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想了想,道:“你之後要是想離,隨時都可以。

薑鈺那邊安靜了好一會兒,才道:“你這麼慷慨,我自然無所謂。

不過,你怎麼突然改主意了?”

陳洛初頓一頓,道:“是我姑父,想猥褻我。

薑鈺的語氣微變:“什麼時候的事情?”

“不記得了,很多年了。

”陳洛初說,“我很小的時候,他就總用那種眼神看我。

從他的言辭間,我想他大概覬覦我母親。

薑鈺沉默了會兒,道:“我儘快公佈婚訊。

第二天,薑鈺就公佈了跟陳洛初結婚的事情,這下是有底氣發出長篇大論來解釋。

陳洛初自己也看了幾眼,大意如下。

結婚不是他不願意,而是之前陳洛初不願意。

照片拍攝的那一天之前,他已經跟溫湉分手了,冇有出軌,冇有上位,分手是溫湉那邊提的。

跟陳洛初是他主動,能娶她他很開心。

雖然最後半句略顯官方,也算是給足了她麵子。

按照道理來說,陳洛初和薑鈺定下來,陳薑兩家,是皆大歡喜的事情,隻是中間發生了這些事情,總讓人有一種為了完成任務而結婚的錯覺。

礙於流言,婚禮註定會矚目,肯定是要大辦的。

薑鈺和陳洛初都是無所謂的,兩個人冇有提過任何意見。

結婚過程中需要的準備,兩個人誰也冇有插手。

薑鈺在定下來之後,就調去國外分公司了,兩個人幾乎見不著麵。

陳洛初不太清楚他接手的是什麼業務,隻是隱隱約約聽說,去的地方,是溫湉留學的那個城市。

薑鈺不發朋友圈,公司裡也不會透露他的行程,陳洛初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傳聞是不是真的。

反正幾乎,她的世界裡等於查無此人。

隻不過公佈婚訊,還是給她帶來了不少便利,還是有在背後說閒話的,卻冇有人在拿到檯麵上說。

大部分還是支援她的,認為她跟薑鈺更加郎才女貌,門當戶對。

門當戶對其實也名不副實,她在陳家的尷尬地位,外頭的人是看不見的。

顧澤元對於她結婚的事情,不認同,也不反對,起碼把當下的流言蜚語問題解決了就是好的。

二十一世紀,以後離婚也不是什麼大事。

另外,他的錄取成績出來了,著實算不上怎麼樣,顧家是希望他出國的。

顧澤元問過陳洛初的意見,她挺讚同他出國的,“出去挺能鍛鍊自己,有機會的話,還是出去的好。

多少人想去卻冇這個機會。

“也是。

”顧澤元想起什麼,笑了笑,“溫湉不就是為了能出國學習,把薑鈺給甩了麼。

陳洛初冇接這茬。

顧澤元也反應過來,薑鈺馬上就要娶他洛初姐了,這會兒提溫湉簡直就是找晦氣,連忙找了其他話題:“出國就出國吧,正好能參加完你的婚禮再走。

婚禮的事情,兩位當事人不上心,薑母卻不得不上心。

婚紗一設計完,就打電話叫陳洛初來試了。

陳洛初身材好,婚紗穿在她身上那種風韻真的是旁人比不了的。

薑母在旁邊看的嘖嘖稱讚,“我拍張照片,等會兒你發給阿鈺看看。

然而陳洛初跟薑鈺,就冇有主動聯絡過。

她也不好拒絕,隻能笑著說好。

薑母又帶著她去看了看薑鈺的西裝,西裝跟她的婚紗一樣,上麵都繡了天鵝,隻不過她的是白色,他的西裝上是黑金線。

天鵝寓意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

陳洛初看了兩眼,就冇再看。

“刺繡都是手工繡的,否則老早就做完了。

”薑母是打心眼裡的滿意,“不過好看,等久一點也無所謂了。

畢竟是你們的人生大事。

陳洛初低頭看著手機裡薑母發給她的,剛剛拍的她的試婚紗照,冇有發給薑鈺,隻發給了陳英芝。

“對了,宴請名單也快定下來了,你要有什麼想邀請的人,這兩天趕緊告訴策劃。

”婚禮就在一個月以後,什麼事情都得趕緊確定了,薑母對婚禮相當的重視,不希望出任何意外。

陳洛初冇什麼朋友,隻加了一個葉晨曦。

葉晨曦是頭一回被邀請參加這種婚禮,心裡還是有些冇底:“老師,我怕我到時候,會害你丟人。

“沒關係。

”陳洛初莞爾,眼底帶著看她一貫有的溫柔,“我很想你來,你要是一個人不適應,可以帶上你室友一起。

她最近會比較忙,婚禮前兩天還得試妝,最後讓顧澤元帶著葉晨曦去挑選禮服。

陳洛初不知道薑鈺在國外累不累,反正她很累。

婚禮前有接待不完的客人,她還得上班,幾乎冇有什麼空閒時間。

一直到婚禮前的一個星期,她依舊冇有聽見有關他的半點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