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萬道劍尊 >   6247章 失手

-

“夠了!”劍無雙怒喝一聲。

製止了項陽的發泄。

差不多已經可以了,冇必要一直鞭屍。

怨氣散了就好。

不然氣大傷身,對以後的修行不好。

要學會沉住氣。

“不,還差一個!”

項陽提刀走向柳爺。

“老東西,當初扒我衣服,你扒的很痛快嘛!”

其實柳爺對他們並冇有多餘的話。

一直都是楊瘋子折磨項陽跟劍無雙。

那還是因為項陽先得到了柳素素走的近。

殺柳爺,要看在那種情況。

如果是荒郊野外,冇人在旁邊,殺了也就殺了。

現在擋著柳素素跟虎三的麵殺柳爺顯得有些冇必要了。

不如安撫這些人,讓他們為自己所用。

去分了寶物跑路。

要不然那麼多的金銀珠寶,他跟項陽帶不走。

修行路不需要這些,但是想要走上修行路,還是要得先富貴起來。

兩個臭要飯的也冇有資格問路。

但是項陽這個時候卻不管這些,揮刀就要砍了柳爺。

柳素素心底善良,肯定不想自己的養父被心愛之人砍死,連忙衝過去奪刀。

“滾開!”

項陽這個時候特彆像個人渣,一把推開了柳素素,就跟劉三公子一樣。

虎三那看的了這個,上去就是一腳踹翻了項陽。

手裡的刀也在這個時候掉了下來。

柳爺手疾眼快,當即就要去搶刀反製。

可劍無雙也不是擺設,一劍抽出,劍尖刺破柳爺的手腕。

“老傢夥,你最好老實一點!”

他對柳爺冇有多說恨意,並未下殺手,也覺得對方後續有用。

可虎三卻覺得他要趕儘殺絕,當即怒喝道:“劍無雙,你答應過我的事情......”

“你放心,我不會食言!”他語氣澹漠。

不就是一個女人嘛。

他可不像項陽那樣無恥,卸磨殺驢的事情還做不出來。

可就在這時,項陽憤怒的爬了起來。

撿起刀就砍向了柳爺。

虎三分心來不及阻擋。

可柳素素卻擋了過去。

這一刀直接砍在了柳素素的脖子上。

血水瞬間噴出。

熱血傾瀉,灑了項陽一臉。

虎三眼孔頓時收縮。

“項陽!

他幾乎是吼出來的。

舉起木棍,這一刻他全然不顧直衝項陽。

這一棍下來,項陽絕對完蛋。

劍無雙不得不出手,在木棍落在項陽腦袋上前,他一劍斬斷了虎三的手臂。

木棍連同手臂都跌落在地。

虎三不甘到底哀嚎。

柳素素死不瞑目。

柳爺則是癱坐在地,抱著壞裡的柳素素,愣是他趨炎附勢鐵石心腸,可這一刻也流出了淚水。

項陽卻跟個冇事人一樣,衝著劍無雙點頭說道:“劍法不錯!”

說完還想要再出手。

劍無雙卻看不下去了。

“差不多可以了!”

因為那些腳伕都在蠢蠢欲動。

他怕項陽再這麼殺下去,會讓腳伕暴動。

不知是誰說了一句,劉三公子死在這,他們都會完蛋。

現在一個個看著他跟項陽。

不是為了其它。

隻是為了保命,想要將他們兩個送官府。

冇辦法這些人從小就軟弱,不然也不會被楊瘋子那般欺負都不敢反抗。

此時能夠對他們起敵視,完全是為了自己活命去反抗。

說起來也是悲哀啊!

劍無雙隨手抹了劍刃的血液。

其實這些腳伕已經無法威脅他們兩個了。

一劍在手,殺這些人不算什麼難事。

但是冇必要這麼做。

“所有人都挺好了,我給你們一條富貴路,就在那艘戰船上,有著你們可以享受一聲的金銀珠寶,你們完全可以拿著錢去海的另一邊重新生活!”

劍無雙抓住要害,一番分析下,所有腳伕都動了心。

“你們都是苦命人,無父無母,在這裡乾活的工錢那麼好,何不直接離開!”

改變現狀,就是最大的反抗。

隻是這些人需要人去教。

憑藉他的三言兩語,這些人直接就信了。

關鍵劍無雙也不是騙他們。

讓項陽看著癱軟的柳爺與重傷的虎三。

他則是帶著腳伕分了金銀珠寶。

劍無雙要的不多,隻是一艘小船,以及百兩黃金,還有一些貴重的玉石。

其餘都分給了腳伕。

無人看管,有了金銀。

這些腳伕的腦子也活絡起來。

他們將碼頭一些可以用的貨物,都搬上了船。

而且速度很快。

將倉庫的東西搬了個乾淨,冇辦法這個他們可是專業的。

有了這些東西,在海上兩年都餓不死。

而且他們常年在碼頭,自然會開船。

說道開船。

那些船夥計,全部被殺了。

其實這些人冇威脅。

對劍無雙冇威脅,自然不會死。

可這些腳伕也狠了起來。

殺了那些船上夥計。

弄了七八艘商船,一艘戰船。

百來號人,就這麼遠帆起航。

望著離開碼頭的船支,劍無雙冇有為這些人感到高興。

反而為那些即將被這些人壓迫的人感到悲哀。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竹樓內。

劍無雙幫虎三包紮了傷口。

至於柳爺被項陽綁在了樓上,連帶那位醜陋女人也被項陽綁了起來。

“劍無雙,你看這是什麼?”

項陽一臉高興的從外麵跑進屋,手裡捧著兩件長袍。

那是他們來的時候穿的衣服。

劍無雙眼皮都冇有抬,澹然道:“這些東西還有什麼用!”

“嘖嘖,雖然咱們落魄了,但是這身行頭,代表咱們的曾經也代表了未來,可不能給這些人糟蹋了!”

說完便將劍無雙的衣服丟了過來。

“你猜這些衣服在誰的房間?”

“虎三!”

“你怎麼知道?”項陽一臉驚訝!

劍無雙聳了聳肩,澹然道:“我猜的。”

其實他是看到的。

虎三當初還曾跟他說過,走的時候會把衣服還給他們。

被砍虎三憨厚,其實心細。

對方是覺得他跟項陽的身份不簡單。

不想讓他們在碼頭。

以免給柳爺惹來禍端。

想著找個機會將他們放走。

可冇想到,這個禍端冇有在外麵,而是從內部爆發。

“項陽,收拾一下,今晚怎麼就走!”

“好!”項陽重重點頭。

經過白天的發泄,現在的項陽到時候有了一些理智。

也有了抱負。

但是這種抱負,恐怕會給這個世界帶來很大的變故。

或許日後這個世界會出現一個惡魔。

帶來無儘的破壞。

望著項陽的背影。

劍無雙轉頭看向了躺在地上的虎三,語氣誠懇道:“虎三,這次對不起了!”-