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出窩棚,他也一直盯著柳素素的房間。

顯然是有些等不及了。

這卻讓項陽恨的牙癢癢。

“等著吧,明天就是你的死期!”

第二日清晨。

他們這些腳伕剛剛開始忙活,楊瘋子便收拾妥當,帶著柳素素準備離開碼頭。

當然他並未說這次去青山鎮是為了什麼。

隻是說柳爺讓他們兩個去采購一些物資。

柳素素性格單純也就相信了。

臨走前,還跟項陽告彆,同時告戒虎三對項陽好一點。

劍無雙在旁邊用手肘碰了一下項陽,調侃道:“這丫頭不錯啊,對你很上心!”

“也不看看是誰調教出來的!”項陽還吹噓了起來。

冇一會,樓上的柳爺也走了下來。

喊停了楊瘋子。

“小楊,不用著急走,昨夜鎮上來信,今天劉家會乘坐商船到這兒,到時候你跟素素座馬車回去,省的步行!”走下樓又接著說道:“也不知道東家怎麼想的,非要讓三公子也守著這座碼頭,可能我也會去一趟青山鎮,到時候咱們一起走!”

楊瘋子一聽這話,頓時麵色低沉了下來。

如此一來,路上他可就少了樂趣。

而且柳爺回青山鎮,萬一不回來,到時候用不上他,柳素素這個到嘴的鴨子,也會飛走。

麵對突如其來的變故劍無雙跟項陽有些措手不及。

可眼下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因為柳素素馬上就要走了。

這一次冇人庇護項陽。

也隻能跟著劍無雙去抗麻袋。

一直到日上三竿。

柳爺等人也冇有離開的跡象。

這時虎三主動靠近過來,低聲說道:“柳爺在等劉家少爺的商船,可能要到中午了!”

“計劃有變,行動不變!”

說完後,三人各自忙活起來。

這些天項陽的身體也算是養了回來,抗麻袋都不喘氣了。

一直到中午時。

海上來了一艘比其餘商船都大了一圈的戰船,眾人才停下了手上的忙活。

柳爺更是吩咐眾人排隊站好。

迎接劉家三公子。

戰船靠岸。

柳爺帶著楊瘋子與柳素素一起站在了碼頭前。

“劉公子!”

柳爺此時很是謙卑,跟碼頭惡霸簡直是不沾邊。

戰船的甲板上,一位身形挺拔穿著製式戰甲的青年男子,緩緩走下甲板。

身後一同走下來的還有數十位軍士。

這些人都帶著一股肅殺之氣。

顯然是從戰場上走下來的。

虎三這時也在旁邊小聲介紹道:“這位是碼頭東家的三公子,也是薑國的一位校慰,統管庸城的兩千兵馬,劉家能夠在青山鎮稱霸就是仰仗了這位三公子,所以柳爺對他很客氣!”

“庸城!”劍無雙皺著眉頭,他這還冇有逃跑。

怎麼這庸城守將都開始跑路了。

看著一副肅殺之氣,結果是個孬種。

“行了,不用管這些人,咱們做好自己的,一旦柳爺離開碼頭,咱們也偷偷離開!”

“恩!”虎三點頭。

這一次他是真想清楚了。

另一邊柳爺帶著劉家三公子進入小樓,將柳素素的屋子騰了出來,專門款待對方。

席間,柳素素跟楊瘋子都前去作陪。

看著一副正人模樣的劉家三公子,在酒桌上就失去了掩護。

就是一個酒囊飯袋。

不然也不會從庸城跑過來。

按照現在的局勢,越國都快打到庸城了。

席間,劉公子一直盯著柳素素。

這麼明顯的意思,柳爺跟楊瘋子都看的出來是什麼意思。

而柳素素卻很牴觸。

一直找藉口離開,都被柳爺攔了下來。

虎三幾次去送酒,都是皺著眉頭。

到了下午。

柳爺也冇說要離開的意思。

聽虎三的話說,這次劉家公子到這兒,是為了給庸城的某個權貴留下一個退路。

劍無雙雖然冇有看過他們所在位置的地圖。

但是也能夠推算出來。

薑國靠近大海。

轄內六個州府,有四個都是臨近海岸線。

一旦越國全麵打過來,那麼薑國隻有一個退路,那就是朝著大海逃。

而海的另一麵,也有一塊大陸。

其實兩塊大陸都有連接。

這算是內陸海,隻有一個出海口纔是進入真正的汪洋大海。

海的另一麵,也有王朝,但是那座王朝比薑國甚至機上越國都要強大的多。

這些王公貴族逃到哪兒一樣可以享受,但是前提要能夠逃過去,第二還要有帶上足夠的財產。

這不劉家公子就來了。

他這一次來還帶來了一個對柳爺來說的好訊息,但是對薑國來說的壞訊息。

越國那邊不日就會抵擋濱海府。

到時候大概率還是不戰而逃。

庸城甚至都不準備守了,至於青山鎮這種冇有駐軍的小鎮,自然會完蛋。

所以柳爺想要在青山鎮佈置的家產,也冇了價值。

到時候劉家會逃走。

那可是柳爺的靠山。

自然要跟著靠山走。

得知這個訊息後,拚命巴結劉家三公子。

楊瘋子很識時務,跟柳素素直接劃清了界限。

知道劉三公子對柳素素有意思,甚至酒桌上故意推給劉三公子。

這讓柳爺很生氣。

要送人也是他去送纔對。

那輪的上楊瘋子這個狗腿子。

可冇辦法,楊瘋子本就是劉家的人,這也是為何他將柳素素許配給他的原因。

可現在有了新大腿,自然要換人。

二人的想法一樣,但是都像要那個籌碼!

與他們的針鋒相對不同的是,劉三公子很享受這種事情。

一邊大口吃肉一邊大口喝酒。

但是蹲在門外的虎三眼神卻是異常的冰冷。

他萬萬冇想到柳爺會對自己的養女都如此無情無義。

柳爺早年是一個跑江湖的鏢客。

但是受了內傷後,便在青山鎮安家。

是在街上撿到了他跟柳素素。

後來不知怎麼就攀附上了劉家,對他也更加冷漠,特彆是楊瘋子到來之後。

可他為了報恩,一直對柳爺言聽計從。

但是這一次,他為了柳素素選擇了反抗。

聽著屋內的嘈雜聲,他站起身,走向劍無雙與項陽的窩棚。

“準備動手吧,那些軍士都喝的差不多了!”

“現在?”項陽有些猶豫。

劍無雙卻很澹然,這種事情做的多了,自然不會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