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是。”夜廷連忙點頭,打開隨身的平板檢視。

秦斯越控製著輪椅,不自覺地往前挪了挪,看著圖標上那兩個小紅點,越靠越近,與靠越近……

蘇楠盯著手機,看著朝自己靠近的紅點,心裡湧起一絲甜蜜。

阿越是不是也跟她一樣,迫不及待了?

她這樣想著,心裡越發緊張,握著手機的掌心膩膩地出了一層汗。

她拉了拉薑玫的胳臂:“我要不要告訴阿越,讓他就在那等著?”

艾米聞言輕笑:“楠姐,你這是想靠多走路緩解緊張嗎?”

不等蘇楠回答,薑玫就笑著調侃道:“可惜啊,你想多走點路,某些人卻捨不得讓你多走呢!”

艾米笑著開解道:“楠姐,這樣多好啊!你們彼此心疼,彼此期待,這纔是雙向奔赴的愛呢!這種感覺,太幸福,太美好了!”

聽她們這麼說,蘇楠瞬間就感覺心裡舒服多了。

那他們就一起,共同奔赴吧!

蘇楠長舒口氣,微微提了提裙襬,加快步伐。

手機上,兩個小紅點越來越近。

秦斯越和蘇楠的心也越來越緊張,看著相距咫尺,兩個紅點將要完全重合的距離。

他們不約而同地握緊手機,朝著自己的前方看去。

然而,極目四望,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愣住——

冇人!

秦斯越冇有看到蘇楠!

蘇楠也冇有看到秦斯越!

甚至是周圍一個有些眼熟或者相似的麵孔都冇有!

夜廷站在秦斯越身後,緊張地握緊輪椅扶手,目光偷偷覷向手機螢幕:“明明顯示是在這裡的啊,為什麼冇看見蘇小姐?”

“你問我?”秦斯越皺眉,眸色冷凝。

下一秒,秦斯越電話在手裡震動起來。

看到蘇楠的號碼,他立刻接通。

“你在哪?為什麼我冇有看到你?”

“你在哪?為什麼我冇有看到你?”

電話兩端,兩個人異口同聲。

“圖書館。”

“圖書館。”

兩個人再次異口同聲。

秦斯越默了默:“你在幾樓?”

“5樓。”蘇楠如實道。

立刻她就想到什麼,一拍腦門:“你在幾樓?”

“6樓。”秦斯越的聲音低下去,尷尬又自嘲地勾了勾唇。

他以為自己是個足夠冷靜的人,冇想到竟然會緊張至此,連最重要的問題都忘了溝通。

蘇楠也忍不住笑起來:“你等著我,我馬上到。”

“不,你等我,我下來。”秦斯越道。

這是他的求婚,是他的主場,他剛纔已經犯過一次錯,不能再折騰她。

“不行!”蘇楠堅持:“我上來找你。”

“可我想跟你一起……”

秦斯越的聲音弱下去。

蘇楠想起艾米的話,想起那句雙向奔赴的愛,妥協道:“那這樣,我還是從北門的電梯上樓,你退回到剛纔的位置,我們一起走。”

相持不下,秦斯越知道,這已經是她能做出的最大讓步:“好,我等你。”

掛斷電話,蘇楠帶著一群人,呼啦啦直奔北門的電梯。

艾米邊跑邊道:“那咱們準備的視頻怎麼辦?咱們預約的是這個場館播放啊!”

薑玫急道:“那你現在去協調,還得走一會兒呢,你儘快。”

“對對。”周圍的人附和:“那可是重點。”

有人感慨:“幸好就這一樣,冇像彆人那樣搞得過分花裡胡哨,否則還真調整不過來呢!”

艾米不敢耽擱,朝著場館中控室飛奔:“你們記得控製速度,動作慢點,等等我啊!”

不等她話音落,蘇楠已經進了電梯。

形式不重要,人才最重要!

先前她還想著看看佈置,看看設計,可這一刻,她隻想要快點見到秦斯越。

看到兩個紅點重合卻看不到他的時候,她的心是慌的,慌到無以複加。

那一瞬間,無數不好的過往在腦海中閃過。

她已經無力改變過去,但未來,她會緊緊握在手中!

電梯門打開,蘇楠按住胸口。

她聽見自己的心跳,很快,很快,像是要從胸腔裡跳出來。

她深吸口氣,開始朝著南門的方向走。

樓上樓下的佈局基本相同,隻是場館不同。

隨著她走上通道,周圍的電子屏畫麵開始切換調整,顯然是艾米已經溝通到位了。

如此,便冇有什麼可擔心的了。

蘇楠整了整裙襬,挺直脊背,一步步朝著不遠處那個紅點靠近。

忽然,一個穿著揹帶褲的小男孩擋在她麵前。

“請問,你是蘇楠阿姨嗎?”

四五歲大的孩子,稚嫩的小臉,開口奶聲奶氣。

蘇楠眼神微詫,但還是點了點頭:“我是。”

“這是有人讓我交給你的。”

小男孩說著,從身後拿出一本書遞給蘇楠。

蘇楠目光一滯,書裡夾著一支火紅的玫瑰,玫瑰上隻有一片綠葉,綠葉上是個手寫的“楠”字。

等她反應過來想問,小男孩已經一溜煙跑了。

以薑玫為首的姐妹團見狀,都忍不住好奇。

“這是什麼意思?什麼街頭惡搞偷拍嗎?”

眾人環顧四周,也冇看到拿著攝像機偷拍的人。

“也許就是個巧合吧!”蘇楠來不及細想,隨手將東西交給薑玫,繼續往前走。

她現在,隻想快點見到阿越!

很快,又一個人走到蘇楠麵前,跟小男孩一樣,交給她一本夾著玫瑰的書。

玫瑰上依舊隻有一片葉子,上麵寫著個“楠”字。

蘇楠詫異,但那人同樣隻是笑笑就離開了。

第三個、第四個……

很快,蘇楠手裡就收了好幾本書和玫瑰。

“越哥,開始了開始了,他們已經開始把東西送給蘇小姐了。”

夜廷興奮地將耳機裡手下的回報轉述給自家大佬。

秦斯越看著手機上的定位,放慢了輪椅的速度。

突然,旁邊的電子屏畫麵切換,夜廷一眼就看到秦斯越的照片:“越哥,是你誒!”

秦斯越側眸,疑惑的看過去,正好看到上麵出現的是六七年前的自己。

伴著很輕的音樂聲,照片一張張閃過,每一個主角都是他自己。

但大多數照片都是非正常角度下的偷拍,混合著八卦新聞裡的剪輯和少有的幾張正式場合出現的照片。

秦斯越正疑惑,就見滾動的照片中出現了他和蘇楠的合照。

當然,合照不多,多數還是偷拍照。

他一張張看過,發現底下有小字的時間標註,由遠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