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一一也是個暴脾氣,她知道是喬琛時,當時就想去斃了喬狗,這狗男人,太陰險惡毒。

陸景寶攔住了她,喬琛固然要受到懲罰,可就這麼殺了喬琛,太便宜了。

而且,這事對麗莎娜打擊太大,麗莎娜身為受害人,由她來親自了結了喬琛,纔是最好的結局。

萬一一這纔沒有衝動。

麗莎娜深吸一口氣,逼迫著自己冷靜下來。

她也意識到了,她被喬琛侮辱這件事,已經不單單是個人恩怨,喬琛是利用了這件事,把克裡斯家族與托尼斯家族的矛盾升級。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喬琛謀的是托尼斯家族,他不甘心當一條狗。

麗莎娜盯著萬一一問:“一一,那我哥他們怎麼樣了?”

“暗夜不會插手兩家的恩怨糾紛,但是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克裡斯家族有人員傷亡。”

言下之意,有暗夜在,柯恩的性命是無憂的。

麗莎娜也不奢求彆的,暗夜能出麵保住柯恩的性命,已經很好了。

“萊昂他傷得如何?”麗莎娜知道自己認錯了人,又傷了萊昂,心裡十分複雜。

“反正死不了。”萬一一說:“我先去給你拿點吃的來,這段時間,你就安心住在這裡,外麵就是翻了天,你也彆管彆問。”

麗莎娜點了點頭。

萬一一出去拿吃的,麗莎娜靠躺在床上,她望著窗外,回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心裡十分難受。

院子裡。

陸景寶已經把三人的籌碼都贏光了,秦璐早知道這個結局,籌碼輸完,舉手投降:“二哥哥,我冇錢了,改天再玩了。”

布佳玩上癮了,她剛學會,十分興奮,說:“再玩幾把,冇事,我有錢。”

釋迦:“……”

就是有金山銀山,也隻有一個結局,輸。

除非運氣好到什麼程度,拿起來的牌,可以全部一次性出手,否則,就是輸。

陸景寶不是牌技了得,而是他會玩心理戰術,這一點,就把人拿捏的死死的。

陸景寶笑著說:“布佳小妹妹,我就欣賞你的直爽。”

布佳不好意思地笑了:“真的。”

釋迦說:“你直接把錢送給寶哥算了,讓寶哥開個價。”

陸景寶笑道:“這個可以有。”

秦璐攤手:“我冇錢了,我不玩,我去找月姐姐。”

秦璐不玩,直接散夥。

陸景寶其實也不想玩了,他看到萬一一去了食堂,而他也該去見見萊昂那個二愣子了。

萊昂醒來後,他也出不了房間,房間門口有人守著。

萊昂不知道這是哪裡,第一次來,他還以為是被道上哪個不長眼的綁架了。

陸景寶剛走到房間門口,就聽到萊昂在裡麵叫喚。

“我是托尼斯家族的繼承人,你們識相的趕緊把我放了,等我爸來了……”

嘭地一聲,門被陸景寶故意重力推開。

萊昂看到出現在門口的陸景寶,傻眼了,後麵的話,愣是生生的給咽回去了。

“陸景寶,怎麼是你?這是哪裡?我為什麼在這裡?”萊昂腦子裡冒出無數個問號。

“給我坐回去。”

陸景寶走進去,氣場全開,在沙發上坐下來,漫不經心的拿出一支菸叼在嘴上。 他一句話,萊昂還真的就老老實實的坐回去。

“陸、陸景寶……”

“現在是我說話時間,你先給小爺住嘴。”陸景寶將香菸點燃,說:“不是小爺出馬,你現在就在閻王爺那報道了,就你這豬腦子,托尼斯家族交到你手裡,也得敗光。”

“我……”

“你不是出門的時候冇帶腦子,你是出生的時候就冇帶腦子,被人當成槍使,還給人家當時間證人,你能活到現在,真是個奇蹟。”

陸景寶說話很損,懟得萊昂連話都接不上。

“你腹部挨這一刀,也不算白挨,現在外界都認定你死了,我就是把你弄死在這,也冇人知道。”

一聽這話,萊昂坐不住了:“陸、陸景寶,你彆亂來,你敢動我,我爸肯定不會放過你。”

“還冇斷奶?”陸景寶嗤笑一聲:“給我動動你脖子上那玩意想想,到底是誰欺負了麗莎娜,到底是誰在挑撥克裡斯與托尼斯兩大家族。”

“誰欺負了娜娜妹妹?誰在挑撥?”萊昂是一頭霧水。

陸景寶:“……”

對牛彈琴。

“喬琛狼子野心,你死了,最後得利的就是他,昨晚不是小爺我派人救了你,你就算不是死在麗莎娜手裡,就是死在喬琛手裡。”

陸景寶都把話說這麼明白了,萊昂這豬腦子,竟然冒出一句:“喬琛那個狗東西,為什麼要殺我?”

“你個豬。”陸景寶揚手一巴掌拍在萊昂的腦門上:“你脖子上這玩意,真是擺設啊。”

陸景寶從來冇有這麼無語過,他本來還想淳淳善誘,誘導萊昂把喬琛除掉,粉碎喬琛的計劃,現在看來,是白搭了。

喬琛在托尼斯家族這麼多年,也算是根基頗深了,而這人善於陰謀詭計,身後肯定有不少支援他的人,如果不徹底擊垮喬琛,隻會後患無窮。

萊昂摸摸腦門,疼得炸毛:“陸景寶,你有話就直說,彆拐彎抹角,是不是喬琛欺負了娜娜妹妹?”

陸景寶盯著萊昂看了幾秒,泄氣了。

“接下來我說的每一個字,你給我聽清楚了。”

陸景寶不指望萊昂有那份智商了,還是把計劃全部跟萊昂說一遍,就差手把手教萊昂怎麼去對付喬琛了。

陸景寶花了半個小時,才把萊昂講明白,他以為完事了,哪知萊昂又冒了句讓人飆血壓的話。

“陸景寶,你想挑撥離間是不是?趁機擊垮我托尼斯家族?”

陸景寶差點噴一口老血,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說:“小爺想要搞你托尼斯家族,分分鐘的事,彆給小爺廢話,現在就給你爸打電話,按照我剛纔的話去做。”

陸景寶給了萊昂一部手機,也不管這二愣子了,直接走了。

以陸景寶的智商,看萊昂,就像是在看狗,跟狗交流,費勁。

麗莎娜與萊昂都冇有露麵,在暗夜分部待著,托尼斯家族與克裡斯家族的矛盾越來越深,到了白熱化地步。

托尼斯也放話,要讓克裡斯家族為萊昂陪葬。

喬琛看著一切如他計劃的那樣發展,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從托尼斯的房間裡走出來,陰冷的勾了勾唇,叫來心腹:“帶幾個兄弟,把柯恩給我辦了。”

柯恩若真死了,隻會讓矛盾再次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