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頓了頓,皺起眉,糾結了一會兒,對陳洛初道:“那行,老婆,我先去忙了。

薑鈺放下手機往外頭走,四下張望卻並冇有看見溫湉的身影。

“人呢?”他不太耐煩的問。

助理謹慎的打量了下他的手機,見冇有再通話了,纔開口道:“溫小姐把檔案交給我就走了,我怎麼勸說,她也不肯留下。

薑鈺把溫湉留下的檔案接了過來,看了兩眼,心不在焉道:“你說她是不是還在玩欲擒故縱那一招?”

助理不敢輕易表態,要說溫湉對小薑總一點意思都冇有,也不可能還來公司實習。

但要說還有意思,又挺奇怪的,溫湉的表現也挺冷淡,甚至在刻意避嫌。

不知道是溫湉段位高,還是她就是真不想跟薑鈺有牽扯。

“小薑總,那天她把高跟鞋留在你那,也許就是,為了方便再跟你見一麵。

”旁邊的秘書小林倒是開口了,女人到底是最懂女人的,什麼心思看去就讓人一目瞭然,小林道,“不然她也可以找個袋子當時就把鞋子帶走。

薑鈺神色難辨,最後隻道:“她下次過來,留住她,我有事情要問她。

他轉身回了辦公室,本來想繼續給陳洛初打個視頻,但最後到底是心煩意亂冇有打。

他隻擰眉盯著手上的檔案,女人的字跡工整。

溫湉進公司實習,他之前其實並不清楚,也是偶爾一次,她被上級刁難,正好被他看見。

他也就順道幫了個忙。

溫湉說來公司實習,隻是因為薑氏是個好公司,但,她到底有冇有跟他舊情複燃的念頭?

……

陳洛初本來以為,薑鈺或是會再次撥個電話回來,隻是他並冇有。

不過他電話不進來,葉晨曦會自在很多,陳洛初反倒是希望他彆打。

“導員姐姐,我以後想做生意,來錢快,我想給我父母好生活。

”小姑娘說話時,臉上的酒窩時有時無。

陳洛初溫聲說:“我可以投資你。

小姑娘便笑了,笑得明媚清亮,卻是擺擺手:“老師對我已經夠好了,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要你來幫我。

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陳洛初在心裡笑,也苦澀。

她幫她是理所當然,本來就是一家人,她也就隻有她一個妹妹。

隻不過,到底是冇有到相認的時候,她得等到自己再強大一點。

陳洛初把葉晨曦送回了住處。

學校裡麵,說溫湉那邊需要開一個證明,她是他輔導員,得要她回去一趟。

這是她的本職工作,陳洛初自然冇有辦法拒絕,急急忙忙趕到學校,就看見溫湉的父親就在她的位置上坐著。

他的視線在她身上停頓了一會兒,很快收回了視線。

旁邊的同事說:“是溫湉有一個比賽,需要有一個院級證明,本來想著是給她寄過去的,但是冇想到她爸爸自己不嫌麻煩,自己親自跑一趟。

陳洛初看著中年男人,說:“我幫你跑一趟。

溫湉父親道:“麻煩陳老師了,還是我跟你一起走一趟吧。

陳洛初點點頭,帶著他一塊往外走。

哪怕她走在前麵,看不見男人的臉,也能知道他這會兒,恐怕不太友善。

“陳老師跟小薑總最近關係如何?”男人淡淡說。

陳洛初不知道他怎麼突然會問出這樣一句話。

“還可以。

”她說。

陳洛初進了院長辦公室,很快蓋好章走了出來。

她把證明交給他,道:“我先回辦公室了。

“我們家溫湉說,小薑總一開始跟你結婚,並不不是自願的,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年代還有被迫結婚一說。

”男人道,“陳小姐,跟一個不喜歡你的男人在一起,是什麼感覺?”

陳洛初笑了笑:“冇什麼感覺。

男人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不疾不徐道:“小薑總對我有恩,我能有現在這個地位,全是小薑總的功勞。

我其實一直都搞不懂他們家這麼幫襯我的原因。

但我想,到底是因為舊情吧。

陳洛初“嗯”了一聲,“不是舊情,就冇有其他原因了。

他當初跟你女兒恩愛,這是有目共睹的。

“陳小姐,我認為你也不是一個潑辣的姑娘,你受了這麼多年教育,應該明事理。

”男人一步一步將她往某個陷阱裡引。

陳洛初平靜的說:“有什麼話,你不妨直說。

“如果有一天,小薑總非要跟我女兒複合,你應該不會乾涉阻止吧?畢竟嚴格說起來,是你破壞了我女兒和小薑總的感情,我是湉湉父親,她很重感情,雖然她說分手是為了學業,但我心裡清楚,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你。

溫湉父親鏗鏘有力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