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泓驚住了,“什麼?跑了?”

護衛又答道:“剛纔有幾個巡邏的好像看見大祭司跟夫人打起來了,然後大祭司跑了。”

聞言,虞泓震怒。

她竟然跑了?

洛清淵也有些詫異,不禁輕笑一聲,“彆的不行,臨陣脫逃倒是跑的挺快的。”

虞泓臉色難看,早知道就不該信她的話!

隨即虞泓又抬頭看向洛清淵,“那明天我們還去鬼都嗎?”

洛清淵點點頭,“去。”

既然找到了虞丹鳳的家人,這屍身是該帶回來。

但洛清淵又說:“隻是屍身怕是不能讓二老看見,他們可能會受不了。”

聞言,虞泓更是心痛難忍。

府裡出了亂子,兩位老人也聽到了動靜,急急忙忙趕過來看。

虞泓花了一番力氣纔將二老安撫好,勸了回去。

虞泓的傷也包紮好了,他猶豫著問道:“洛姑娘,可否......給華凝也看看傷?”

洛清淵點了點頭。

看虞泓說那麼一番狠話,但其實他心裡還是捨不得尤華凝的。

隨後兩人去了尤華凝的房間。

到的時候,尤華凝已經昏睡過去了。

洛清淵給她把了脈,檢查了一下外傷,開了藥。

隨後又拿著符化了一碗水,扶著尤華凝給她喂下。

身上殘留著的那些陰氣,頃刻便煙消雲散了。

“她不會有事吧?”虞泓關切問道。

洛清淵答道:“不會有事的。”

“隻是要病幾日,這藥按時給她服用即可。”

“我們從山上回來之後,她應該就好的差不多了。”

虞泓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就好。”

洛清淵看向他,“你不介意她當初嫁給你是有所圖謀嗎?”

虞泓神色黯然,歎了口氣:“畢竟在一起這麼多年,她是什麼性子我一清二楚,她是不會對我們家人做什麼的。”

“隻是我生氣的是,她瞞了我那麼久。”

“若早知道尤敬成在接近我們家,在接近我妹妹,當初我妹妹失蹤之後,我就會警覺起來。”

“無論如何都要救下我妹妹。”

虞泓語氣沉重,心中悲痛。

彷彿一.夜之間蒼老了十幾歲。

隨後虞泓去做了一些準備。

不知不覺天就亮了,他們就要啟程出發去鬼都了。

偏偏這個時候,護衛來報:“城主,那個大祭司又回來了。”

“正在門外求見城主。”

聞言,虞泓頓時皺起了眉。

“她還敢回來?”虞泓大步流星往外而去。

洛清淵也跟著去看了看熱鬨。

溫心桐見到虞泓時,連忙關切問道:“城主,你家的麻煩解決了嗎?我又帶了些東西來。”

溫心桐提起手裡的口袋。

而虞泓隻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神輕蔑,“等你回來,我家怕是已經血流成河了。”

溫心桐臉色難看,連忙又說:“昨夜情況危急......”

但虞泓卻不想聽她的解釋。

“好了,你彆說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大祭司,我家的麻煩已經解決了,而且跟你冇有任何關係,無需你插手。”

“再敢來的話,絕不輕饒!”

說完,虞泓直接轉身離開了。

溫心桐解釋的話到嘴邊,卻哽住了。

視線落到洛清淵身上,她臉色一變。

洛清淵冷冷一笑,“大祭司到底是怎麼當上大祭司的。”

“冇了夏翎,你就是個廢物了嗎?”

“臨陣脫逃,你可真行。”

說完,洛清淵也轉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