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從徐斯言那裡走了以後,就去了學校。

她把其中的一部分買回來的禮物,送給了葉晨曦。

小姑娘挺開心,但是更多的是替她擔心:“姐姐,他是不是還是對你不太好?”

陳洛初卻冇有回答這個問題,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放心:“你住寢室還習不習慣?要是嫌吵,可以去我之前租的地方住,那邊現在空著,交了錢的,不住也是浪費。

葉晨曦連忙擺擺手道:“導員姐姐,那也不能讓你這麼花錢呀,你那個地段房租好貴的。

陳洛初便想了一個折中的法子:“我便宜轉租給你吧,我空著也是空著,能回點本。

葉晨曦眼前一亮,當然是感激得不行:“姐姐你真好。

薑鈺冇回來,怕家裡起疑,她是不能回去的。

陳洛初索性就替葉晨曦搬家,晚上兩個人都在陳洛初的出租屋那邊住下,她這邊能送給她的東西,基本上全部都送了。

兩個人躺在一張床上,也不會拘束,反而相當的自在。

葉晨曦是什麼苦惱都跟她說,她最近可擔心考研的事情了:“我想考法律,可是跨專業考好難的。

陳洛初好奇道:“怎麼就想著要考法律專業了?”

葉晨曦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說來也奇怪,我光是看到法律的教材,就熱淚盈眶,感覺這輩子像是要完成什麼事情一樣。

陳洛初怔了怔,說:“我爸……就走得挺冤。

有人要害他,他命懸一刻,還護著個孩子。

就是我上次跟你說的,他也是因為救一個孩子走的。

葉晨曦皺眉道:“那些壞人都怎麼樣了?”

“都活得很好。

”陳洛初的聲音小了點,似乎有些出神,“壞人們都活得很好,比大多數人活得還要好,不過,他們會付出代價的。

葉晨曦趕緊抱了抱她,像是要給她力量,說:“姐姐,你還有親人麼?”

“還有一個妹妹。

“你不是說她失蹤了麼?”

“我知道她在哪了。

”陳洛初喃喃道,“我肯定會保護好她的。

“嗯,以後那個男人要是欺負你,我也會幫你的。

”葉晨曦說,“我不會眼睜睜看著導員姐姐你被欺負的。

“好啊。

”陳洛初說,“但是我希望,你能先顧好自己。

她半天冇有聽見回覆,低頭一看,葉晨曦已經睡著了,呼吸均勻,乖巧的躺在她身側。

陳洛初情不自禁的彎起嘴角,溫柔的順著她的頭髮,心不在焉的想,我肯定會保護好你的。

……

陳洛初看微信是第二天中午的事情了。

她纔看見薑鈺發昨天進來的幾條資訊。

——去哪了?

——???

六個小時以前發的最後一句語氣好了很多:老婆,你人在哪,回去了嗎?

陳洛初掃了兩眼,想起之前他也冇有回微信,便冇有回。

下午再晚一點,薑鈺就出現在了她學校裡,手邊還有一個行李箱,顯然是剛回來就直接來了這邊。

陳洛初彼時正跟辦公室的一個男老師一起去開會,薑鈺的視線在男老師身上來回掃了好幾眼,涼涼的冷笑了一聲。

男老師幾乎是立刻尷尬道:“陳老師,那我先走了,你跟你老公自己聊。

“嗯。

”她朝男老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等到麵對薑鈺,她的表情就淡了下來,直直的想從他麵前繞過去。

薑鈺卻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的手,臉色不太好,說:“你什麼意思?把我一個人丟在國外也就算了,跟你男同事就有說有笑的,一看見我就理都不想理?”

陳洛初把手抽回來,平靜的說:“你也得在你自己身上找原因不是嗎?”

“不就是因為領帶麼,我已經重新給你買了一條了。

”他非得把陳洛初拽進角落,跟她談話。

哪裡隻是因為領帶的原因?顯然問題的主要原因在於他亂動她的東西。

陳洛初不覺得自己跟他有那麼親密,她希望他倆在某些事情上涇渭分明。

“你以後,不準再胡亂碰我的東西。

”陳洛初說,“我也得有一個自己的房間,冇有我的允許,希望你彆踏足。

薑鈺捏住她的下巴,冷冷的說:“想分房睡,你做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