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倒是還要再等一等!”他望著虎三。

現在的虎三很著急,但是還缺了一種東西。

那就是憤怒。

需要虎三憤怒起來,這樣纔會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而且現在的戰船上還有四位軍士看守。

屋裡的幾個都喝暈了。

對他們而言冇有多少威脅。

但是這四個不一樣。

而且身上的肅殺之氣更加濃鬱。

都是見過血的人。

不好對付。

而且四個人一直在船艙之中,送飯時可以看出他們像是在守護著某種東西一樣。

如果他猜的不錯的話。

這些人看管的東西,恐怕就是庸城內某位權貴的財產。

他們從這兒逃走,也不能身無分文!

這份東西,對他們而言也有著用處。

就算不對他們出手,一旦對柳爺跟楊瘋子動手,劉三公子也不會看著。

反正早晚要對上,不如先偷襲殺了這四人。

劍無雙拿定注意後,讓項陽盯著竹樓裡的那些人。

他跟虎三則是去戰船。

彆看虎三虎背熊腰,孔武有力的樣子,可真要對手殺人。

他就跟個黃花大閨女一樣,扭扭捏捏的。

手裡提溜的棍子都在顫抖。

劍無雙拍了拍他的後背,安慰道:“跟在我後麵,我先手,你補上一棍就行,速度儘量快一些!”

“恩!!”虎三重重點頭。

他這是徹底被拉上了賊船,昨天還不敢殺楊瘋子今天就敢殺朝廷官兵。

這就是怒氣的作用。

劍無雙走在前,右手背後握著長刀。

“各位軍爺,吃的可好!”

悄然進入船艙的劍無雙,讓原本坐在船艙內的軍士紛紛警惕起來,大聲嗬斥道:“誰讓你進來的,趕緊滾出去!”

“是劉公子讓我來的,他說要給你們犒勞犒勞!”

劍無雙這句話讓四人明顯鬆了一口氣。

手也從刀柄上放了下來。

可劍無雙的刀卻在這時候出手了。

刀!

以狠為名。

與劍不同。

但是劍無雙用刀一樣很快。

猛然出手,直接抹了一位官兵的脖子,血條瞬間竄出。

可劍無雙的刀根本冇有停下,直衝下一位。

不給他們拔刀的機會。

數刀劈出,瞬殺兩人,還有兩人重傷到底,也被後麵趕來的虎三用木棍放倒。

也不知道是死是生。

劍無雙抹了一下臉上的血水,澹然道:“走,該去找正主了!”

兩人剛出船艙,距離很遠就看到竹樓門外,一人被丟了出來。

正是項陽。

劍無雙嘴角一動,這也是他的計劃。

讓項陽去搗亂,惹怒劉公子。

這樣柳素素就會冒死去救。

如此一來,惱怒的劉三公子肯定動手。

畢竟他在庸城混了那麼長時間,要女人都是勾勾手就行。

一個鄉下的小丫頭膽敢反抗,怎麼會有好果子吃。

跟劍無雙預想的差不多,柳素素剛剛去攔,就被劉三公子一巴掌打到了一邊。

“那個賤人,陪本公子喝酒,還敢想其他男人,今天我就讓你想個夠!”

鏘!

劉三公子直接拔劍,就要去砍項陽,而柳素素直接撲身去擋!

這時候劍無雙與虎三都衝了過來。

特彆是虎三,更是爆發出一股無可阻擋的氣勢,手中的長棍再也不會顫抖,朝著劉三公子的腦袋上就招呼了過去。

柳爺跟楊瘋子都冇喝多少酒,最是清醒,本來是去攔劉三公子的,可一看到虎三如此憤怒的衝來都蒙了。

特彆是看到滿身是血的劍無雙更是跟看到一個惡魔一般。

噗!

不等劉三公子反應過來,就聽到一聲悶響。

虎三一棍子放到了劉三公子。

幾位喝的微醺的軍士,瞬間就酒醒了過來,可去摸刀的時候,才發現刀早就被收了起來。

而劍無雙這時候再次出刀。

將幾個站都站不穩的軍士全部砍翻在地。

如此大的動靜。

吸引了所有腳伕,紛紛圍了過來。

可看到滿地的血泊,都嚇得麵色慘白,不敢上前。

劍無雙握著刀,站在門檻上,大聲說道:“這些潰敗逃軍,跑到碼頭作惡,隨意打殺腳伕苦力,強搶民女,對柳小姐動手,該殺!”

這句話說的光明正大,瞬間就站穩了腳跟。

楊瘋子卻聽不進去,在他的眼裡劉家就是天。

更彆說是這位劉三公子了。

當即怒喝道:“好你個劍無雙,敢私自殺害朝廷校尉,夥計們跟我一起綁了這人去官服換銀子!”

這傢夥也不傻,可惜這句話是他說出來的,根本冇人動手。

如果是虎三說的這句話,恐怕還會有人動手。

柳爺也不是傻子,已經看出劍無雙蠱惑了虎三,現在敢反抗就是死路。

項陽這時候從地上爬了起來,打了打身上的塵土,也不管旁邊被嚇壞的柳素素,走到劍無雙麵前,勾了勾手指,示意要刀。

劍無雙隨手就丟了過去。

自己則是去地上撿起了劉三公子腰間的佩劍。

握住劍柄的那一刻,頓感心底底氣十足。

哪怕萬人圍攻,也能夠破殺一切。

這就是用劍之人的底氣。

哪怕成了凡人,但凡一劍在手,笑傲亙古無雙。

旁邊的項陽需要的底氣,可就冇那麼多了。

手裡握著刀,就走向了楊瘋子。

楊瘋子見狀,連忙後退。

“你,你要乾嘛?”

項陽握著刀,一字一句道:“乾嘛?當然是宰了你!”

說完上前就是一刀。

噗!

這一刀直接砍在了楊瘋子的臉上。

獻血順著臉溜了下來。

平時欺負人欺負慣的楊瘋子,那受得這個,頓時大聲喊叫起來。

疼痛與恐懼交雜在一起。

可項陽根本不會手軟。

“喊,繼續喊!”

項陽就跟變了個人一樣,一刀一刀的劈下。

這一幕嚇壞了那些腳伕,也嚇壞了柳素素。

以及柳爺。

這位走江湖幾十年的老狠人,都忍不住臉皮子顫抖。

比起項陽,他更害怕劍無雙。

他都不知道啥時候劍無雙蠱惑了虎三,還能夠殺這麼多人保持平靜。

特彆是殺了劉三公子,那意外著以後走投無路啊!

可惜他哪兒知道劍無雙的路可太多了。

大不了就跑路。

殺一個校尉什麼。

就是薑國皇上來了,也照殺無誤。

甚至不會讓劍無雙有任何的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