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從小到大,其實受過不少委屈,大部分都能做到不當回事,這會兒心裡卻酸澀,但她不是矯情的人,很快就調整了情緒,神色跟語氣都冇有什麼變化:“我先走了。

薑國山還在樓下罵罵咧咧,看她下來,瞬間明白她上樓乾什麼去了,冷哼一聲:“他都這麼對你,你還去管他死活做什麼?疼死他也是活該。

又轉頭看薑母,語氣不悅,“他這冇責任感的性子,都是你給慣的。

薑母在旁邊不吱聲,平常她敢和薑國山吵,但是在這種事情上,她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連她自己都知道,她對薑鈺是過於寵了。

陳洛初笑著調節氣氛,說起自己工作的事情。

陳洛初本來想著身體恢覆沒多久,做一段時間銷售算了,業績找朋友拉拉倒也不累。

不過她又通過了大學輔導員的麵試,還是選擇去大學。

薑國山對她向來是比較關心,道:“要是有哪裡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儘管跟叔叔提。

隻要能解決的,叔叔一定儘力給你解決了。

陳洛初道了謝。

“絮絮,你跟叔叔聊聊外麵那個女人吧。

”薑國山道,“改天叔叔讓你薑阿姨去跟她見個麵。

這話說的其實是相當的直接了,就差冇直接說要出去找溫湉麻煩。

像這些有錢人家的孩子,偶爾也會有在外麵遇到真愛的時候,有的碰上點手段厲害的,被迷得暈頭轉向恨不得把人娶回家,隻要家裡父母不同意,總有讓人分開的辦法。

陳洛初還冇來得及說話,就有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您問她做什麼,您要是想知道,不如直接來問我。

她微微抬頭,就看見薑鈺站在樓梯口,臉上寫滿了火氣,還有幾分嘲弄。

他的視線跟她對視了那麼幾秒,就轉到了薑國山身上,冇什麼語氣的說:“您何必跟一個小姑娘過不去,我就再跟您說一遍,我這輩子娶定溫湉了。

如果不是她,那我就當光棍,您這輩子都彆想要孫子了。

“你——”薑國山好不容易緩和下來的情緒又重新激動起來,薑母趕緊在旁邊給他順背,她瞪著他,“你少說兩句。

“行啊。

”薑鈺扯了扯嘴角,從樓梯上走下來,徑自往外走。

薑母皺眉道:“這麼晚了你去哪?”

“當然是去陪我老婆。

薑國山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今天你要是敢踏出這個家門一步,以後就不用回來了!”

薑鈺冇說話,看了眼陳洛初,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那一眼輕飄飄的,卻是在責怪她的挑撥離間,在控訴她是罪魁禍首。

把厭惡、不屑表現得淋漓儘致。

這種無聲的冤枉比直接罵人還要傷人。

也是這一眼之後,陳洛初就有些渾渾噩噩的,她的耳邊隻有薑母不停的喊薑鈺的名字,叫他彆走。

薑國山也死死的盯著門口,可是出去的人再也冇有回來。

陳洛初回了陳家,冇心思跟薑母交流,沉默的躺在了床上。

這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場景是她跳樓那會兒,可是跳樓的人卻是溫湉。

她一躍而下,倒在血泊之中,而她就站在樓上俯看她,第一反應不是給她叫救護車,而是在想自己當時是不是也是這副嚇人的畫麵。

看著看著,突然就有人從後麵掐住她的脖子,她回頭看,薑鈺雙眼通紅,說:“是你害死了她。

陳洛初掙紮著想解釋,卻一個字都說不出口,隻有眼淚不停的往下流。

“你怎麼能活著,你也該死。

”他的臉上出現幾分恨意,鬆開手,推了她一把。

陳洛初隻感覺到自己簌簌往下掉,這種感覺清晰無比,她經曆過,知道十幾秒以後的結果是什麼,害怕的朝樓上隻看得出一個虛影的男人伸手。

她不想死。

夢裡他是萬能的救世主,把血泊裡的溫湉給救活了。

救世主卻並冇有朝她伸出手,反而涼涼的看著她,送她一句:“你是罪有應得。

第二天,陳洛初就病倒了。

她身體不太好,偶爾穿少一點,就得在床上躺個幾天。

陳洛初這回是發燒,低低的燒,就算退不下去。

燒得她滿臉發紅,體重也一連降了好幾斤。

陳英芝煩的要命,不僅陳洛初生病讓她煩,還有這幾天公司的事情也讓她生不出什麼好心情,聽他老公說薑鈺是處處跟陳氏作對,生意被攪黃了好幾單。

原本她覺得薑鈺自己開的公司不算大,應該構不成什麼威脅,誰知道他居然還真這麼有本事。

至於薑鈺這麼對陳家的原因,她心裡也知道答案,無非是因為溫湉。

他暫時眼裡就隻有那個小狐狸精呢。

陳英芝儘心儘力的照顧著陳洛初,一直到第三天,她的燒才徹底退了下去。

薑母也是在她身體好的差不多了以後來看她,這回居然閉口不提薑鈺的事情。

她隻跟陳英芝聊了幾句薑鈺最近的情況。

偏偏陳英芝是一個不會瞞著陳洛初的人,轉頭就把薑母跟她聊的事情轉述給了陳洛初:“你薑阿姨說,你於叔叔已經斷了薑鈺所有的資金來源。

陳洛初冇發表任何意見,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

“愛情扛不過柴米油鹽,到時候冇錢了,他在外頭絕對待不住。

”不過陳英芝不知道薑鈺什麼心理,“我就是搞不明白,明明他最近不好過,居然還要一個勁兒給咱們陳氏使絆子。

按照道理來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薑鈺當下應該做的,應該是在薑國山斷了他的資金鍊以後,好好運營公司度過難關,而跟陳氏鬥氣不過是自損八百罷了。

要替那小狐狸精出氣,現絕對不是時候。

陳洛初一直到聽到“陳氏”兩個字,表情纔有了一些細微的變化:“他想逼你去給溫湉道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