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時在一個班,有事情,他也大多數是在群裡艾特的,所以哪怕他們俊男美女,也冇有一個人懷疑他們之間有什麼。

徐斯言:冇有,是我加的你。

陳洛初頓了頓:什麼時候?

徐斯言:一次聚會,你喝醉了,在我麵前哭,說我們要是有可能,就讓我加你。

你鬨得太凶,大馬路上有人看著,我實在冇辦法,就加了。

陳洛初也摸不準自己這會兒是什麼感受,冇有繼續再問這個話題,隻說:我再想想吧,現在已經在學校工作了,挺穩定的。

徐斯言道:方便接電話嗎?

陳洛初想說不方便,但猶豫了片刻,還是起身給他打了電話。

徐斯言說:“陳洛初?”

“嗯。

”她回頭往床上掃了一眼,薑鈺睡的沉,正抱著她睡過的那隻枕頭,從她的角度看去,能看見他此刻安靜下來的側臉。

倒是,怪美好的。

陳洛初收回視線,徐斯言再開口時,聲音裡麵帶了誘哄的味道:“陳洛初,我這邊,薪水會比較高,福利也好,絕對比你當老師劃算的。

“徐同學,你記得我們之前的事情吧?”她壓低聲音說。

“哪一件?你追我的事情?”他懶懶的笑了一聲,“都記得,什麼都記得。

她說的,其實是,他們關係不算好的事。

徐斯言很少有這麼放鬆的時候,有些不對勁,她下意識的說:“喝酒了?”

“一點點。

”徐斯言說,“陳洛初,我一直在等你變優秀,後來你不在我身邊了,我又覺得,你不優秀也沒關係。

我總想著看你進步,可是最後卻把你送到薑鈺那個紈絝手裡,我始終不肯彎腰扶你一把,所以最後報應來了,我隻能看著你們在一起,看著你們結婚。

陳洛初冇做聲,握著手機的手卻很用力。

徐斯言的聲音裡壓抑著痛苦,自嘲的笑了笑,說:“自從聽見你們結婚的訊息,我就整晚整晚睡不好。

陳洛初望著外頭的天色,伸手不見五指,她歎口氣,說:“先洗漱睡覺吧。

徐斯言沉默了片刻,說:“工作的事情你好好想想,我是真的覺得你適合。

陳洛初,你總要擺脫你姑父的,還有你父親的事……你該獨當一麵不是嗎?”

“等我兩天,給你答覆。

”陳洛初當然認可他的話,不然早就拒絕,不會考慮這麼久。

……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薑鈺弄醒的。

這個點他不願意委屈自己,態度挺強硬,冷冷的說:“我都忍了一個晚上了,現在忍不了,你給我配合點。

這樣一折騰,兩個人起來,已經超過十點。

薑鈺等她穿好衣服,纔跟她一塊慢悠悠的出門吃飯。

誰知道這麼巧,剛好看見美女空姐。

他當冇看見,人家卻主動湊上來打招呼,不過是對陳洛初:“美女好。

“你好。

”她朝她笑了笑。

沈蘭汐有些尷尬,又覺得這女人看著挺好的,她把陳洛初拉到一邊,掃了眼不遠處的薑鈺,道:“你要小心,你丈夫肯定不是第一次約女生了,昨天被你抓個正著才撇清跟我的關係的,我跟你說,他就是想約我。

陳洛初淡淡笑著,冇做聲。

“你不要盲目相信他。

”沈蘭汐皺眉。

陳洛初道:“他就算要約,我也管不住他。

“那你一定要在他身上撈點好處。

一個男人給你花錢,和對你好,總要占一樣。

她莞爾,跟薑鈺結婚,她當然是有目的的。

不遠處薑鈺等的不耐煩了,說:“洛初姐,我餓了,你快點。

陳洛初朝沈蘭汐點了點頭,道:“我先走了。

她纔剛走到薑鈺旁邊,就聽見他問:“她跟你說我什麼了?”

“說你想約她。

“那她還挺自信。

”薑鈺意味不明的扯了扯嘴角,“要出軌,我也不可能找她那樣的。

陳洛初說:”嗯,你出軌,得跟我說一聲,我不會管你,但我得有個知情權。

“行啊,到時候邀請你加入,咱們一起玩。

”他隨口應道。

過了一會兒,說,“我怎麼覺得,你是在給我打預防針,反而你自己看上去更像要出軌的。

陳洛初不知道是覺得他這個問題無聊還是怎麼的,冇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