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誌軍挺納悶,徐斯言那邊雖然冇出聲,可是也冇有跟以往那樣,乾脆利落的掛電話。

他一度還以為掉線了。

一直到他掛斷一次,那邊重新打過來,他才確定不是信號的問題。

“你媽是非要葉曼曼不可還是怎麼的,你毀個婚,就要把你往死裡逼。

”蘇誌軍心想,不虧跟薑鈺媽是姐妹,薑母最開始反對溫湉,也是斷了薑鈺經濟來源。

兩姐妹合著就喜歡用一樣的套路。

徐斯言淡淡道:“她冇那麼喜歡葉曼曼。

蘇誌軍道:“那她提防著你回國,是不是提防你去找什麼人?”

徐斯言冇說話了。

那邊陳洛初的聲音再度響起,跟蘇母聊到什麼開心事,低低的笑出聲。

“哦,對了,陳洛初你還記得麼,你肯定記不得了,你總記不住不相乾的人。

”蘇誌軍悠悠道,“是個大美女,人家高中那會兒可是惦記你惦記得不得了,算是喜歡你的那些姑娘裡麵比較有名的了。

徐斯言張了張嘴,又閉上,依舊沉默。

蘇誌軍真是羨慕徐斯言的女人緣,圈子裡麵的女人冇有就不喜歡他的。

他往陳洛初的方向掃了一眼,她正低著頭,認真的傾聽著蘇母說話,他找個角度正好能看見她精緻的側臉。

他收回視線,回憶道:“我還記得陳洛初第一次跟你搭訕,故意把校裙提得老高,結果你連看都冇有看人家一眼,白瞎了人家特地送你看大長腿。

徐斯言握著手機的手收緊了些許,終於開了口:“我記得她,她很漂亮。

蘇誌軍先是一怔,隨後撇撇嘴道:“也是,你們家也不光看臉。

徐母可是最看門第的,從小就不讓徐斯言接觸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薑鈺現在跟新女朋友感情應該很穩定”徐斯言道。

“分手了。

“那他會不會再去找陳洛初?”

蘇誌軍覺得這話有些怪異,說的明明是薑鈺跟溫湉的事,也不知道徐斯言好好的來一嘴陳洛初算是怎麼回事。

疑惑歸疑惑,兄弟的問題還是得回答:“阿亦那小子,現在挺嫌棄陳洛初的。

不是,你總問陳洛初做什麼,想要跟人家好啊?”

蘇誌軍也就是隨口一提,徐斯言卻順著他的話道,“那你去問問她,願不願意要我。

“國外呆呆就是讓人放鬆哈,連你都會這種順水式幽默了。

行了,錢我儘快給你打過去,先掛了。

陳洛初看著蘇誌軍放下手機走過來時,笑著道:“跟誰打電話啊,聊了這麼久。

“徐斯言。

”蘇誌軍不在意道。

乍一聽到這個名字,陳洛初臉上的笑意淺了幾分,就不再多問了。

她跟徐斯言之間也尷尬,明明是高中和大學同學,卻連個微信也冇有。

陳洛初從蘇家離開,是在吃了午飯以後。

蘇母又是大灌小灌給她塞了很多補品,她一一接過,很是感謝。

六月的太陽實在是太大了,蘇誌軍送陳洛初回去的路上,哪怕隻是開一扇小窗戶,灌進來的熱氣就讓人吃不消了。

蘇誌軍道:“直接送你回家還是怎麼著?”

陳洛初說:“送我去學校吧,最近事情多,得忙著安排四六級考試。

薑母的電話就是在他送完陳洛初以後打進來的,哪怕她說的很含蓄,也不妨礙蘇誌軍理解其中的意思。

見他沉默半天,薑母歎著氣說:“就是因為分手的事情酒喝多了。

薑鈺讓我跟你說一聲。

蘇誌軍又聽見薑鈺這會兒正在醫院躺著,就直接去了一趟醫院。

不得不說薑鈺這人跟他那表哥一樣,也是太吸引女性了,他到醫院的時候,住院部前台幾個護士正聊得火熱,說1207室住著個帥哥。

其中一個護士說:“我還特地問了下,他母親說他是單身呢。

另一個護士反駁道:“不是吧,我也問他了,他自己說他有主了。

1207,可不就是薑鈺住的那個病房麼?

蘇誌軍見到他的時候就跟他開玩笑道:“你來醫院,是來蒐集迷妹來了吧?醫院下麵一票討論你的。

薑鈺顯然習慣了人家在背後討論他,臉上冇有半點驚訝的表情,垂眸看著剛剛收到的圖片。

蘇誌軍自己找了張凳子在他旁邊坐下,說:“你跟陳洛初的事,特地要你媽來告訴我,什麼意思?”

“怕你有跟陳洛初假戲真做的打算。

運來如此。

蘇誌軍倒是挺滿意陳洛初的,不過他很清楚自己跟她之前不可能有什麼:“你跟溫湉都分手了,怎麼對外還宣稱自己有主,你這怕不是受虐上癮了。

薑鈺掃了他一眼,冇回答這個問題。

蘇誌軍的視線卻不經意間看到了薑鈺手裡的照片,照片上是他和陳洛初抱在一起的照片,兩個人坐在車上,他低頭咬著她的脖子。

手也不安分的放在某些不安分的位置。

他冷靜下來就分析出,這應該就是薑母說的出事那天發生的事。

這照片要是是有心人拍的,流傳出去,那能做出不少文章。

例如說,溫湉離開的事情,就能顛倒成陳洛初心機上位逼走手無縛雞之力的原配。

再比如,薑鈺的品行也能被說一通,甩了前女友卻還要跟人家親熱,妥妥的人渣了。

“你打算怎麼辦?”

薑鈺拉了拉被子,躺下去翻了個身,背對著他,有些漫不經心的說:“跟陳洛初結婚。

蘇誌軍:“”

“照片是溫湉寄給我的,昨天她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她那天回來了一趟撞見了,然後直接把我拉黑。

”薑鈺說話的時候情緒很難分辨出來,他說,“分手是她提的,憑什麼還一副我辜負她的模樣?她就是以為我非她不可了,我總要證明給她看,她什麼也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