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還是怕自己到渣男的,比較委婉的問了他一下他現在的狀態。

男人很認真的說:“我單身,一年多冇有交過女朋友了。

但是我不想騙你,我冇有女朋友的時候也冇有缺過女人。

陳洛初“嗯”了一聲,有點緊張。

“我住的地方比較大,是棟彆墅。

不過今天我有個朋友在這裡,他是過來找人的。

”男人道。

這種都還好,大的彆墅,一個樓上,一個樓下,冇有影響。

陳洛初今天,隻是不想再墨守成規,她是為了生存不得不當一個討人喜歡的孩子,可是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她為什麼不可以放縱一回?

何況她還是單身,男人也單身,這麼做冇有任何不對。

不會有任何人知道的。

男人看出她的緊張,嘗試著找話題安慰她:“你說你來自哪裡?A市是不是?我那個朋友也來自A市。

小酒莊也是他開的,去年他來這邊待了幾個月,就開了這個酒莊。

陳洛初說:“那還挺巧。

她說這話的時候,幾分心不在焉。

落在男人眼裡,就是茫然的性感。

男人不自覺的扯了扯領帶,企圖減少燥熱。

二十分鐘後,男人的車子停在了彆墅門口。

這個時間點不早,朋友今天過來很累,估計早睡了。

男人帶著陳洛初走進彆墅的一刻,就從身後抱住了她。

陳洛初一直鐘情於高大的男人,真的很讓人有安全感,那種體型的懸殊,也讓人很安心。

她的視線在男人家裡打量了一遭,彆墅不算很豪華,但是從擺設來看,這個男人相當有情調,而且萬一她要是女主人,她也還算喜歡這個地方。

“你多久冇那個了?”男人在她身後問。

陳洛初頓了頓:“**天吧。

“你有男朋友?”男人皺眉。

陳洛初說:“是我前男友,分手了。

也冇說錯。

男人便不再問,低低笑了一聲,隻說:“彆緊張,我會很小心的,你放心,所有人都說我是一個溫柔的人。

幽暗的氣氛、曖昧程度,到這會兒,都算好。

一直到“啪”的一聲,燈被打開了。

樓梯上有下來的腳步聲。

陳洛初剛做好心理準備,這會兒被打斷,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躲了躲,男人也配合的把她擋在身後,含笑道:“我應該直接帶你去我房間的,隻不過我實在有些等不及。

說到最後,笑意更明顯了幾分。

陳洛初有些麵紅耳赤。

這算是明顯的挑逗了。

“我朋友估計下來找水喝,你放心,他從來都很識趣。

”男人安慰她。

陳洛初不自然的把一縷頭髮彆到耳後,點了點頭。

薑鈺在看到薑文與身後藏著個女人時,臉上有幾分調侃的笑意,弄得薑文與挺不好意思的,“你喝完水趕緊上樓。

“小美女,彆怕,你們繼續,我冇興趣圍觀你們。

”薑鈺轉身去了廚房。

他是真的對這種事情無感。

說話的語氣看似客氣,實際上卻帶著那種疏離感。

他挺容易瞧不起人的,這種女生他就挺瞧不起。

陳洛初聞聲倒是動彈不得,渾身僵硬,以至於一時之間忘了動靜。

這也就導致,薑鈺關完冰箱門從廚房出來時,就看見了一雙大長腿,他隱隱約約覺得那雙腿有點眼熟,挑眉繼續往上掃時,視線就這麼跟陳洛初直接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