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斯越說完,深看床上熟睡的蘇楠一樣,起身。

幾乎是在轉身的一霎,他俊眉的五官恢複以往的冷漠疏離。

成敗在此一舉,他不會讓任何人阻擋他和家人團聚的路!

蘇楠睜開眼時,空空的半邊床榻已經冇了溫度。

她懵了會兒,才急忙翻身而起。

這幾天,因為洪.誌強的默許,她已經可以明目張膽跟秦斯越住在一起了。

有阿越在身邊的時候,即便今日不知明日事,她也總能睡得特彆踏實。

可醒來看不到他,她的心裡就不能踏實了。

她匆忙梳洗下樓,找了一圈都冇看到秦斯越,卻在餐廳遇到了管家。

管家照例穿著寬大的黑袍,胸前掛著象征身份的鑰匙串。

他正安排著傭人上早餐,看到蘇楠,臉上立刻堆起職業微笑:“蘇小姐,早安!”

“秦斯越呢?你們又把我老公帶到哪去了?”

蘇楠開口,語氣不善。

管家笑眯眯解釋:“蘇小姐不用擔心,秦先生狀態很好。他用完早餐就主動去基地了,看樣子是想早點結束工作,帶您回家呢!”

蘇楠眸光一凜:“你確定是他主動去,不是你們逼他去的?”

“當然。蘇小姐要是不相信,等秦先生結束工作,您可以親自問他。”

“不,我現在就要去問他。”

蘇楠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顧妙妙剛好從外麵進來,直接擋在蘇楠麵前:“走什麼走,繼續跟我去比賽。”

蘇楠挑眉,冷睨的眼前的女孩。

漂亮,張揚,一雙畫著煙燻妝的大眼睛堅定有神。

就是腦子不好使。

“你活這麼大,靠的是運氣好嗎?你天真成這樣,你乾爹不管一管?”蘇楠輕笑。

她和秦斯越的關係都已經擺到明麵上,是個人都該知道她之前答應顧妙妙不過是為了自保,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已。

什麼吃醋、幫忙,通通都是幌子。

顧妙妙眼角抖了抖,忿忿地咬緊後槽牙:“我不管,反正你答應我了!隻要我贏了你,你就要教我怎麼得到大叔!”

當然,她現在的目的也不僅如此。

她要戰勝蘇楠,讓乾爹、讓所有人看到,她纔是最優秀的那一個!

“神經病!”蘇楠嗤笑一聲,直接繞過她就走。

跟這種人廢話,完全是浪費生命。

顧妙妙跺腳,追上蘇楠,一把拽住她的胳臂:“這裡是我的地盤,你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

刁蠻、任性,卻又是個死心眼的鐵憨憨。

蘇楠甩開她的手,眼中多了一抹狠厲:“我之前答應你的所有事,都是權宜之計,隻是為了拖延時間想辦法離開這裡。但現在,我老公毒發那麼嚴重了,你們卻一點辦法都冇有,還指望我陪你們玩?

“我現在但凡有點機會,就恨不得殺了你們!抽筋剝皮、挫骨揚灰,看著你們的血一滴滴流乾,肉一寸寸腐爛!”

顧妙妙被她銳利的眼神盯著,莫名打了個寒顫,心裡卻還是不甘心:“騙子!你不講信用!”

“跟惡魔講信用?”蘇楠嗤笑,眼底滿是譏誚:“你有病吧!”

顧妙妙被噎住,又委屈又憤怒!

她眼珠轉了轉,突然抽出腰間的匕首,雪亮的刀鋒直逼蘇楠脖頸:“我就問你一句,比還是不比?”

她動作淩厲,架勢十足。

大有蘇楠要是敢說不比,她就敢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之勢。

蘇楠漠然地看著她,語氣不耐:“你是不是想打架?”

“比賽,我要跟你比賽!”顧妙妙跺腳。

她要贏,她要讓所有人知道她纔是最優秀的!

“那你自會自取其辱!”

蘇楠一眼看穿她的小心思:“我不怕告訴你,我之前就被大師金口玉言,運氣超好,逢考必過,逢賭必勝。即便我冇有實力,比賽也能躺贏!之前的射箭比賽,你搞了那麼多小動作,難道還冇看明白嗎?”

顧妙妙愣了愣,想起魚七那些莫名其妙失敗的手腳,心裡有點虛:“我不管!反正我要跟你比!”

“那就打一架吧!簡單直接!”蘇楠一錘定音。

這丫頭實在太磨人,不好好給她長點教訓,天天看著太煩!

“打就打!”顧妙妙豁出去。

雖然打架贏了不那麼體麵,可她三歲學拳五歲學劍,不論寒暑苦練十幾年,就不信打不過蘇楠這個嬌弱小姐!

而自己這個大小姐的名頭,可是她真刀真槍,憑著自己一手一腳打回來的。

乾爹不是傻子,否則怎會對她如此看重?

顧妙妙想著,正準備先收起匕首,身形剛一動,蘇楠就一個飛踢過來,直接將她手裡的匕首踢飛出去。

Dua

g——

匕首插進旁邊的實木隔斷,發出沉悶的響聲。

顧妙妙震驚!

她還冇說規則,還冇喊開始呢!

蘇楠完全冇給她開口的機會,閃身、擒拿……

三兩下就將顧妙妙的手反剪到背後,拿捏得死死的。

疼痛襲來,顧妙妙回神,氣道:“不算不算!你這是偷襲,不算!”

“哦,是嗎?”蘇楠狡黠地眨眼,順勢鬆手。

咦,這麼好說話的嗎?

顧妙妙活動著手腳,不敢置信地看著蘇楠,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趁機搞點事情?

她要偷襲,她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樣想著,顧妙妙紮穩馬步,正準備動手。

蘇楠卻突然伸手,一把薅住了她滿頭的小臟辮。

毫無章法,出其不意,根本不是比試拳腳的手段。

顧妙妙頭皮劇痛,感覺整個人都麻了。

她手忙腳亂地護住頭,驚聲尖叫:“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這是潑婦手段!”

蘇楠大笑,握著她的頭髮往後一拽,抬手就是“啪啪”兩個打耳光:“大小姐孤陋寡聞了不是?薅頭髮可是女人打架的必備技巧!”

好不好看不重要,好用就行!

再說,她說的是打架,可不是跟誰比武!

“啊啊啊……”

顧妙妙被打得嗷嗷叫,頭髮握在蘇楠手中,就像是被握住了命門。

隻要蘇楠用力一拽,她就疼得全身直爆冷汗,頭腦發麻,什麼武功招式技巧統統都想不起來。

傭人保鏢聞聲趕來,卻根本不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