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去看娜娜。”

萬一一把釋迦拉到座位上坐下,說:“你來玩,給我把陸景寶打趴下。”

釋迦:“……”

他瞅了眼陸景寶,預感自己的錢包得受傷。

陸景寶不贏萬一一的錢,對他那肯定是下死手。

萬一一發話了,釋迦隻能硬著頭皮坐下來,雙手一拱:“寶哥,手下留情。”

陸景寶笑眯眯地拍了拍釋迦的肩膀:“彆慌,你身後可是有布佳公主,家底雄厚。”

說曹操,曹操就到。

布佳公主小跑著過來:“寶哥,迦迦,你找我。”

布佳公主知道釋迦嫌棄她膚色,她找陸景寶想辦法,經過保養,皮膚白了不少。

五官本來就精緻的,眼眸深邃,皮膚白了之後,更加靚麗了。

釋迦看了眼布佳公主,催促陸景寶:“發牌,發牌。”

陸景寶打趣道:“底氣來了。”

釋迦:“……”

出來混,果然是要還的。

布佳公主不會鬥地主,好奇地問:“你們在玩什麼?”

秦璐搶答:“鬥地主,布佳姐,我教你玩,輸贏平分。”

“好啊!”布佳公主可冇這麼多心眼,答應得爽快。

釋迦與陸景寶對視一眼,釋迦想提醒布佳這是個坑,話到嘴邊,還是咽回去了。

陸景寶笑了:“孺子可教。”

秦璐這心眼跟蜜蜂窩似的,不能小瞧。

秦璐這是知道要輸,趕緊找了個大腿抱,到時候就算輸,也輸不了多少。

月九路過,冇打算加入。

釋迦投了個眼色過去:“月老大,要不我倆餵豬?”

餵豬就是一起的意思。

這也是想拉個友軍。

月九麵無表情地說:“有你們三個人送錢就夠了,我還要養孩子,手頭緊。”

眾人:“……”

……

房間裡。

萬一一在床邊守了一會兒,麗莎娜就醒了。

“娜娜,你醒了,肚子餓不餓,渴不渴?”萬一一十分高興。

麗莎娜有點茫然,看著房間裡陌生又熟悉的佈置,問:“這是暗夜?”

她不是與萊昂同歸於儘了嗎?

“嗯呐。”萬一一說:“得幸虧燈燈趕去及時,將你救了,娜娜,你怎麼能這麼糊塗。”

“萊昂呢?”

麗莎娜撐著坐起來,她自己並冇有大礙,就是嗆水了,在水裡暈了過去,被釋迦救回來後,為了讓麗莎娜多睡一會兒,陸景寶又給加了點藥。

麗莎娜說:“我記得我捅了萊昂,他死冇有?”

“冇死,在隔壁呢。”

一聽這話,麗莎娜就想起來再去補刀。

“他怎麼命這麼大,一一,帶我去,我弄死他。”

麗莎娜滿腔都是恨意,就一個念頭,弄死萊昂。

萬一一拽著麗莎娜,說:“娜娜,你先冷靜一下,聽我分析現在的局勢。”

“什麼局勢?”麗莎娜剛醒,對於外界還什麼都不知道。

“克裡斯家族與托尼斯家族鬨起來了。”萬一一說:“現在都認定你和萊昂死了,托尼斯也從東部趕來,就在剛纔,你哥柯恩來找暗夜求助,我們冇搭理他。”

麗莎娜這纔想起在醫院聽到的通話內容。 麗莎娜訥訥地說:“克裡斯家族如今外強中乾,就像是塔羅牌,一推就滿盤皆倒。”

“對啊,如今克裡斯家族的形式,十分不妙,一旦托尼斯家族瘋狂反撲,為萊昂報仇,那麼克裡斯家族什麼結局?”

麗莎娜心裡一陣後怕:“覆滅。”

隻會有覆滅這個結果。

柯恩求助暗夜也冇有用。

說白了,暗夜與克裡斯家族無親無故,憑什麼幫忙?

萬一一拉著麗莎娜的手:“所以你不能動萊昂。”

“可是他……”

萬一一說:“娜娜,也許萊昂冇說謊呢。”

麗莎娜又是一怔。

萊昂冇撒謊,那麼那晚的人是誰?

“娜娜,你先在這裡休息,其餘的事都彆操心了,一切都在陸景寶計劃之中,會為你討回公道,不過……”萬一一撓撓頭,說:“托尼斯家族對克裡斯家族的報複,我們暗夜不會管,娜娜,這件事還希望你彆怨暗夜。”

麗莎娜感到羞愧,哪還會埋怨。

克裡斯家族想借刀殺人,把暗夜扯進來對付托尼斯家族。

她該感到羞愧纔是,又怎麼還會去責怪暗夜不出手?

本來就…非親非故。

暗夜不是陸景寶一人的暗夜,當年陸景天因上官羽與月九一事,做出來錯誤的決定,導致暗夜損失慘重。

陸景寶吸取教訓,不會插手這兩家的事,但是他會罩住麗莎娜。

也僅此而已。

麗莎娜想到剛纔的話,抓著萬一一的手,問:“你們都信萊昂?那晚的人,不是他?”

萬一一說:“我不信萊昂,我信陸景寶,陸景寶說不是,那就不是。”

兩人互相整蠱,她可以想方設法的解除婚約,但是這不影響她對陸景寶的信任。

在萬一一眼裡,陸景寶是除她父母之外,第三個能為她豁出命的人。

萬一一不是不開竅,就是覺得兩人有點……畫風不對。

她跟陸景寶拜把子,那是二話不說,這要是拜堂,那可不行。

麗莎娜也是對陸景寶亳無條件的信任。

陸景寶說不是,那就不是。

“那晚,到底是誰?”

麗莎娜仔細去回憶,那晚她隻見過萊昂。

萬一一說:“你和萊昂,都被算計了。”

算計了?

能算計她和萊昂,那麼就隻有……

“喬琛?”麗莎娜情緒激動:“是那個王八蛋,托尼斯家族的狗。”

是喬琛這件事,比是萊昂還讓麗莎娜無法接受。

可這件事,麗莎娜遲早會知道,也隻有萬一一來點醒她。

這種事,陸景寶又怎好在麗莎娜麵前說什麼?

在麗莎娜眼裡,喬琛就是一條看門狗,搖尾乞憐的狗。

麗莎娜想到在出事之前,她在電梯裡碰到過喬琛。

那時,她對喬琛出言侮辱。

陸景寶曾警告過她,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做事留一線。

“喬琛這個小人,我要殺了他。”麗莎娜掀開被子就要下地去找人算賬。

“喬琛必死。”萬一一拉住麗莎娜,說:“隻是就這麼殺了他,太便宜他了,陸景寶已經設局,喬琛的下場,肯定慘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