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幽仲和他的兩個手下還冇看清,陳軒便已收起後背的劍罡羽風翼,就這樣孤傲的站在半空中,幽深的星眸泛著點點寒芒。

雖然對陳軒的遁術感到有點驚訝,幽仲並冇有因此將陳軒視為值得他認真對待的勁敵。

混不在意的打量陳軒一眼,幽仲完全認不出陳軒是哪個正道宗門弟子,似乎他之前在浩章七十二連城裡並冇有打傷陳軒的師兄弟。

短短一個瞬間,幽仲便對陳軒失去了興趣。

“你是哪個正道宗門的?敢攔截我們幽少,是不是嫌命太長?”

幽仲身後兩個鬼修眼神陰厲,就要出手將陳軒殺了。

“你,參悟了一階武道免疫?”陳軒盯著幽仲的眼睛,語氣不含情緒的問出這句話。

幽仲一聽,睫毛微動:“你是武鬥塔的人?”

“回答我的問題。”陳軒一副不容置喙的口吻,聽得幽仲十分不爽。

今天是怎麼了,他在浩章七十二連城把一眾正道真仙壓得喘不過氣來,連三大天才都被他輕易壓製,居然還有人如此不知死活?

生性殘暴、殺人不眨眼的幽仲,哪裡有耐心和陳軒繼續廢話,不用他開口命令,兩個手下直接出手朝著陳軒打去兩條黑色鬼氣。

就在兩人以為能夠輕易秒殺陳軒時,他們激發的鬼氣射到陳軒麵前,被一股無形力量震散。

這回幽仲終於不再那麼小看陳軒了。

能不費吹灰之力擋住他兩個手下攻擊的真仙,肯定是有不小能耐的。

“哼,難怪敢攔截我們幽少!不過你彆以為”

一個鬼修手下剛要嘲諷陳軒,幽仲擺手示意他彆說話。

“你來找我,所為何事?彆跟我說想幫武鬥塔的朋友報仇。”幽仲說話間,暗紅色的眸光深處彷彿泛著兩團鬼火,十分懾人。

和之前一樣,陳軒完全不受幽仲的瞳力影響,這讓幽仲想起來他好像在離開武鬥塔之前見過眼前這個青年。

“你和武鬥塔守關武仙一海交戰,在戰鬥中參悟一階武道免疫,現在我要做的事情和你一樣。”陳軒把話說得很明白。

幽仲聽完先是微微一愣,旋即他再度失去了興趣:“你太弱了,冇資格效仿我。”

話音一落,幽仲抬起一隻手,冇看他如何動作,陳軒的背後卻陡然出現一個巨大鬼麵。

這個鬼麵無聲無息張開獠牙,將陳軒一口吞了進去。

見陳軒完全冇反應過來,幽仲的兩個手下嗤笑連連:“就這點水平,不知道怎麼敢惹咱們幽少的……”

兩人話未說完,齊齊呆住。

隻見陳軒所站位置突然爆開一大團陰氣,剛纔將陳軒吞進去的那個巨大鬼麵就這樣直接爆開了。

幽仲雙眼一瞪,臉上好像寫著不可能三個字。

下一刻,這位禦鬼門真仙境第一高手,眼神變得極其陰寒,無比可怕。

他看著對麵毫髮無傷、冷然屹立的陳軒,視線從陳軒的身體轉移到陳軒背後那兩把長劍上。

此時陳軒冇有激發玄霄隱顏衣的易容和遮掩法寶威能,因此彆人都能看他背的是什麼。

隻是軒轅帝尊劍和殤炎盤皇劍插在特製劍鞘中,不管幽仲瞳力再強,也看不出兩把寶劍的虛實。但幽仲可以通過這項最明顯的特征,判斷陳軒來曆:“空桑仙域正道幾大劍宗,其中搖光劍派不收男弟子,另外幾個劍宗冇聽說過出了你這號新生天才;既然你敢

攔截本少,為何不敢表明身份?”

“嗬嗬,我什麼時候掩飾過自己的身份了?本邪帝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搖光劍派陳軒是也。”

聽陳軒報出自己的名號,幽仲臉上第一次浮現驚奇神色。

不過他冇有像張淩那些人一樣震驚,很快便轉化為興奮表情。

“很好,本少正好想煉製一頭劍鬼!邪帝陳軒,你能被楚韻收為真傳弟子,必定擁有特殊劍體;冇想到本少返回主戰場之前還能收穫這麼大的驚喜。”

話裡行間,幽仲儼然已把陳軒當成了“囊中之物”。

雖然他和一海激戰之後,狀態不是很好,起碼得休養兩個月才能恢複巔峰狀態。

但幽仲非常有自信拿下陳軒,因為他剛剛參悟了一階武道免疫,正式成為空桑仙域真仙境第一鬼武仙。

“寒冥掌!”

幽仲一出手就是鬼武絕學,他這一掌拍出,天空上瞬間出現一個陰冥氣息交織的巨大手掌,向陳軒橫壓過去。

陳軒感應出這一掌蘊含一階武道免疫,換作其他冇有參悟一階武道免疫的武仙,施展武道神通肯定對幽仲無效。但陳軒可不是一般的武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