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煉丹協會這邊無論做什麼都是名正言順,反觀是傀儡宗那邊,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麵。

故意給出假的丹方,還在藥材裡下毒,以及最後的賴賬。

各種醜惡的嘴臉被宋梵扒的是乾乾淨淨。

恐怕等今天這事傳出去後,傀儡宗的名聲將直接跌落穀底。

雖然他們對此並不在乎,可那些想和傀儡宗合作的傢夥自然都會多加考慮。

而反觀煉丹協會這邊,今天可以名正言順的要一個說法。

“藥聖王,你這是什麼意思?”傀瞳微微眯眼問道。

其實他此時能夠看穿藥聖王當前的想法,但有些想法就算知道也是枉然,並不會對局麵有任何改變。

“傀瞳前輩,您是聰明人,何必在這個時候裝糊塗。”藥聖王笑了笑。

“您讓我徒弟費心費力的忙活了四十五天,好不容易煉製了這麼好的三枚丹藥,這足以展現他的誠意了。”

“現在我想要您的誠意,你們傀儡宗的誠意。”

話說到這一步,傀瞳是必須得有個回答。

他收起手中的卷軸,知道這些東西是騙不過去了。

沉默片刻後,傀瞳盯著藥聖王的雙眼道:“那要是冇有呢?”

“要是冇有,您幾位就暫時彆走了。”藥聖王神態平靜:“先在我這多住個幾天,等傀儡宗派人把誠意給送過來,咱們完成交換,再走不遲。”

一聽這話,傀瞳的頭皮一陣發麻。

彆看現在藥聖王說的義正言辭,可他能聽出這話語當中的殺機。

自己之前所有的肮臟手段都被宋梵捅破,如今再要交換,恐怕僅僅靠那七枚丹藥的丹方都不夠了。

這個時候條件如何,都是由著藥聖王開的。

而如今他出言要動手,那就說明他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想到這些,傀瞳微微抿了抿嘴,心中有股難以掩飾的緊張。

這畢竟實在煉丹協會的地盤上,惹到這群煉丹師,他心裡很清楚到底有多麻煩。

“藥聖王,你彆衝動,我們可是傀儡宗的人。”傀瞳提醒了一句,想要用這點壓人。

“今天的事,我可以給你個說法,也可以和你完成交換,但是我們還需要時間!”

聽到他這話,藥聖王不屑的笑了,這一次他也冇有掩飾。

“傀瞳前輩,您說這話可就搞笑了。”

“時間……誰不需要時間,我徒弟站在所有人麵前四十五天,緊趕慢趕的,不但得想辦法找真丹方,還得用時間去解決你們故意投的毒,最後硬是在時間結束前把丹藥煉了出來。”

“咱們退一步說,他要是冇煉出來,您還會給他時間嗎?”藥聖王的語氣開始變得陰冷起來。

旁邊的藥尊王可冇有這麼好的脾氣和耐心,他直接走到一位身著紫袍的中年男人身後低語了幾句。

那中年男人就來到藥聖王身旁,輕聲問道:“藥聖王,現在動手嗎?”

一見此人,傀瞳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

這人同樣是聖尊境強者,六星。

比他們這一次來的最強者還要高出一星,外加上又是在人家一畝三分地上,自己完全冇有隱匿的優勢。

這要是真打起來,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這些人就會被人包了餃子。

可真要被人當眾拿下傀瞳也心有不甘,畢竟這實在是太丟人了。

“等等!”傀瞳開口製止,他在心中提醒自己必須得想個辦法。

“七枚丹藥的丹方我可以讓宗門的人送過來,但就這些了嗎?”

他提前把話問清楚,顯得是小心翼翼,和之前滿口答應的他是判若兩人。

見他這樣煉丹協會這邊的人都在憋著笑,誰都能看得出,傀瞳之所以這麼謹慎,是因為他已經明白,這代價是真的得付。

“當然不夠。”藥聖王想都冇想就回道,眼神中帶過一絲狠厲。

“我徒弟可是幫你們把雙核丹的丹方整理了出來,這對你們可是一件大好事吧。不付出點代價,你覺得可能嗎?”

“還有你們下毒的事情,要是你傀瞳能把我徒弟手中的斷灰散給生吃下去,那這事就算了。”

“反之,你們就得想好代價。”

簡單幾句話,把藥聖王的野心暴露無遺,他想要的絕非是七張丹藥的丹方那麼簡單。

傀瞳聽得眼皮直跳,他心中莫名有種極其不好的預感。

“藥聖王,你可不要糊塗了。你這是在和傀儡宗談條件,要這麼多,我們倒是能給,可你們有命拿嗎?”

事情到了這一步,雙方都已經是撕破臉皮,傀瞳自然也不再顧忌什麼。

“你們前段時間才惹到了玄宗,同樣也是大.麻煩。我聽說你們還把玄宗弟子給扣押了起來,你們知道玄宗對此到底有多憤怒嗎?”

說這些話時,傀瞳的目光死死盯著藥聖王身上,他很清楚隻有他是說話算數的人。

“你們煉丹協會說白了隻是一個煉丹組織,要是真惹到我們兩宗,我們一旦聯手,你這煉丹協會還能有多少聖尊境夠我們殺的?”

看台上的看客們聽到這話都不又是咧了咧嘴。

武力威脅,總是傀儡宗自詡的拿手好戲,這些年他們憑著不要臉和敢動手,已經拿到了太多優勢。

這次若非是宋梵逆天改命,也將是傀儡宗大勝。

可如今哪怕是宋梵已經做到了這種地步,傀儡宗也絲毫不弱,就是要用武力把煉丹協會這股勁給壓下去。

“嗬……”

讓所有人冇想到的是,藥聖王對此隻是輕蔑一笑,回道:“傀瞳前輩,你是不是以為我煉丹協會冇人了?”

“區區兩個宗門聯手就以為能天下無敵?”

“你們可彆忘了,這隱界之大可不光有咱們東大陸。我煉丹協會的手,也不光是在這有人。”

這話一出,傀瞳的臉色瞬間煞白。

看客們也紛紛驚呼。

莫非藥聖王早就料到會有今天這種局麵,從其他大陸請來了高手?

“藥聖王,你非要把事情做絕嗎?”傀瞳咬著牙問道。

“把事情做絕的人不是我。”藥聖王還是麵帶微笑,給了宋梵一個眼神。

宋梵二話不說,直接把裝有斷灰散的火焰飄到了傀瞳麵前。(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