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七月抬頭看著他們笑盈盈的模樣,自個也跟著笑著。

譚三元給她夾了一塊肉,小聲說道:“是你乾的?”

小七月將他夾給自己的肉一口吃掉,一邊嚼著一邊笑著回道:“也不全算是我做的,畢竟大伯母是命中註定會有這個孩子。”

譚三元笑著,微揚著語調說道:“好個命中註定啊。”

小七月埋頭繼續吃了起來。

冇過多久大夫便來了,譚大媽連忙將他請進了段夫人的房裡。

大夫給段夫人看完之後,朝著譚大媽和段老爺他們笑眯眯說道:“譚夫人,段老爺,段夫人這是有喜了。”

“什麼有喜?”段老爺聽完之後,幾乎是驚撥出口的。

大夫嚇了一跳,緩和麪色笑著說道:“是啊,夫人的確是有身孕了,而且孩子還很健康,脈搏十分有力。”

段老爺激動不已,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步上前一把拉著大夫的手說道:“是真的嗎?我夫人是真的有身孕了嗎?”

大夫一愣,點了點頭,“是的,段老爺。”

段老爺得到確定之後,笑了起來,“真是太好了,冇想到我們這把年紀了,還能有孩子。”

大夫笑道:“段老爺和段夫人身體好,能有身孕也不奇怪。”

段老爺心裡高興,從兜裡拿出一疊銀票都塞到了大夫手裡說道:“大夫,這些你拿著,今日多謝您來給我夫人診脈。”

這大夫是封平村新來的大夫,平日裡日子過得也比較清貧,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多的銀票,一下慌張失措,連忙朝譚大媽和譚老爹看去。

譚老爹走來道:“大夫,這些銀票你就收著,等會兒多給段夫人開幾個安胎的方子。”

大夫聽後想了想,最後還是收下了銀票。

段老爺高興不已,坐到段夫人的床邊,緊緊抱著她說道:“真是太好了,我們要有孩子了。”

他說著,冇忍住,感慨道:“要是這胎能是兒子就好了。”

段夫人連忙打斷他說道:“老爺,這胎來的晚,無論是男娃還是女娃,都是我們的福氣。”

段老爺發現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改口道:“對,對,無論男娃女娃都是我們的福氣。”

譚大媽看著他們二人如此,連忙朝譚老爹使了一個眼色,隨後帶著大夫一同退下,隻留下了他們夫妻二人。

離開段夫人的房間後,譚大媽也忍不住感慨道:“他爹,你家大哥也算是有福了,這胎無論男女,估計都是個能繼承家業的。”

譚老爹笑容滿麵道:“誰讓他是我們大哥呢?沾了我們家的福運。”

譚大媽抬起手朝他肩膀一拍,“有什麼福運不福運了,想要日子過得好,還是得靠自己。”

譚老爹一聽突然想到了什麼,朝著自己腦門一拍說道:“一說這個,我差點忘記了,地裡還有一大片的菜要收,我等會找幾個鄉親們一起收。”

譚大媽朝著他的肩膀又一拍說道:“這些重活你就彆自己乾了,讓村裡的年輕小夥子乾,他們缺銀子,我們給銀子就是,這樣咱們村子也能都富起來。”

譚老爹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點頭道;“好嘞!”

譚大媽雖然和封平村裡大多數的女人一樣,都是在這鄉野裡長大的,但是頭腦就是好一些。

有著她和譚老爺這麼一劃算,封平村裡一半的村民都進了他們醬菜坊。

有收菜的,洗菜的,切菜的,醃菜的,還有裝罈子,搬罈子的。

大家都忙的不亦樂乎。

還有一半的村民就在自己家種菜,每次收了菜就都賣給老譚家。

這樣下來,整個村子的人都在賺銀子。

冇過多久,村子裡的宅子越建越多,路越修越多,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快要比得上平陽縣了。

將段老爺和段夫人送走之後,老譚家又越來越忙了。

就連偷閒在這兒的端王都被拉去了醬菜坊。

整個宅院又隻剩下了小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