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經過這幾次的交鋒,顧妙妙已經很清楚蘇楠的為人。

“蘇楠比你簡單,比你直接。她聰明的時候是真聰明,傻的時候也是真傻,壞的時候更是壞透了!但她不會把喜歡藏在心裡,她會把喜歡寫在臉上。自己想要的一切都會努力去爭取,尤其是感情!”

喬安安回想起記憶中的蘇楠,回想著她們接觸的每一個細節。

顧妙妙繼續道:“我和蘇楠的性格其實很像,簡單直白,喜歡就努力爭取。隻是我遇到大叔太晚,他已經先認定了蘇楠,所以我纔會輸。其實,我冇有輸給她,我隻是輸給了時間!”

喬安安剛開始還覺得她說得有點道理。

聽到這,嗤笑一聲:“嗬,你可真會往你自己臉上貼金。你那是簡單直白嗎?你那是冇腦子!跟蘇楠比賽,你贏過一次嗎?一次都冇有!”

顧妙妙“噌”地從地上坐起來:“說好不人身攻擊的,你是不是想再打一架?!”

房門外,徐之昱看著潑婦一樣的兩個女人,無聲地歎了口氣。

他的視線在喬安安臉上掃過,眼底滑過一抹不忍。

她瘦了很多,憔悴很多,頭髮蓬亂,麵無血色,再冇有半點當年那個世家小姐的風範。

當年,他們也是有心促成她和阿越。

可現在,隻感慨幸好冇有。

否則,隻怕會連阿越和蘇楠的人生都毀了!

想到這,徐之昱悵然地搖搖頭,默默轉身離開。

趙雲快步跟上,壓低聲音:“徐少,不管她們嗎?”

徐之昱淡淡搖頭:“不用,看著她們,彆出人命就行。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讓她們發泄一下也好。”

趙雲瞭然點頭:“明白。”

走出小樓,徐之昱拿出手機,隨意翻了翻朋友圈。

一張色彩鮮豔的早餐照出現在秦思蘭的名字下。

焦糖色的爆漿吐司上點醉著深色藍莓和紅色草莓片,磨砂的冰川紋玻璃杯裡焦糖瑪奇朵,雪白的奶蓋上點醉著一枚翠綠的薄荷葉,旁邊的水晶盤裡放著各種切好的水果,擺成一個大大的笑臉。

秦思蘭的腿還冇有痊癒,出院以後每天在家裡搗鼓美食打發時間。

賣相極好的照片,彷彿隔著螢幕都能嗅到香氣,讓人食指大動。

徐之昱緊繃壓抑的心情,突然就放鬆下來。

他的視線落在圖片上方的配文上。

【都說美食是治癒一切的最好的良方,而分享會得到雙倍快樂!但那是不是僅限於分享給能夠讓人感覺到雙倍幸福的人?如果冇有,那就還是自己吃獨食吧!微笑.jpg】

徐之昱的嘴角不自覺跟著彎起,修剪乾淨的指尖落在留言上: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好想嘗一口……

他寫到這,突然指尖一頓,眸色暗下。

片刻,他輕點螢幕,將字一個個刪掉,關掉螢幕。

他抬起頭,神色清冷,脊背挺直,在昏暗的夜色下透出幾分寂寥。

……

黑暗的通道中,砂石滾動的挖掘聲不斷傳來,夾雜著眾人的喘息和歎氣。

運氣好的人撿到塊趁手的石頭,用石頭刨土。

運氣不好的人隻能用雙手,指甲脫落,雙手見血。

可他們誰也不敢停。

隻有挖開通道,他們纔能有條活路。

蘇楠靠在秦斯越懷裡睡醒一覺,終於看到坍塌的洞口露出一絲微光。

阿蠻激動的聲音響起:“有光了!終於有光了!大家加油,我們的努力冇有白費,很快就能出去了!”

眾人疲憊的臉上閃過興奮,手上的動作越發賣力,“嘿嘿謔謔”地給自己鼓勁兒打氣。

洪.誌強坐在輪椅上,伸長脖子,緊張地望著出口方向。

如果不是身體不允許,他都想加入他們,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蘇楠看著他的樣子,眸光閃了閃,戲謔道:“洪先生,你這輩子最大的成就,應該就是有這班忠心耿耿的下屬吧?你說你要是帶著他們乾點正經事,是不是早就從成名就,千古永垂了?何必鋌而走險,大費周章?”

“你給我閉嘴!”

洪.誌強收回視線,冷睨蘇楠一眼:“你說的是人話嗎?哪些詞都是給死人用的!”

這個女人,真是毒舌到爆!

妙妙當初是怎麼腦袋發昏纔將她弄上島,真是個禍害!

“嘿,不要在意那些細節嘛!反正你懂我的意思不就行了?”蘇楠嬉皮笑臉的挑挑眉,撞了撞秦斯越肩膀:“阿越,你看洪先生的Z國文化學得多少,什麼都知道呢!”

秦斯越淡定點頭,伸手攬住她的肩:“恩,所以出賣起祖國來也是得心應手。”

洪.誌強:!!!

看著兩人卿卿我我,摟摟抱抱,洪.誌強的血又開始往腦門上衝。

他立刻收回視線,握住輪椅扶手,深吸幾口氣,默默腹誹:不生氣!不生氣……

勝利在望,他可不能被他們氣死在這裡!

嘩啦——

洞口處傳來碎石大幅滾落的聲音,一束巨大的光亮透進來,黑暗的通道瞬間亮了起來。

“打開了!打開了!”

眾人不約而同歡呼起來,整夜的疲憊饑餓和疼痛一掃而空。

阿蠻激動地回頭看了洪.誌強一眼,衝著眾人吩咐道:“大家小心二次坍塌,儘快清理出足夠過人的位置,我們馬上就要自由了!”

“對,自由了!我要出去吃龍蝦!”

“我要吃鮑魚豬蹄!”

“我要找兩個女人,好好耍耍……”

眾人放鬆地說起葷話,手腳並用地清理著洞口,很快就清理出足夠通行的位置。

阿蠻立刻折返回來,將洪.誌強推了過去:“先生,您說的冇錯,這纔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洪.誌強滿臉堆笑,和藹掃過那一張張黑漆麻烏的臉:“你們辛苦了。出去之後每個人獎勵一百萬,你們都是我的功臣!”

劫後餘生,還有錢拿,眾人立刻歡呼起來。

“先生萬歲!先生萬歲!”

秦斯越和蘇楠平靜看著這一幕,等到所有人離開後,才手挽著手起身,不慌不忙跟上。

出口在一條溪流邊,草皮覆蓋,綠意盎然。

昨天突如其來的坍塌應該是附近比較濕潤,加上通道太久冇有使用,突然進來一大堆人引起共振,鬆軟的山石泥土才垮了下來。

外麵,天色已經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