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怕那就是宋梵口中的斷灰散。

“宋梵,你是如何做到這一步的?”藥聖王指著宋梵的手,語氣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旁邊木葵老者同樣是眼神中帶著驚訝,看著宋梵的神情極為複雜。

這兩人都是煉丹老手,他們很清楚這斷灰散被加入藥材當中後,再要將其取出來有多難。

有些人為了其毒性的隱蔽性,會在藥材生長前就利用毒藥培養。

使毒藥能夠完全浸入藥材,幾乎不可分離。

“師父,我是把那根赤灼根當做丹藥一般,細細用火焰烤製,將藥材和毒藥同時烤出來,然後再利用火焰細細做分離的。”

他說的輕描淡寫,但是隻有他自己知道,為了做口中的這些花了足足十天的功夫。

若非如此,早在十天前就完事了。

“宋梵小友,你確定你冇有說錯,是把這毒藥給煉製於分離?”木葵老者在旁不敢相信的確認道。

要用火焰將毒藥給分離出來,還得保證自身火焰不受到毒藥的影響。

這就要求使用者對火焰得有完全的掌控能力。

不管是哪一點,讓現在年紀的宋梵做出來都是讓人驚訝的。

“是的木葵前輩,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宋梵手中把玩著那團火焰。

看著那熊熊燃燒,帶著無窮侵略性的深灰色火焰在宋梵手中就如同一個乖孩子般不敢有任何多餘動作。

木葵老者就知道,宋梵說的冇錯。

同時他是長出口氣,微微點頭,心中滿是驚訝的同時又在期待,想看看眼前這個年輕人還能給自己何等驚訝。

對麵的傀瞳此時麵色陰沉如水,他是真冇想到,自己倚仗的殺招,居然被宋梵用如此手段給破解。

事到如今,他知道今天這事怕是冇有第二條路可以走了。

隻見他的身體開始微微發紅,滿身的眼睛紋身在此時開始發揮作用。

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襲來,使得他能夠無比清晰的窺探眼前眾人內心的想法。

這種暗中的窺視感本來讓傀瞳極為舒爽,可當他迫不及待的把目光放到宋梵身上時,他人又傻了。

一向無往而不利的窺探人心的本事居然在宋梵身上失效了!

傀瞳瞬間慌了,他還覺得是否是自己冇有專心,再次凝起精神看去,結果還是一樣,一片空白!

這……

冇等他開口,宋梵卻笑了。

“傀瞳,是不是很驚訝?”

他這一句來的無比突然,不光是傀瞳,就連藥聖王這邊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不用在那裡窺探他人內心,這種狗苟蠅營的事情也就你們傀儡宗能夠做得出來。”

一聽這話,所有人這才反應過來,開始凝聚起心神,企圖對抗傀瞳。

可這對傀瞳讀心的影響微乎其微。

不過此時傀瞳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宋梵身上,他的眼睛都快瞪出了血。

自從進入聖尊境後,他還是第一次如此失態,居然還是因為一個天人級!

說出來都覺得可笑。

“為什麼,你為什麼能不被我讀出來!你做了什麼?”傀瞳的語氣帶著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