬間就上來了。他撥開了她的手,掩飾性的咳嗽了兩聲。

陳洛初眉梢微抬,故作不知問:“不喜歡嗎?”

薑鈺道:“冇有。”

“不喜歡那我就不這樣了。”陳洛初果然一本正經起來,不再半點動手動腳。

但她眼神從他喉結往下掃,那種暗示明顯了,薑鈺又素久了,很難不多想。

他嗓音沙啞解釋道:“我冇有不喜歡,你來吧。”

陳洛初說:“不來了。”

薑鈺不樂意了,伸手抓過她的放在他的領口,陳洛初明白他的意思,手在他胸膛停留了片刻,細細安撫,但還是把手給收了回去。

她這乍一收,薑鈺根本冇來得及反應,呼吸急促,求饒道:“彆這樣。”

他用力的握著她的手。

“彆怎麼樣?”陳洛初溫和的說。

薑鈺索性求她,放軟語氣:“來吧,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