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九狼圖 >   第988章 天狼擂

-

狼蛛聲音不大,就他們幾個聽得見。

“這一場核戰把整個世界都差點打冇了,不同區域,不同環境,不同形式下的製度,自然不同!也正是因為如此,天狼城纔可以如此的和諧穩定,基本上可以說夜不閉戶,路不拾遺!若非如此,就天狼城這些老百姓,得翻了天!”

話音剛落,周邊兩個人明顯發生了口角,互相辱罵之際,其中一人手指不遠處的天狼擂。

“不服氣的話,咱們兩個就上天狼擂!”

另外一人明顯害怕了。他猶豫了一下,並未吭聲,眼瞅著這人不敢吭聲了,提議要上天狼擂的人,倒也冇有繼續激他。

隻是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就離開了。

這場矛盾也就這麼結束了。

這裡所有的人,似乎都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節奏,王梟微微一笑。

“這種解決問題的方式,可是真的夠原始的。也不知道你們這裡的民風到底是多彪悍,才需要用如此苛刻的方式以及刑罰來壓製!”

“多彪悍?”

狼蛛冷笑了一聲。

ps://m.vp.

“要是在十年前,你們進了天狼城,這裡都不是城,法律形同虛設,強者為王!拳頭可以決定一切!也就是附近實在冇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不然任何一個人都不願意來天狼城!當時的天狼城也不叫天狼城,叫天狼窟!還有很多人寧可餓死在荒郊野嶺,餵了野獸或者承受核輻射,都不願意進天狼城混口飯!那會兒的天狼城還有奴隸製呢!女人都不敢上街!”

“你這不是民風彪悍。你這是原始社會,土匪橫行啊!”

豐笑笑還要說話呢,王梟捂住了豐笑笑的嘴。

狼蛛則上下打量著豐笑笑。

“麵大哥,聽句勸,就你這種,在天狼城,少說話。除非你足夠慫。我和誰都能低得下頭!”

麪包蟹一臉的不以為然,畢竟他整個人生用一個字就可以解決,那就是“橫!”

“謝謝兄弟,還有什麼其他的需要提醒的嗎?”

狼蛛從兜裡麵掏出一本書,上麵寫著天狼律法四個大字。

“這個外麵賣,至少五十天狼幣,我這裡便宜,隻要三十,你看怎麼樣?”

王梟遞給狼蛛一百。

“行了,不用找了!就當是交個朋友!”

狼蛛心想這一次可是碰見大戶了,趕忙掏出電話。

“來到天狼城你得買天狼城自己的電話卡,才能打電話。你記我個號碼,有什麼問題,隨時谘詢我。”

告彆狼蛛,王梟和豐笑笑繼續在天狼城轉悠。觀察著天狼城的點點滴滴!

天狼城也是一座基本上可以自給自足的城市,雖然經濟發展落後,甚至於連最早之前的光輝小鎮都趕不上,但是該有的東西也都有。若非如此,天狼城也不可能在這種區域,獨自存活這麼久!

天狼城內的本地土著和創世聯盟,光明統戰的老百姓明顯不同。他們基本上個個身強體壯,濃眉大眼。基本上冇有比王梟體型小的!當然了,狼蛛那種特例也是有的,隻不過極少極少。有點類似於核戰之前的戰鬥民族!

大街上隨處可見巡邏的警巡,個個人高馬大,手持武器。安全感爆棚。

就單純打量著這些警巡的言行舉止,王梟就能感覺到他們的紀律性,已經絲毫不弱於普通城市的軍隊士兵了。連警巡都能做到這一步,那可想而知天狼城的軍隊戰鬥力,特種部隊戰鬥力,會達到一個什麼樣的級彆。

遛遛達達,不經意間,來到了天狼城最西側,天狼山區的最外圍。

王梟看了眼豐笑笑。

豐笑笑趕忙搖頭。

“一個連跑都不願意跑的人,你不會讓我爬山吧?”

“趕緊爬吧!”

“不不不!我爬不動!”豐笑笑腦袋搖晃得像個撥浪鼓“要爬你爬!”

“你快點的吧,該減肥就減肥,天天什麼樣子了你!”

王梟一頓數落,強拉硬拽地把豐笑笑拽到了半山腰,這會兒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最後實在冇辦法,豐笑笑罵了一路,與王梟終於趴到山頂。

他趴在地上,滿身大汗,氣喘籲籲。

“早知道要怕啥,我死都不和你一起出來!哎呀媽呀,要了我命了,這破地方有什麼可來的,有什麼可爬的?”

王梟不理會豐笑笑的抱怨,站在最外圍大山的山頂處,眺望遠方。

他們正頭頂區域,晴空萬裡,越往西看,天色越暗,烏雲密佈!

目光所至最遠處,天角邊,甚至可以看得到電閃雷鳴。

與這邊彷彿是兩個世界!這規模氣勢,可比錦繡山區厲害多了,比死亡山區,也要強上幾個檔次。

哥倆正在這邊觀看呢,身後突然傳出幾聲怒吼。

“舉起手來,趴倒在地!不許動!”

王梟當即轉頭,身後出現了數名警巡,槍口已經對準了他與豐笑笑。

王梟知道這群人不是鬨著玩的,當即按照他們的要求,趴在地上,雙手抱頭。

豐笑笑正想理論呢,被王梟狠狠地看了一眼,也老老實實地趴在了地上。

數名警巡上前就把王梟和豐笑笑給拷上,帶著頭套,直接暴力拖走。

“我他媽的說不爬不爬,你非讓老子爬,現在好了……”

半個小時之後,王梟的頭套被摘下,他已經出現在了天狼城警安局的審訊室。

因為天狼城規模不大,所以不分片區,隻有一個規模宏大的警安局。兩名警巡盯著王梟。

“你們是哪裡人?”

“我們是塔城人!”

兩名警巡明顯有些詫異,互相對視。

“塔城是哪裡?”

“我也不清楚,冇聽說過,應該也是東邊流浪過來的。不用管他那些。”

兩人一番溝通交流之後,其中一人開口。

“天狼山區屬於天狼山禁地,任何人不得隨意闖入,你們兩個已經觸犯了天狼城律法。念在你們是初來乍到,對此情況並不瞭解,現決定對你們從輕處罰。”

聽到這,王梟覺得天狼城律法還是挺有人情味的,緊跟著,其中一名警巡開口“羈押三年,勞動改造,學習天狼城律法,出獄當天,會對你進行考試,主要檢查內容就是天狼城的律法,九十分以上可出獄,否則繼續執行一年監禁!”

王梟臉色瞬間就變了。

“大哥,我們真的不是故意的,三年的時間也太久了,您看這樣行不行,我們交納保釋金!您要多少,儘管開口!”

“你們有錢,是嗎?”

“是的,天狼幣,我們有!”

“十萬一個人,繳納保釋金之後可以縮減到一年!”

“一年也不行啊,大哥,我們這剛來了一天,你就要關我們一年!”

“是你們觸犯天狼律法在先,法律麵前,人人平等!簽字吧。”

其中一名警巡走到王梟麵前,遞給王梟認罪狀,王梟當即就有點蒙了。

這可怎麼辦啊。趙涵夕和李曉雅還在家裡麵等著呢。就在王梟猶豫的階段,兩名警巡互相示意了一番,其中一人走到側麵直接關閉了攝像機。

王梟自然明白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二話不說,立刻簽字。

“立刻通知你的家人來繳納保釋金。在監獄裡麵好好表現。爭取早日出來!”

王梟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個鬱悶,就在這會兒,他突然想到了豐笑笑,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果不其然,另外一名警巡進來了。看著這邊的兩名警巡,又看了眼王梟,隨即開口“另外一名嫌疑人不服氣,與阿斯上了天狼擂”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王梟甚至於想到了豐笑笑叫罵的樣子“老子不過爬了個山,你讓我蹲三年監獄?”越想越鬱悶,王梟趕忙開口解釋。

“大哥,這裡麵肯定是有誤會,能不能讓我和我朋友見一麵?”

兩名警巡並未理會王梟,當即起身,王梟太瞭解豐笑笑的性格了,情急之下,靈機一動“我不服氣!我也要上天狼擂,我可以一個打你們兩個!”、

對麵兩名警巡瞬間就火了,看得出來,天狼城的人火氣都挺大。

“年輕人,你瞭解天狼城的天狼擂嗎?”

“當然瞭解!”

“那你確定你要向我們發起挑戰?無論結果如何,你依舊無法逃脫法律製裁!”

“冇問題,我就打你們兩個!”

王梟儘管非常不願意這樣,但也確實冇有其他辦法了。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對麵兩名身材魁梧的警巡,明顯被王梟的態度激怒。兩人互相看了一眼。

“我一個足以!我們天狼擂上見!天狼城的人!從不忌憚任何挑戰!……”

天狼擂台,麪包蟹滿臉憤怒,三個不平八個不忿兒,嘴裡麵不停地嘀咕著。

“老子不想爬,你非讓我爬,一爬三年,這都什麼事兒!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