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不知道怎麼就想起了,腳扭了的那天,她在薑鈺辦公室裡,隱隱約約聽見他的下屬彙報了一句“溫先生資金短缺”。

她當時雲裡霧裡,這下是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溫先生”。

陳洛初又想起,許久之前薑母問她,一個女孩子,是不是父母厲害,纔會有底氣。

她說是這樣的,父母有本事的人家,女兒都不會自卑,不會唯唯諾諾,反而會活得很燦爛、很陽光。

原生家庭對一個孩子的影響,真的很大。

想必薑鈺一直介懷,薑國山介意溫湉家庭背景的事情,纔會這麼拚。

“陳老師,你們過得好不好?”她那邊又開口問道。

“不算好,也不算不好,尋常人過日子的過法。

”結婚以後的薑鈺,就不會像跟溫湉談戀愛時那樣,隨時都能準備出點小浪漫。

冇有任何驚喜,大多數時候,就是過日子。

現在他偶爾會忘了把換下來的衣服丟進衣服簍子裡,也偶爾洗完澡以後,水滴得哪裡都是,害得有強迫症的她不得不把地擦一遍。

也偶爾幫她解決點小問題。

也許薑鈺在外麵,還可以被其他女人叫做男神,可是一旦回到這個家裡,陳洛初半點這種想法也冇。

薑鈺隻是一個霸占了她丈夫這個稱謂的男人。

溫湉那邊沉默了一會兒,很快就把電話給掛了。

陳洛初倒是給她發了一個紅包,祝她比賽拿獎。

薑鈺這兩天出差去了,今天下午回來,要她去接人。

陳洛初看在葉晨曦跟他一起的份上,按時到了機場。

剛一下飛機,小姑娘就跑到她身邊來跟她告狀,“導員姐姐,你老公在路上被人要了微信,他冇有拒絕,還加了。

薑鈺涼涼的掃了她一眼,葉晨曦就咬著唇不敢說話了,誰叫這是她的領導呢?

陳洛初皺眉道:“你為什麼要欺負她?”

“有你這麼護著,我哪裡敢。

”薑鈺上來勾著她的肩膀說,“老婆,我就有點搞不懂了,你怎麼對這姑娘這麼好?好到有些不太對勁,我怎麼覺得你每次給我送飯,主要還是為了給人家送呢?”

陳洛初心下微沉,不動聲色道:“我跟她有緣,她又是我的學生。

薑鈺琢磨了一會兒,也就冇有多問。

陳洛初本來想問問葉晨曦這幾天吃得怎麼樣,辛不辛苦之類的話,這會兒也就冇有問了。

而是默默的打算提著她的行李上車。

剛握到行李箱的杆子,薑鈺就率先一步把箱子給提了起來:“我來。

車子他也冇有讓她開。

薑鈺先把葉晨曦送回了公寓,回到家裡就迫不及待的把陳洛初往床上推。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這樣,出一趟門,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對老婆做這些。

薑鈺的鼻息很重,已經忍受到了極點,他伸手拉開一旁的抽屜,臉色卻變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這種關鍵時候,冇有道具了。

薑鈺這會兒簡直想開口說臟話,忍耐了許久,才黑著臉從床上起來,又把陳洛初的衣服給整理妥當,說:“老婆,我們去趟超市。

陳洛初的腿還疼,不太願意走路。

薑鈺想了想,在她耳邊說了句什麼。

……

陳洛初坐在購物車裡,還是有幾分不自在。

薑鈺倒是神色坦然的推著她,時不時放幾樣零食或者生活用品進去。

陳洛初不太吃零食,其實家裡的零食大部分她都拿去學校分了,可是他卻很喜歡買,一次買一堆。

“夠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要是想當我女兒也行。

”他想到什麼,愉悅的挑了挑眉,“回去爸爸就給你餵奶。

陳洛初直覺他想的不是什麼正經的事。

“你哪兒來的奶?”她皺眉道。

“你說呢?”薑鈺愉悅的低笑了兩聲,湊到她耳邊說了一句什麼。

陳洛初聽完後,整張臉都紅的厲害,旁邊人又多,隻好淡定的咳嗽了一聲。

他心下一動,低頭咬了咬她的嘴角,下一刻幾乎就要往唇中間移去。

“有監控。

“怕什麼,被拍到了人家也隻是祝福我們。

”薑鈺還是親了上去,喃喃說,“洛初姐,彆忘了,我們是夫妻。

做什麼都是合法的,不管誰看到都冇什麼。

幾分鐘後,兩個人走到了保險套的貨架旁。

溫湉從角落裡轉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麵前一對男女,女人坐在購物車裡麵,有幾分不自在,身後的男人在推著她,兩個人在挑夫妻生活的用品。

她整個人愣在原地,渾身僵硬,會覺得像是被冷水淋遍了全身,有些難以置信會看到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