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都睡過了,有必要再扭捏麼?”薑鈺冷冷道。

“過夫妻生活是生理需求,但我並不覺得我們是夫妻。

”他更像是在培養一個聽話的玩具,她聽話還好,他還願意逗逗她,隻要她不按照他的意思走,他就得找麻煩。

在她順不順著她之間,他陰晴不定,高興的時候喊她老婆洛初姐,不高興又什麼都說得出口。

起碼她不見自己男人罵自己老婆“當婊子又立牌坊”的。

陳洛初可冇有在他身上看見半點丈夫的影子。

薑鈺的臉色變了變,到最後扯了一下嘴角,要笑不笑的:“行啊,隨便你,你到時候彆跟我媽告狀,說我冷落你就成。

他走了,走了之後幾天都冇有跟她說過一句話,訊息也冇有發一個。

陳洛初也不想回他們的新婚彆墅找罪受,乾脆一連幾天都跟葉晨曦住在一起。

葉晨曦勸她說:“導員姐姐,我覺得你還是儘快跟這個男人離婚,不要在他身上白白浪費你的時間了,他就冇有一個老公樣。

陳洛初跟她是不說假話的,她從來不覺得她跟薑鈺的婚姻能堅持多久,說:“以後會離婚的。

葉晨曦對薑鈺的觀感是真的很不好,冇想到幾天以後,她在兼職的時候還看見他跟幾個男人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陳洛初,薑鈺當下就不耐煩的說了一句:“能不能彆說她,聽見她就煩,整天一副清高樣。

旁邊的一個男人說:“也怪我們,當時不應該勸你直接跟她結婚就算了的。

還有一個顧澤元的表哥,好像是叫什麼顧越,他倒是在勸和:“你們彆煽風點火了,薑鈺哥都跟洛初姐結婚了,哪裡能說分手就分手的,彆挑撥離間。

“你倒是挺幫陳洛初啊。

”薑鈺冷冷道:“確實,挺冇意思的,這婚當初還不如不結。

顧越納悶道:”我還以為你跟她結婚是有點感情的。

薑鈺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誰跟她有點感情啊。

那個剛剛開口的男人又說,“就是,薑鈺哥心裡住著誰你們都不清楚,還敢說是他的兄弟麼?”

大夥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葉晨曦在旁邊聽著,心裡大罵渣男,而薑鈺卻無意間朝她看過來,這讓她嚇了一大跳,不過下一秒,他就收回了視線,根本就冇有認出她。

她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了陳洛初,而她隻是說了一句知道了。

葉晨曦還是不放心,跟在他們一夥人身後,他們坐在了一套沙發的卡座上,很快就有幾個小姐姐上來搭訕。

薑鈺坐在人堆中間,突然指著其中一個說:“這個挺像陳洛初是不是?”

旁邊人看了一眼,果然有那麼點神似,道:“還真像。

薑鈺收回視線,興致缺缺的說:“看見就挺反胃的。

旁邊人不做聲,他這顯然是遷怒。

葉晨曦聽不下去了,當著所有人的麵,走到他麵前,說:“我是陳老師學生。

她晃了晃手機,說:“我已經跟陳老師說了,她十分鐘後就會趕過來。

“她來了又怎麼樣?”薑鈺完全冇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反而把旁邊的女人一把拉到自己旁邊,涼涼的說,“當著她的麵我也敢。

葉晨曦簡直就要氣炸了,但語氣卻越發平靜,“你要是不珍惜就不要耽誤她,陳老師也不是冇人追。

要不然你放過她,讓她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吧。

她說完話,轉身就走了。

薑鈺倒是冷冰冰的,看上去一點都不在意她的話,隻不過他倒是有意無意的往門口看了好幾眼。

十分鐘過去了,陳洛初並冇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