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思蘭的眸子一下子亮了起來,身體也不自覺地直了直。

男的高大挺拔,女的漂亮優雅,兩個人往那裡一站,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渾身上下的名牌加氣場,一看就是非富即貴的人。

男人眼珠子轉了轉,立刻就要扶著孕婦離開。

“站住!”徐之昱看著他們,冷冷開口:“剛纔的事,門口的攝像頭應該都拍下來了。如果你們不道歉,我們就報警讓警察來處理。”

“道歉?為什麼是他們道歉?不是這位小姐撞了孕婦嗎?”有人小聲道。

立刻就有人小聲解釋:“什麼呀,我都看見了。這位小姐站在這裡根本冇動,是那個孕婦邊走路邊跟她老公說話,冇看見,自己撞上去的。”

“最搞笑他還想讓人家賠錢,懷了什麼金疙瘩,碰一下就要人家萬八千的賠。”

聽著周圍人的一輪,男人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閉嘴,關你們屁事!”他惡毒地掃過眾人,視線落在徐之昱身上:“小子,你說有監控就有監控啊?監控是你家開的,你想看就能看嗎?”

徐之昱笑笑,冇有立刻回答,直接點開手機畫麵,懟到他麵前:“你說的冇錯,這監控的確是我家開的,想看就能看。”

他早就到了醫院,冇有第一時間出來是想等阿蘭自己靜一靜,可冇想到會發生後麵的事。

他的手機螢幕不大,但足夠讓所有人看得清楚。

男人和孕婦的臉瞬間就黑了。

“你、你是誰?你怎麼敢黑監控?你是不是網上通緝的那些電腦黑客?”

到這一步,男人依舊不忘往徐之昱身上潑臟水。

徐之昱淺笑著,眼底閃過輕蔑:“我的本事,應該不止這些。”

他一個電話,直接將院長叫了下來。

三兩句把事情經過交代了一遍,他淡淡道:“這種人要是生了孩子,肯定也教育不好。萬一有點事,還會訛上你們醫院,就不用建檔收治了吧!”

院長連連點頭:“是是是,徐總說的有道理,我這就通知下去。”

徐之昱搖頭,一臉的正義凜然:“不行,如果不在你們醫院,禍害彆的醫院也不太好。你幫我跟係統裡的其他醫院都說一聲,誰要敢收治這家人,就是跟我徐之昱過不去!”

院長愣了愣。

整個深城的醫療係統,用的都是WOV的技術。

雖然他跟徐之昱接觸不過,但他印象裡這個人一向是溫文爾雅,冷漠霸道那個分明是秦總啊!

他看了看站在徐之昱身邊的女人,飛快地點了點頭:“徐總放心,保證通知到。”

看來,什麼樣的英雄都是難過美人關的。

秦思蘭剛開始覺得解氣、痛快,可看到院長那是有所指的目光,在看周圍人的眼神,就覺得這事兒有點大了。

她悄悄拉了拉徐之昱的衣襬,小聲道:“差不多就行了,鬨大了影響你聲譽。”

她話音剛落,孕婦就捧著肚子委屈地哭了起來:“老公,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有理的也怕橫的,人家有權有勢,這種仗勢欺人的霸道總裁捏死我們就像捏死一隻螞蟻。我道歉,我給他們道歉就是,嗚嗚嗚……”

普羅大眾的心裡,都是習慣性同情弱者。

孕婦這麼一說,所有人看徐之昱和秦思蘭的目光就徹底變了。

能撼動整個深城的醫療係統,確實是以權壓事了。

秦思蘭的火氣噌就上來了。

如果是她自己,她這麼做也就算了。

可想到徐之昱的名譽,她再次隱忍地拽了拽他的衣襬。

徐之昱溫和淺笑,給了她個安撫的眼神。

看到有不少人拿出手機偷拍,他索性坦然地對著鏡頭道:“被人叫了快二十年的霸總,我今天就為自己的女人行使一次做霸總的權利。就算被網曝,就算以後再也做不了霸總,我今天也必須做!”

他目光坦然地環視著眾人,麵容清俊,語氣堅定:“不服氣的,歡迎隨時找我麻煩!”

話落,他拉著秦思蘭就走。

周圍的人看著兩人的背影,瞬間沸騰起來。

“這真是仗勢欺人啊,太霸道了!”

“什麼霸道,明明是ma

好不好?”

“是啊是啊,又帥又有錢,霸氣有擔當!”

很多年輕女孩都花癡起來,輿論瞬間又一邊倒了。

孕婦老公不服氣道:“你們這是見色忘義!”

一個女孩立刻回懟:“你們纔是混淆視聽,人家有視頻為證,明明錯的就是你們!”

“對,仗著懷孕賣慘欺負人!有你們這樣的父母,是孩子的悲哀!”

周圍的人都跟著聲討起來。

孕婦嚇得哭都忘了,連忙拉著男人灰溜溜地跑了。

秦思蘭直到被徐之昱塞進副駕駛,整個人都還是懵的。

他突然出現,如神兵天降解救她與困境。

更重要的事,他不惜自己的名聲也要霸道的維護她,還有那句“自己的女人”……

宛如驚雷在耳邊炸開的稱呼,周圍的一切好像都跟著失了真。

徐之昱坐進駕駛室,看到秦思蘭呆愣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連安全帶都不知道係,不由啞然失笑。

他探過身去,替她拉上安全帶。

秦思蘭感覺身前籠下一片陰影,下意識低頭,唇瓣剛好擦過徐之昱的側臉。

兩人身體,同時一僵。

下一秒,徐之昱就像冇感覺到似的,如常地替她扣好安全帶,退回自己的位置。

隻耳後,泛起一抹淡淡的紅。

秦思蘭全身僵硬,隻有心臟不受控製的加速,彷彿要從胸腔裡跳出來。

她機械地轉頭看向徐之昱,看著他如常的啟動車子,那流暢利落的動作,讓她覺得剛纔那一瞬是自己的幻覺。

不,不止那一瞬,先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

之昱哥對她,怎麼可能?

胡思亂想間,一瓶水遞到麵前。

“謝謝!”秦思蘭接過,下意識就要往嘴邊送。

“嗬!”徐之昱輕笑出聲:“冰下臉,你的臉太紅了。”

“啊?這麼明顯的嗎?”

秦思蘭回神,整個人都不好了。

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有木有?!

徐之昱抿唇,強忍住笑意:“恩,看來真是被氣得不輕。這麼長時間了,血液溫度還冇下去。”

秦思蘭一怔,他是這麼以為的嗎?所以剛纔那一切,真的是幻覺嗎?

她心裡暗鬆口氣,眼底卻不自覺地劃過一抹失落。

她將水放在臉上冰了冰,強迫自己恢複理智:“之昱哥,你怎麼在這?”

徐之昱笑道:“因為我要是再不來,大部隊就要來了。”

秦思蘭詫異:“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