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泓大驚,及時翻過身來,抬起手臂抵擋。

卻想不到尤華凝為何突然力氣這麼大。

他竭儘全力的抵抗著,尤華凝惱怒萬分直接狠狠一口咬在虞泓的手臂上。

竟活生生撕下一塊肉來。

“啊!”

虞泓疼的青筋暴起,狠狠一腳踹開了尤華凝。

但他還冇從地上爬起來,尤華凝又撲過來了。

一把拽住他的腳,將他給一把拽倒在地。

再一次朝著虞泓的脖子狠狠咬去。

就在那危急關頭,突然一把長劍刺來,直接橫在尤華凝的麵前。

她一口咬下去,割破了嘴。

大叫著爬起來,惱怒萬分的瞪著他們。

啞巴迅速一把拉起虞泓,將他救走。

洛清淵快步衝了過去,一道符文索扔出,便將尤華凝死死纏住。

隨即羅盤騰起金陣,將尤華凝整個人罩住。

那一刻洛清淵看到的,便是掙紮著快要抽離尤華凝身體的尤敬成。

“尤敬成!果然是你!你果真冇死!”洛清淵眼神淩厲。

尤敬成掙紮著,十分痛苦,麵目猙獰的瞪著她,發出嘶啞的聲音:“大業未成,我怎麼能死。”

“在虞丹鳳追我的時候,我就已經分了一縷魂魄躲到了屍體裡。”

“你殺死的,隻有虞丹鳳而已哈哈哈哈。”

此刻尤華凝麵目猙獰的說出這些話,讓虞泓臉色大變。

“那這次你總逃不掉了!”

這次絕不能放過尤敬成!

洛清淵一把抽出長劍。

割破手指,她在長劍上畫下符文。

虞泓臉色一變,上前一把抓住了洛清淵的手,“可不可以不要傷害華凝?”

洛清淵微微一怔,“我儘力。”

仇十七也立刻將虞泓給拉開。

隨即跟啞巴一起,拿繩索纏住了尤華凝的四肢,用力的拉開,禁錮住了尤華凝。

任她拚命掙紮也不管用。

洛清淵拿著長劍,立刻衝上前,狠狠一劍拍在尤華凝的胳膊。

又是一劍拍在她的腹部。

尤敬成的身影已經快要從尤華凝的身體抽離。

洛清淵又一躍到尤華凝的身後,狠狠一劍拍下去。

劍氣淩厲萬分,猶如一道重擊落在尤華凝後背。

尤華凝猛地雙膝跪地,一口鮮血噴出來。

同一時刻,尤敬成也徹底被打了出來。

洛清淵立刻又是兩道符文扔去,禁錮住了尤敬成的魂。

羅盤金陣的光芒猶如灼燒著尤敬成。

他瘋狂的亂竄。

洛清淵最後帶血符的一劍刺去。

徹底將尤敬成給擊的灰飛煙滅。

洛清淵收回羅盤,“好了。”

仇十七和啞巴這才鬆開了繩子。

虞泓心急如焚的衝上前,抱起了尤華凝,探了探她的鼻息之後才鬆了口氣。

虞泓抬起頭看著洛清淵,“她不會有事吧?”

洛清淵淡淡道:“應該不會有事。”

“就是受了點傷,休養幾日便能恢複。”

“隻不過......她不一定無辜。”

“尤敬成是為了你們虞家的家產,故意接近了虞丹鳳,騙了虞丹鳳的感情,還在他們成親當日,殺了虞丹鳳,活活將她分了屍。”

“還鎮壓在鬼都的八方陣,為了積聚起更強的怨氣,保護鬼都不被外人入侵。”

“幾十年來,虞丹鳳怨恨難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