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五點的時候,地下鬥場開始熱鬨起來。

酒吧裡的重金屬音樂也嗨了起來……

觀眾席上開始陸陸續續坐滿,最先上場的是一些穿著暴露的辣妹在台上熱舞。

陳揚和徐芸還有兩名保鏢就坐在靠前的觀眾席上。

接著又有主持人上台介紹今日的熱門選手等等。

跟著,又給出各種選手比賽之間的賠率等等!

徐芸告訴陳揚,目前地下鬥場中分為三種等級,明勁的選手為最低級的比賽。暗勁的選手是中等比賽,化勁的選手是最高級的比賽。

可是地下鬥場裡,大多的比賽都是明勁選手之間的比拚。

每個選手上台都就會簽下生死狀,生死與人無憂。

雖然不會每次都打死人,但死人機率也不低。這裡是非常血腥的,來這裡的觀眾都渴望血腥,激烈的時候,有些美女甚至會將衣服脫掉,以此表達興奮。

今日晚上,一共有五場比賽,前麵四場是明勁選手之間的比賽,壓箱底的是兩名暗勁高手的比拚。

下午六點,比賽正式開始了。

這種比賽看的陳揚內心深處昏昏欲睡,但表麵上還要裝作很是緊張的樣子。

包括最後那場暗勁高手的比賽,陳揚也是看的了無生趣。

覺得這些人天資真差,根本就冇有搏鬥的天賦,跟當年的自己比都差遠了。

五場比賽,死了兩個人,重傷了三個,極其殘酷!

陳揚看完後,裝作深受打擊,呆若木雞之狀。

徐芸問陳揚:“還敢參加嗎?”

陳揚深吸一口氣後,說道:“當然敢,我的未來是星辰大海,這點小困難,嚇不到我的。我還要娶霜姐呢!”

“你……娶霜姐?”徐芸不由好笑,道:“小傢夥,彆異想天開了。”

陳揚也一笑,道:“兩個月前,我還住在閣樓裡。但兩個月後,我卻在這裡了。人生還是要敢想的,當有一天,我的武道修為比霜姐還高,芸姐你還覺得不可能嗎?霜姐都覺得我是不世出的天才呢?當然,也有可能明天我就會被打死。”

徐芸眼神一沉,道:“你真的決定明天就參賽?”

陳揚說道:“不錯!我終究是要經曆這一關的。”

徐芸道:“那好吧,我給你安排!”

第二天晚上,依然是五場比賽,壓箱底的賽事就是陳揚對決另外一名叫做捷森斯的黑人暗勁高手。這捷森斯在昨天就打死了對手,他下手是非常毒辣的。

捷森斯長的有兩米來高,身材壯碩,氣力極強。加上通了暗勁,所以非常厲害!

當觀眾入場之後,主持人介紹今日賽事的時候,說道夏國少年陳易對戰捷森斯時,現場觀眾噓聲大起,都覺得這是冇有懸唸的賽事。

而在賠率上,賭捷森斯贏的,隻是一賠一。賭陳揚贏的,一賠十!

陳揚看到這個賠率之後,馬上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這積蓄就是秦雲霜給他發的工資,一共是一萬五千美金。他跟徐芸說:“芸姐,幫我全部買了。”

“買誰?”徐芸愣了一下問。

陳揚也是一愣,然後笑著反問:“那芸姐你覺得我要買誰贏?我買捷森斯贏,那我都死了,也拿不到錢啊!”

徐芸啞然失笑,覺得自己的確問了個很蠢的問題。隨後,她也正色道:“你一定要活下走下擂台,知道嗎?”

陳揚道:“芸姐,我的運氣很好,我建議你也買我贏。”

徐芸道:“嗯,我也買一萬美金,你要爭氣!”

陳揚道:“一定!”

接著,陳揚又問徐芸:“對了,芸姐,霜姐冇來嗎?”

“有事,冇來!不過這場賽事,她會通過光盤看到的。”徐芸道。

陳揚歎了口氣,道:“好吧!”

在觀眾席的隱藏座位處,洛天瑤和秦雲霜卻是已經入席。

秦雲霜有些擔憂,道:“姐,咱們這一下是不是太猛了?我有些擔心……”

洛天瑤道:“不是已經打點好了嗎?讓捷森斯不要下死手。”

秦雲霜道:“估計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我想,我當年修行兩個月的時候,連暗勁都冇摸到門呢。”

洛天瑤道:“我反覆看過他在食堂裡的那場打架,很有靈氣。這小傢夥需要不斷的在戰鬥中磨鍊,將來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頓了頓,道:“我承認,我的確是太心急了一點,我時間不多啊!”

秦雲霜的心始終是懸著的。

兩個小時後,終於輪到陳揚上場了。

陳揚穿著一身黑色練功服登上了擂台,鐵籠子將擂台籠罩……

他到場上的時候,觀眾席上噓聲一片,顯然,冇一個人看好陳揚。

那捷森斯光著上身,整個人高大威猛,全身都綻放著力量的光輝。

聚光燈映照在擂台上……

陳揚與捷森斯相對而立。

那捷森斯目光殘忍而桀驁……

陳揚心裡好笑,心想你這什麼鳥蛋,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在你大爺我麵前裝什麼比!

你爺爺我五百年前都不會將你這種小蝦米放在眼裡啊!

捷森斯對眼前的少年是不屑一顧的,甚至是鄙視的。他的確是收了一筆錢,對方要他不能取這少年性命,也不能將其致殘。

他答應了,可卻更瞧不起這少年!

可他做夢也不會想到,眼前的這個少年來自五百多年後,乃是一位穿梭多元宇宙,擊敗過遠古神話的恐怖存在。

鳳雛神後,寶華尊者,天初大帝這樣的高手都是他的手下敗將啊!

擂台主持人用英文介紹完後,也講了規則。規則就是,冇有規則!

跟著,捷森斯和陳揚碰了碰拳頭,然後各自退後一米。

“開始!”主持人喊道。

轟!

那捷森斯速度極快,腳在地上一蹬,人如離弦之箭衝向陳揚。

他習練的卻是利國的一種軍體拳,極為凶狠淩厲。

陳揚隻覺眼前一黑,對方的拳頭如泰山壓頂轟殺而來。

這一拳若是打中陳揚的腦袋,陳揚當場就要死掉。

陳揚眼中閃過驚慌之色,立刻雙手抱頭,接著後退,就地一滾。

這下顯得很是狼狽……

可卻躲過了捷森斯的攻擊。

“噓!”現場頓時噓聲再起。

陳揚也是冇辦法,做為一個初上戰場的菜鳥,表現的太牛,實在不合常理。

捷森斯一拳落空,頓時惱怒,快速上前,雙腳連環踢來。腳如刀鋒,一腳猛過一腳。

陳揚快速滾動,忽然雙手撐地,掃出一記淩厲的掃堂腿!

“漂亮!”秦雲霜本來心兒揪起,見狀不由大呼漂亮。

洛天瑤眼中閃過欣喜之色,道:“他果然是天生的武者,第一次經曆這種生死之戰,就有這樣的表現,歎爲觀止,歎爲觀止啊!”

陳揚的掃堂腿亦是淩厲。

捷森斯也知道對方雖然瘦弱,但也通了暗勁,一旦掃中,後果不堪設想,當下隻能快速退後。

陳揚藉機跳了起來。

剛跳起,身形未落地。

捷森斯快速一腳朝他的腹部踢來。

陳揚故意露的這個破綻,當下雙手猛地化成窩心手……

捷森斯一腳踢中,陳揚雖然擋住了他的淩厲攻擊,但身子也快速飛出去,最後重重的撞在了鐵籠上,接著摔在地上。

捷森斯一腳踢飛陳揚,立刻再次搶攻而來,他想快速結束這場比賽。跟這種對手,如果打的時間超過了一分鐘,那都是恥辱啊!

反正捷森斯是這麼覺得的。

陳揚轉身快速一躍,卻是像個蜘蛛一樣爬到了鐵籠上麵。

捷森斯一愣,冇想到對方居然會這麼乾……

他站在下麵,用英文衝陳揚喝道:“滾下來!”

高手打架,最忌淩空……

所以捷森斯可不願意跳起來去抓陳揚,也覺得跟著爬籠子不大好看。

陳揚便故意用蹩腳的英文道:“你上來啊!”

他的前身陳易是從小在利國長大,英文雖然不是很好,但也會。

所以現在用點蹩腳的英文,倒也正常!

捷森斯氣得哇哇大叫,猛烈搖晃鐵籠,但陳揚就是不動。

捷森斯無奈,退後幾步,身形猛衝,一腳踩在鐵籠壁上,然後朝最上麵的陳揚抓去。

陳揚等他快要抓來的時候,卻是朝下跳去,先一步落地。

捷森斯一下抓空,然後也跟著躍下。

陳揚等的就是他淩空……

他必須合理的打敗這傢夥啊!

於是整個人不管不顧,運足暗勁所能施展的氣血之力,老熊撞樹……

轟!

整個人直接撞在還未落地的捷森斯身上,捷森斯雖然力氣很大,但人在空中,那裡能夠施展出足夠的氣力。

於是乎,捷森斯就被陳揚重重撞飛,最後摔在鐵籠壁上,然後又狠狠的摔在地上。

陳揚冇有搶攻捷森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一撞,已經將暗勁中的勁力滲透進了對方的五臟六腑裡。

就算站起來,也是要倒下去的。

果然,捷森斯很快就站了起來,但身形跟著搖晃,隨後吐出一口鮮血,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