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緣盜唯一一艘大型星舟的首領艙室當中,商夏正在入定整理前段時間在虛空亂流之中的閉關所得,之後便是整理從那隨緣盜首領那裡得來的關於元興界的訊息。

說來前番商夏潛入元興界原本最直接的一個原因是追蹤辰朝的那位觀星師,並找出辰朝可能建造的觀星台並將之毀去,以絕去對方想要找出觀天域、靈豐界的後患。

可惜後來事機連番變化,縱使商夏也被牽扯其中身不由己,最後縱然給元興界造成了極大的破壞,可他也不得不在裕棠上人的追殺下遁入虛空亂流,辰朝的那位觀星師以及可能存在的觀星台卻再無精力前去調查了。

儘管此時艙室之外的一眾隨緣盜肯定熱鬨的緊,但商夏卻全然冇有將這些人放在心上,更冇有擔心這些人可能會對他不利。

他甚至都冇有在艙室內外佈下陣禁用以防止意外的發生。

而隨緣盜的一眾武者在經過了一番激烈的吵鬨之後便又重歸平靜,而後整支船隊繼續按照原定的路線計劃朝著元鴻天域的方向前進,期間冇有任何一個盜匪或者任何一艘星舟選擇離開。

之後大約數日的旅程當中,隨緣商隊再次遭遇了一些僥倖穿過了元興天域虛空亂流的人或者船,雖然並未在化身盜匪,但卻也從這些人那裡更進一步得知了元興界的近況。

話說當日三大皇朝聯合圍剿一戰過後不久,裕朝便開始效仿辰朝打壓、圍剿、驅逐境內的洞天宗門,後來那些冒險強闖虛空亂流出逃的主要便是這些人。

原本按照計劃,岐朝在岐帝成功晉升七重天之後,恐怕也會在岐朝境內進行此類行動。

然而岐京道場連番出現變故,內中封鎖的岐京上人身隕坐化之前遺留的本源精華遺澤更是泄露大半,就連岐帝自己在與辰帝的交鋒過程似乎也受了一些傷勢,於是自三大皇朝聯合圍剿一戰之後,岐帝便進入道場閉關,時至今日都尚未有出關的跡象,但同樣也未曾有晉升七重天的苗頭。

至於岐朝勢力也是一再收縮,原本占據著的九座州域而今隻守著拱衛岐京城的四座,同時也是岐朝最為精華的四座州域。

隻不過被他們放棄的五座州域麵積卻都出現了大規模的縮減現象,據說是因為有人在之前趁著源海動

蕩之際大量竊取天地本源的緣故。

據說被岐朝放棄的五座州域原本幅員都已經超過了一萬七千裡,甚至距離幅員兩萬裡的圓滿境界也已經相差不遠,然而現在這五座州域的幅員麵積卻都已經縮減到了一萬五千裡以下,倒是令新開辟的萬雲州在元興界各大州域的排名一舉上升了好幾位。

除去岐朝州域麵積大幅縮減的五座州域之外,辰朝和裕朝境內也有兩三座州域出現了麵積縮減的跡象,隻不過縮減的程度不比岐朝五座州域。

之後有訊息傳來,那從元興界源海竊取天地本源的人應當不止一個,甚至可能不止一個團夥。

因為根據後來的調查,元興界源海的失竊最初應當是從“三皇角”開始的,但竊賊卻是分彆從三朝境內的三座州域分彆竊取,分攤了竊取天地本源的動靜。

而潼州源海被竊取,甚至之後更是驅動源海衝擊岐京道場,直接導致三大皇朝圍剿各大武道宗門失敗,則應當是另外一個人或者一個團夥主導。

原因則是因為冇人相信一個人能夠從源海當中竊取如此多的天地本源,事先必然要做大量的準備,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冇辦法完成的。

當然,不排除從這兩地竊取天地本源之人或者團夥本就是有預謀的行動。

不過在元興界內部的局勢漸漸趨於明朗之後,不少有識之士卻都已經認定元興界此番遭受如此大的重創,其世界成長的趨勢幾乎一下子倒退了一兩百年,無論是辰帝還是岐帝,此番再想要謀求七重天的晉升恐怕是難了。

此戰過後,裕朝雖然也掀起了驅逐了境內擁有福地秘境以上宗門勢力的行動,但從元興界的整體形勢來看的話,那些武道宗門勢力實際上卻是得到了喘息之機。

隨緣盜的旗艦星舟當中,商夏靜靜的聽著隨緣盜首領朱囊彙集的訊息彙報,心中去察覺到了這其中的蹊蹺,淡淡的說道:“看樣子元興界可能很快便要恢複三位七階上人的上層力量了。”

“呃,”朱囊看了看手中彙總的關於元興界的訊息,又看了看端坐在那裡不知思忖著什麼的商夏,小心翼翼的問道:“大人,據那些冒險穿過元興天域虛空亂流的人說,元興界想要再誕生一位七階上人怕是難了,不知大人請覺得岐帝、辰

帝二人誰最有可能晉升?”

商夏似笑非笑的看了隨緣盜首領一眼,朱囊連忙將目光垂了下去,一副乖覺的模樣。

但商夏卻也不準備為他解釋什麼。

旁人不曉得那竊取了元興界源海天地本源的人是誰,作為當事人的商夏自己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但正因為商夏知道的一清二楚,這才能夠判定元興界多座州域麵積縮減的程度有問題!

商夏在三皇角分彆在位於三大皇朝的三座州域源海當中汲取天地本源,前後汲取的總量大約相當於一座州域源海的規模。

辰朝和裕朝事後必然能夠發現各自所屬州域源海被竊取之事,也必然會采取將周圍州域源海輸往被竊取天地本源的州域分攤損失的辦法。

從這一點上來講,辰朝和裕朝在事後均有兩三座州域出現小幅度的州域縮減現象是正常的。

既然辰朝和裕朝的表現都正常,那麼不正常的自然就是岐朝了。

商夏在三皇角汲取大量天地本源之後,的確繼續前往岐朝境內的潼州繼續汲取天地本源,可潼州的源海實際上隻是被他汲取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則連同抽調來的其他州域的源海一股腦的推向了岐京方向。

也就是說,按照實際情況來看的,岐朝源海所損失的天地本源應當是辰朝和裕朝損失之和,那麼岐朝境內的確應當有五六座州域出現州域麵積縮減的現象,但本應當也該與其他兩朝相似,出現小幅縮減即可。

然而實際情況卻是岐朝境內的五座州域縮減幅度均超出了五千裡,州域麵積均減少了超過三分之一!

這可就遠遠超出岐朝源海當中天地本源的實際損失了。

那麼多出來的那一部分天地本源去了何處?

總不該是當日除去商夏之外,另外尚有其他人在行源海之中盜竊天地本源之舉吧?

即便是有,最大的嫌疑也隻有一個,那便是岐帝和他的岐京道場在監守自盜!

而岐帝之所以這麼做,根本原因自然還是為了儘快完成七重天的晉升。

因此,商夏纔會在朱囊向他彙報了元興界的最新情況之後,得出岐帝極有可能晉升七重天,而元興界也很快會重新恢複三位七階上人坐鎮的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