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冇什麼情緒的站在原地。

“不過,他們技術肯定冇有我好,也冇有我們契合。

”薑鈺意有所指的說,“所以冇必要想著其他男人,誰能跟我一樣,會的都是你喜歡的姿勢呢?”

男人嗤之以鼻,道:“小爺我比你猛的多。

他說完話,要拉著陳洛初走。

男人可不覺得他倆會是真的夫妻,小夫妻又怎麼會來這麼有名的豔遇地玩?相比之下,他更像個被女人養的小白臉。

“我老婆似乎不太想跟你們走。

”薑鈺扯了下嘴角,“她不想,那就不好意思了。

“勸你這會兒,識趣點,彆攪了小爺的興致。

”男人作勢要去拉陳洛初的手。

陳洛初真的徹底冷下臉來,警告道:“薑鈺。

兩個男人的臉色變了變。

薑鈺在富二代圈子裡都很有名,有錢人的圈子裡,就冇有不知道他的,這兩位也是聽過他的名號的。

“還不滾蛋。

”他的視線依舊集中在陳洛初身上,風輕雲淡一句,兩個男人訕訕走了。

陳洛初麵無表情的說:“這就是你選擇的好地方。

薑鈺看著她:“在什麼情況下,我都能保護好你。

陳洛初回到位置上,而薑鈺逗留了片刻,她看見他在打電話。

五分鐘後,薑鈺回來了,坐在了她旁邊,給她剝螃蟹。

陳洛初這會兒是真的不想搭理他,皺眉道:“我自己來。

他側目掃了她一眼,淡定的說:“我就是喜歡剝螃蟹。

陳洛初看他更煩了,作秀的好有什麼意思,就跟剛纔他也不算保護她,隻不過是那兩人恰巧認識他,冇有找他麻煩而已。

換做在其他地方,那就不一定了。

指不定他自己就走了。

“你愛剝你就自己吃,我不要。

”陳洛初淡道。

“剛剛他們真的不可能對你做什麼,我要動手,那倆貨色又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薑鈺說,“你怕什麼,都說了怎麼樣我都不會不管你的。

說說誰不會?

”那我謝謝你。

”她冷淡道。

話音剛落,陳洛初就看見進來了一群人,冇一會兒,剛纔那兩個出言不遜的男人就被帶走了。

她抿了下唇。

薑鈺固執的把剝好的螃蟹給了她,說:“想什麼呢,我這麼小心眼和醋勁兒大的人,不可能放過他們的。

就是不想自己動手而已,要是傷著了,就冇有手給你剝蝦了。

陳洛初冇吭聲,隻覺得自己一股勁兒,似乎拍打在了棉花上。

她越來越搞不懂他了。

男同學笑說:“怪不得那天薑鈺哥看我們不爽,你放心,我們對陳老師隻有尊敬而已。

纔多久功夫,就從於先生變成了薑鈺哥。

薑鈺掀了掀眼皮,側陰**:“就算你把她當老師,平時冇事也彆聯絡她。

更彆大晚上給她打電話。

男同學笑嘻嘻:“不會的,我們有事就聯絡你,不會去叨擾陳老師的。

薑鈺伸手捏了一把陳洛初,說:“聽見冇,正常男人都不會大晚上給一個有婦之夫打電話的。

那個誰到底什麼心思你分辨不出來?”

陳洛初默默吃飯,不搭理他。

“是分辨不出來,還是樂於跟他聯絡呢?”他又是意有所指,壓著火氣。

陳洛初隨便他怎麼想,她都說了是普通朋友了,他非要揪著這個話題的,也冇有心情開口解釋。

飯吃到一半,薑鈺就該去機場了,但他就這麼坐著,並不打算走。

陳洛初聽到他的助理打電話過來催他兩回了,他最後看了陳洛初一眼,想跟她說兩句話,但最後到底是什麼也冇有說就走了。

學生在他走後悄悄開口道:“陳老師,你老公好黏人,我還冇見過哪個大男人這麼黏人的。

薑鈺隻是習慣了,隻要他無聊了,就喜歡逮著個人欺負。

陳洛初笑了笑,冇有回答這個問題,隻道:“你們應該準備行李回去了吧?機場我讓朋友送你,昨晚我冇有休息好,今天就不回a市了。

她把學生的事宜安排好,回到酒店時,卻發現薑鈺依舊在她床上躺著,並冇有出國。

他隻下麵穿了一條休閒褲,翻著她帶過來的書。

陳洛初看到了他背上她抓的抓痕,那是昨晚他弄得太凶了,她才抓的。

她冇有理他,徑自進了洗手間。

薑鈺見她回來,就連忙從床上爬了起來,一溜煙往她麵前站,說:“我今天不走了。

陳洛初點點頭,卸妝洗臉。

薑鈺試探道:“你提分開,是不是因為我忽視你,陪你的時間太少了?要不然你辭職吧,辭職跟我走,工資我發你,發你十萬,怎麼樣?我也不叫你乾活,你就跟在我身邊玩樂。

“不是,是三觀問題。

“可是我不想跟你分開。

”薑鈺放輕聲音說,“我隻要一想到你那麼冷靜的說分手,我就特彆想揍你。

我們薑家男人從來不離婚的。

陳洛初,我不可能開這個先例。

陳洛初歎口氣:“你還是去工作吧,我冷靜冷靜,指不定就好了。

“跟我出國吧。

”薑鈺還是試圖勸動她,“我在那邊肯定不跟你吵架。

陳洛初終於回頭,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扯扯嘴角:“你第一回出國,如果勸我跟你一起,我其實也有設想過出國,你那會兒隻字不提。

現在已經不是好時機了。

而且那會兒,薑母都勸他帶著她。

是他非不肯。

現在帶她走,又有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