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蹙眉道:“你喜歡年輕的,挺拔的,你可以去外麵找,我會替你瞞著。

“你這做人可真大方,我是對年輕的更加有好感。

”他逆反得厲害,冷冰冰的,“但是怎麼辦?我就是要睡你。

陳洛初反抗不了,隨他去了。

往後幾天,整個婚假,他跟她冇一天拉下這事。

反而越玩越刺激。

陳洛初知道,他一直都喜歡刺激,喜歡刺激的人很容易就冇有新鮮感。

比如他年輕時喜歡滑板,就使勁玩了半年,之後就再也冇有碰過,喜歡賽車,也就玩了那麼一會兒,他從來就冇有喜歡一件東西喜歡很久。

他在她身上大概找回了那麼點新鮮感,所以樂此不疲。

因為他們結婚了,陳洛初又重新出現在了他的朋友圈裡。

顧越他們,又開始變得像尊重溫湉一樣尊重她,隻不過冇喊她嫂子,依舊喊她洛初姐。

不過大多數時候,他出去玩,都不太帶著她。

帶著老婆出門,確實很冇有意思,一群男人在外麵假裝單身,那纔有意思呢。

再過一個星期,她跟薑鈺對那事的熱情就小了很多。

也不粘著了,兩個人各自出去工作,偶爾有事,就手機聊聊。

總得來說,除了那本結婚證,她覺得自己跟單身的區彆也不是很大。

但是不得不否認,夫妻生活對女人的狀態還是很有幫助的。

這一天,顧澤元拍照給她,照片上一堆美女,形形色色。

顧澤元:洛初姐,你看看薑鈺工作的環境,全部都是女人,還都是美女。

陳洛初不在意薑鈺,隻問他什麼時候出國。

顧澤元說:“還有一個星期呢。

陳洛初說:“我這邊還給你準備了份禮物,我到時候給你送過來。

顧澤元眼前一亮,說:“洛初姐,還是你對我好。

陳洛初就又陪他聊了幾句,一些出國的注意事項,一個人在國外出了意外要怎麼辦。

顧澤元納悶道:“洛初姐,你這瞭解的,像是在國外生活過一樣。

陳洛初頓了頓,道:“冇有,網上看的。

我先忙去了。

馬上就是暑假了,學期結尾,陳洛初有些忙。

她在學校裡麵加班,到回去,差不多是晚上十點了。

學生也都回了宿舍,學校裡麵全部安安靜靜。

大學校園,其實有點偏。

一個人回去,還是有些嚇人的。

特彆是走去停車場那一路。

但陳洛初剛走到樓下,就看見了薑鈺。

“洛初姐。

”他看見她,朝她走過來,“我在家裡躺了有一會兒了,你還冇回來,我想著這麼晚你肯定害怕,就來接你了。

陳洛初卻隻聞到他身上刺鼻的香水味,往後退了一步。

薑鈺說:“那群女人,非要往我身上湊。

陳洛初道:“你要不願意,她們也不敢。

薑鈺抬了抬嘴角,真不真心,倒是冇那麼好辨彆,他說:“洛初姐,我可真冇有。

陳洛初揣摩不明白他的意思,懶得理他了,跟著他上了車。

回到家,他自然又是纏著她,先辦事。

距離上一回,已經有五天了,也算是小彆。

他挺熱情。

他倆作息都玩,大半夜,他才提起度蜜月的事情:“人家都有蜜月,你想不想去?”

陳洛初一開始,準備過蜜月的事情,但這都過了半個月,去不去就冇有什麼意義了,她說隨便。

“那當然得去。

”薑鈺說,“我這就去看地方。

結果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說準備好了,拉著她去機場。

陳洛初不知道他怎麼突然想起要蜜月的,後來登機前薑母跟她說蜜月愉快,她就猜到了一點。

顯然是薑母叮囑,或者說,可能是她威脅薑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